“阿姨,拜托,你真的认错人了。”

    面对这样一个疯婆子,牛队真是想哭哭不出,想打打不得,很是烦躁。关键是,屁股后面全是他的手下,女人这样闹,真的让他很没有面子。他已经听见他的手下全都在捂着嘴巴偷笑,可是面对这样的女人,他真的没办法。

    “阿姨,拜托你,清醒一点,我真的不是你的那个什么旭光,也根本不认识他。”

    女人步步进逼,使劲摇头,“不!旭光,以前你每次走我都没有拦着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牛队摇头,“不知道。”

    “因为我那时候,我还年轻,也还等的起,可是现在我已经老了。头发白了,牙齿松了,满脸皱纹,我已经等不起了,我老了,请原谅我不能再让你离开我。我这辈子最亲的人就是你和晓光,可是你为什么要狠心,把晓光带走,搞得我们骨肉分离。你一定搞散这个家才甘心吗?”

    女人说话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楼道里回响,听上去格外的凄楚孤独。任何一个铁石心肠的男人听了都不禁为之动容。

    众人听了,轻则红眼眶,重则抹眼泪。

    一时间,这一小撮警员,一片唏嘘之声。

    牛队气得直跺脚,“这个周旭光太不是人了,好好的媳妇不要,扔在家里任其发疯。这种人我简直是闻所未闻啊。”

    小张道,“牛队啊,别喊了,还是想想怎么办吧。”

    何楚耀道,“牛队,看来这个周旭光很久没有回家了。依我看,咱们还是走吧。否则的话,这阿姨你也应付不来啊。”

    小张道,“是啊,这阿姨虽然不太正常,可是通过她神经兮兮的描述,咱们至少搞清了两点,一周旭光很久没回家了,二周晓光也很久没回家了,既然她说周晓光是被老周带走了,那么他们父子俩现在很可能在一起呢。”

    牛队点头,急忙抽身往外走,不曾想,那个女人正好扑过来要抱住他。

    这一下,正好扑了个空。

    女人噌地一下子爬起来,朝着他跑过来。

    本以为她年纪大了,腿脚会有些不利索,没想到,她一个箭步窜上来,把牛队拦在门内。

    牛队绝望地大喊,“阿姨,我都说你认错人了,你缠着我也没用啊。不如自己去找老公啊。”

    女人不为所动,愤怒的双眼中有泪花闪动。

    “旭光,事到如今,你还在骗我,我已经全都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啊?话说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牛队说完,还要往外走。

    女人一把抓住他,眼泪一下子自眼角滑落。

    牛队看得心头一震,从她的目光中他感受到深深的恨意和嫉妒。

    “旭光,我知道,你早就有了别的女人了。”

    牛队还待损她两句,让她清醒。

    何楚耀咳咳两声,示意他别说话。

    “阿姨,你知道旭光的情人是谁吗?”

    女人冷哼一声,“他的情人是谁,我并不知道,不过,我会抓住那个小贱人的。居然勾引我的男人,我的旭光,只许我一个人喜欢,其他女人休想染指他。”

    小张冲何楚耀直摆手,“何法医,别问她了。这女人就是个疯子,疯子说的话怎么可以当真呢?”

    牛队道,“咱们还是赶紧想辙离开这里吧。这种女人是越缠越跟她缠不明白。”

    何楚耀苦笑,“可是她把着门口呢,咱也出不去啊。”

    正在这时,忽然听见那女人又是咯咯一乐。

    “旭光,你知道我是怎么发现你有小情人的事情吗?”

    众人全部傻眼了,一起张大嘴巴望着她,齐声道,“怎么发现的?”

    女人把手伸进裙子口袋里,抓出一个红色的东西,放在掌心,发出神经质的大笑,“我发现了这个。”

    众人把目光全部聚集在女人的掌心,只见她掌心里有一只红色塑料发卡,发卡的形状是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非常漂亮。

    牛队一看见那塑料发卡,几乎没惊得晕过去,只见他圆睁双眼,说起话来连舌头都不利索了。

    “这个发卡你哪里找来的?”

    女人咯咯一乐,“就是你在书桌的抽屉里发现的呀。你把那个抽屉锁得死死的,就是担心我发现你的秘密。我告诉你,那样做是没用的,我拿一把改锥,噗地一撬,那把锁就开了。就那么简单,然后我发现抽屉里有个精致的黑色小盒子,而这个发卡就在小盒子。”

    女人的话,众人听得毛骨悚然,完全可以想象出她一个人在家里百无聊赖,每天等待丈夫回家,未果,只好打开家中所有上锁的抽屉,来探寻丈夫的秘密。那是得多么疯狂无聊的女人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女人说完,举着那个红色卡子跳起舞来。

    “蝴蝶,飞呀,快飞到我怀里来呀。”

    说实话,以她这种欧巴桑的年纪还在学小女生的姿态跳舞,看得人胃里酸水上涌,只想把隔夜饭都吐出来。可是她本人却浑然不觉,跳得投入忘我,似乎忘记了众人的存在。

    舞毕,她立刻像是变了一个人,目光瞬间变得无比怨毒,一双眼睛瞪着牛队,厉声道,“旭光,跟我说实话,她是不是长的很漂亮?”

    牛队瞬间懵逼了,“谁?你在说谁?”

    女人冷笑,“别装蒜了,就是你的那个小狐狸精啊。”

    牛队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只好随口应付她,“不,她没你漂亮。”

    “你撒谎!如果她长的不漂亮,你怎么会把她的发卡小心翼翼地藏得那么好?我就不信,你会把一个丑八怪的东西收得这么好?”

    牛队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只得怔在那里,不则声了。

    “而且不漂亮的女人,也绝对不敢买这么一个漂亮的发卡别在头发上的,所以说,她绝对是个大美人。这个女人,她抢了我的男人,别让我抓住她,如果我抓住她,我一定要打断她的腿,抓花她的脸。”

    女人咬牙切齿地说完,发出一阵神经质的大笑,然后把那个发卡别在自己的头发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