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立刻拉着何楚耀蹦着高地去找王局。

    “怎么回事?”

    正在查看案件卷宗的王局抬起头来。

    小张惊呼道,“王局,案子破了。”

    “什么案子?”

    王局惊得站起身来。

    “就是青影片场的失踪案啊。”

    “啊?是青影片场的连环失踪案吗?”

    “对啊,何法医刚刚比中了嫌犯的DNA。”

    “哦?你接着说。”王局欣喜地点点头。

    何楚耀道,“原来嫌犯就是青影片场场长周旭光的儿子周晓光,咱们每次排查的时候,光是查了底下员工,没有查场长周旭光,如果早点查他,这案子早就破了。”

    王局道,“那咱还等什么?赶紧去抓人了。”

    小张着急地道,“是啊,我们来找您,就是让您赶紧派人去抓他。”

    “我这就通知牛队,让他带人跟你们一起去,把这个周晓光缉拿归案。”

    不一会儿,牛队带着刑侦队的警员急匆匆地赶到了。

    “啥事?王局。”

    “抓人。”

    “哪抓去?”

    “青影片场。”

    听见这四个字,牛队心里立刻咯噔一下,“王局,要是青影片场的话,您就换个别人去吧。”

    王局一听,不高兴了,虎着脸道,“为什么要换人?”

    “那地方忒邪门了。”

    “那地方邪门,换个别的同事去,就不邪门了吗?”

    牛队尴尬地笑笑,“不,王局,我不是那个意思。”

    王局把桌子一拍,厉声道,“怎么?你这个学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长大的孩子也相信牛鬼蛇神的那一套?”

    王局的话噎得牛队只能苦笑,“王局啊,我一向也不信那些神神鬼鬼的,可是青影片场确实很邪门,这只要是去过的人都知道。不信的话,您问问何法医,问问小张,上次我是不是差点被一个女鬼开膛破肚?”

    小张点头,“是有这事,我上次亲眼看见的。”

    何楚耀急忙踩了小张一脚,示意他不要多嘴。

    王局瞪了小张一眼,“什么被女鬼开膛破肚?你又开始乱弹琴。既然选择做一个人民警察,就应该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有困难咱克服困难也要上,小牛,我现在命令你,跟着小张和何法医去青影片场抓人,不得有误!快去!”

    王局训完,把手一背,望向窗外。

    雾草,那意思是,你去也得去不去还得去啊。

    牛队瞬间想死的心都有,只好低声道,“好的。”转身朝着站在身后警员们怒吼道,“还愣着干嘛,赶紧去青影片场。”

    吓傻了的警员们急忙转身朝着门外跑去了。

    小张低声道,“何法医,牛队的表情看上去很悲壮啊,当年董存瑞手托炸药包估计也就这表情吧?”

    何楚耀嘘了一声,小声训道,“就你话多。”

    小张抓抓头皮,“我说的是大实话啊。”

    “走啦,跟上啊。”何楚耀拉上小张赶紧追了出去。

    牛队朝小张招手,“刚才走得急,忘记问王局抓谁了。”

    “周场长他儿子。”

    牛队不解,“抓周场长他儿子咱去青影片场干啥呀?”

    “也对啊。”小张搔搔头皮,停下脚步。

    何楚耀伸手在小张脑门上K了一下,“你笨啊,据嫌犯的作案频率来看,这个周晓光很可能一直就住在青影片场里。”

    牛队道,“那青影片场这么大地方,咱们可怎么找?可别再让我去那什么银宝大厦,我这辈子也不想再进去那个大厦,那鬼地方,我受够了。”

    何楚耀赶紧嘘了一声,“牛队,你先别激动嘛,你这话要是被王局听见,又得挨训。”

    小张和牛队齐声道,“何法医,这下咱们要怎么办才好嘛?”

    “简单了,咱们直接抓周晓光可能比较费劲,因为他在暗处,咱们在明处,而且他经常在片场里面活动,地形非常熟悉。要想抓他难于登天。这样的话呢,咱们就不要先抓周晓光,先去抓他的老爸周旭光,然后再想办法撬开他老爸的嘴巴,我相信,关于周晓光的藏身处,周旭光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小张立刻鼓掌,“好主意啊,还是何法医聪明啊。”

    牛队道,“那就赶紧走吧,抓住周旭光,好好审问他。”

    牛队带着刑侦队的警员,何法医开着面包车紧随其后,直奔青影片场。

    一到片场大门口,值班保安又想打电话通报,被牛队制止了,“不许打电话。”

    保安吓得把电话差点摔地上。

    牛队让保安打开大门,开着警车直奔办公区。

    警车的轰鸣声,引得坐在办公室里的罗大姐急忙跑出来查看。

    一看见一群警察气势汹汹地下了车,朝她走来,她立刻傻眼了。

    罗大姐结结巴巴地道,“警察同志,你们这是要干啥?”

    “周旭光呢?”

    牛队脸上的神色异常严肃,惊得罗大姐合不拢嘴。

    “周场长吗?他应该在办公室呢。哦,我这就带你们去找他。”

    场长办公室的窗帘拉得很严实,没有一条缝,看不见里面有没有人。

    牛队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办公室里静的没有一丁点声音。

    罗大姐讪讪地停住脚步,“怎么搞的?平时老周可是从来不拉窗帘的呀。今天他到底是怎么了?”

    牛队低声道,“罗大姐,你上去敲门。”

    罗大姐怔住,“周场长他到底犯啥错误了?”

    牛队眼睛一瞪,“叫你敲门,这么多废话干嘛?”

    罗大姐只好哆哆嗦嗦地走上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老周,老周?你在里面吗?”

    屋里还是死寂一片,没有任何人回答。

    “老周?你在不在啊?”

    还是没有回答。

    牛队抬腿一脚,踹在门上。

    门吱呀一声,开了。

    老周的座位上空无一人。

    “跑了?难怪没人吱声呢?”

    牛队走进办公室,发现旁边储藏室的门虚掩着,立刻拔出手枪,咔咔上膛,一脚踹开门之后,发现储藏室里也同样没人。

    牛队道,“罗大姐,老周去哪里了?”

    罗大姐摇头,“今早上班的时候还看见他了呢。”

    小张苦笑,“应该是跑路了。”

    何楚耀道,“看来咱们来晚了一步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