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没了主意,“何法医,这下咱们要怎么办好?扑了个空啊。”

    何楚耀道,“不怕,咱们现在去周旭光家里。”

    牛队道,“去他家里?他会在家吗?”

    何楚耀道,“我也说不好,这种事情只能是试试看了。既然这里没有,去老周家里,即使抓不到他也能找到一点线索吧?”

    牛队点头,“有道理。咱们这就去他家里看看。”

    牛队大手一挥,一行人立刻赶到周旭光位于朝阳区楼梓庄村幸福园小区的家。

    户籍地址上写着是,幸福园小区1单元712室。

    牛队带着警员迅速赶到712室门口。

    “有人吗?开门!”

    牛队上前敲门。

    没人回应。

    再敲。

    还是没人回应。

    小张道,“难道说屋内没人吗?”

    牛队道,“你们全都靠后,我把门撞开。”

    警员们一呼喇全部后退。

    牛队后退几步,一个短途助跑,嘭地一下,撞在门上。

    咣当一声,门开了。

    屋内的情景令人大跌眼镜。

    窗户大开,窗玻璃全部被打碎,没有一块是好的,狂风撩得脏的看不出花纹的窗帘四处乱飞。

    窗边的洗手池和水龙头上满是水碱和铁锈,看上去很久没人开水龙头的样子。

    地上满是灰尘和碎瓷片,那些瓷片像是碗碟一类的东西被打碎的样子,墙壁上全是蜘蛛网,几只小壁虎悠闲地在挂在墙壁上,安静地注视着他们的到来。

    客厅的饭桌上也满是灰尘,有一碗馊了的米饭和一包榨菜,由于窗户全都开着,苍蝇肆无忌惮地飞进飞出,在米饭和榨菜上爬来爬去。

    整个房间的味道臭不可闻。

    说不上是腥味还是腐臭味还是馊味,还是各种臭味的集合体,反正闻起来很呛人的感觉。

    小张皱眉道,“这屋子多久没打扫了?看样子不像是能住人的样子呀?”

    何楚耀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那碗饭,“这屋子的确像是很久没人住了,不过这碗米饭应该是前两天剩下的。”

    牛队道,“那就是说,两天前,有人在这里吃过饭,主食是米饭,是就着榨菜吃的。”

    小张道,“馊米饭就榨菜,这生活是有多艰苦啊。”

    何楚耀点头,“最起码这碗饭传达给我的讯息就是这样。”

    牛队道,“可是一间没人住的屋子,又有谁会在这里吃饭呢?”

    正在这时,卧室里立刻响起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那笑声又高又尖锐,显然是个女人的声音。

    众人大骇,一起转过身来,望向卧室,“卧室里有人啊。”

    与此同时,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跌跌撞撞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那女人满脸皱纹,一头蓬松的长发胡乱地披在肩上,长发里夹杂着不少白发,可是令人不舒服的是,她明明是个沧桑的中年女人,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少女怀春时该有的表情。

    这女人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女人看见屋里这么多人,立刻收起笑容,不高兴地道,“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闯进我家?”

    小张傻眼了,拉住何楚耀低声道,“妈呀,这女的不是神经病吧,咱们全都穿着警服呢,是个人就知道咱们是干什么的,她竟然问咱们是什么人?”

    何楚耀嘘了一声,示意他不要多嘴。

    女人一甩长发,把屋内的警员挨个打量一番,当她看见牛队的时候,忽然眼睛一亮,朝着牛队走去了。

    众警员不明所以,纷纷拔出配枪对准了她。

    牛队赶紧摆手,示意大家把枪放下。

    女人走到牛队跟前,一把抓住牛队的手,亲热地道,“旭光,你回来了。”

    “旭光?你在说什么啊?”

    牛队彻底傻眼了。

    “旭光,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你喊谁旭光啊?阿姨,你认错人了吧。”

    女人立刻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旭光,你不认识我了吗?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的结发妻子爱红啊。”

    尼玛,什么旭光爱红的,牛队眼睛一斜,正好看见卧室里墙上挂着的大幅结婚照,结婚照上男的就是年轻时代的周旭光,女的应该就是面前的这个白裙大妈,虽然岁月把她折磨的容颜苍老、头发花白,可从眉眼上还是能看出,就是她。这女人就是周旭光的发妻张爱红。

    这女人竟然把牛队认作老公,看来八成是疯了。

    众人正错愕间,那女人又张嘴说话了。

    “旭光,你一走就是那么多年,邻居们都说你不会回来了。可是我不信,我相信你在婚礼上的誓言,你说要爱我一生一世,我就知道你早晚会回来的。男人终究还是恋家的,你终于再次回到我的怀抱了。不管怎样,我等到这一天了,真的好开心啊。”

    牛队惊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一直往后退,急忙解释,“对不起,阿姨,您认错人了,我根本不是周旭光啊,我是刑侦队的小牛啊。唉唉唉,您别再过来了,都说认错人了。”

    女人却像是没听见他在说什么,继续一步步靠近,眸子里满是少女的柔情蜜意。

    “你说你自己走就算了,你还把晓光也一起带走,你就想我一直孤孤单单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的心要有多么的狠。”说完,女人扯开喉咙放声大哭,“可怜我这无数个日夜啊,就这样伴着孤灯度过,心里想着与你的婚约,又不能改嫁,我是多么的苦啊。”

    女人边哭边说,再次抓住牛队的手,吓得牛队快哭了,“阿姨,我真不是周旭光啊,我是个警察,我是来找周旭光的。”

    “不管,你把晓光还给我,你可以离开我,可以永远都不回家,可是你至少把儿子还给我。儿子是我的命根子。把儿子还给我!把儿子还给我!”说完,抓住牛队,又撕又打。

    好嘛,这疯女人错把牛队当老公,众人笑也不是,不笑吧又实在憋不住。

    这么着,倒把牛队给气惨了,好端端的刑侦队一哥竟然被一个疯婆子抱住又哭又闹的,这成何体统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