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的搜救以失败告终,结局是牛队灰溜溜地带着全体警员安全撤离银宝大厦,何楚耀开着面包车走在队伍最后面,小张哭哭啼啼地坐在副驾驶座上,车上载着那具干尸。

    离开那栋大厦之前,牛队禁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满是灰尘的楼身和绿漆斑驳的铁皮门,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令人感觉说不出的诡异。

    牛队道,“真是糟糕透了,一无所获。”

    可不是嘛,找好了来找人,可是失踪在这栋大厦里的仨人,一个都没找着。

    老黑苦笑,“年轻人,你该庆幸咱们还有命活着出来。”

    回到警局,牛队缩在办公室,不敢去找王局汇报工作,还是王局自己专门来问,知道是这么个结果,也叹口气出去了。刑侦队的全体警员和特警集体行动,愣是没找到一个人,王局也是无话可说了。

    何楚耀在失踪人口数据库中查找,果然找到小护士的资料。

    小护士叫做邬晶晶,从相片上看是个很可爱的小女人。

    只可惜,天妒红颜,人已经逝去,只剩下干尸一具。

    何楚耀看着照片叹气,“再漂亮又能怎样?死了还不是干尸一具,除了召点苍蝇,还有啥用?”

    既然凶手王医生已死,也就不用再追究什么刑事责任了。

    当然也更没有解剖尸体的必要了。

    何楚耀打电话通知邬晶晶的家人认尸,并把她的案件卷宗交给牛队,做结案处理。

    接下来是邬晶晶的家人赶到警局认尸,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妻哭得惊天动地的。何楚耀死劝活劝,才给送走了。牛队大笔一挥,在邬晶晶失踪案的结案报告上签下自己的大名。

    物证科这边,何楚耀忙忙碌碌的,还算过得比较充实。

    特案组那边的小张就比较苦逼了,昔日热热闹闹的特案组如今就剩下他一个人了。不光是领导叶天失踪了,推理女神庄梦蝶也失踪了,连带一起不见了的,还有那个每天跟他吵架斗气的小肉球暹罗猫。

    虽说暹罗猫在的时候,他很不能接受一只肥猫竟然也凌驾于他之上,可是一旦看不见它,又觉得很想念它,现在想想,甚至连它愤怒的眼神和不友好的呜呜声,都显得那么可爱。尽管暹罗猫不在办公室了,他每次走进办公室,还是忍不住会看一眼庄梦蝶的办公桌,因为暹罗猫以前常常卧在那里睡觉。

    接连两天,叶天和庄梦蝶还是没消息,小张再也坐不住了。

    小张跑到物证科去找何楚耀。

    “何法医,关于叶组长和庄作家失踪的案子咱俩探讨探讨呗。”

    何楚耀苦笑,“咱俩探讨什么呀?这事连刑侦队长的牛队都搞不定,凭咱俩能搞定吗?我可不懂推理,我只是个法医,你只是特案组打杂的,这事咱俩搞不定。”

    小张抓着何楚耀的手,“何法医,求你了,咱们不能眼看着叶组长和庄作家就这么失踪了呀。”

    何楚耀叹了口气,把青影片场所有的检验单据拿出来核查。

    什么脚印指纹血型和DNA样本的,堆在桌子上,得有半人多高。

    “喏,这就是咱们关于青影片场所有离奇失踪案件的检验单据。还没把全部资料都搬来呢,要是把全部资料都搬来,得占我这屋的一半。”

    “资料再多也不怕,只要能找到叶组长和庄作家,再苦再累,我也认了。”

    何楚耀忍俊不禁,“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小张啊,小张,你不是总抱怨叶组长和庄作家一起联手欺负你,还说喵喵给你眼色看吗?怎么现在他们一失踪,最着急的人反倒是你啊?”

    “有一种爱叫做折磨,他们的批评和打击是促进我成长的最佳方式,我也是在失去他们之后,才感受到友谊的伟大。所以我必须要找到他们。”

    “说的真好,希望他们回来之后,你还能这样想。”

    “哎,何法医,你这叫什么话啊。”

    何楚耀咳咳两声,“没什么,继续查资料吧。”

    小张在皱着眉头看了一大堆资料之后,忽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青影片场的员工编制一共多少人啊?”

    何楚耀苦笑,“员工编制就不了解了。我只知道有场长老周,负责人事总务的是罗大姐。”

    “老周叫啥名字?”

    “好像叫周旭光吧。”

    “周旭光?可是你这些检验单据里为什么没有他的?”

    “当时不是推测嫌犯为2030岁的年轻人嘛,所以就自然地把老周这个年近六十岁人排除在外了。”

    “简直是乱弹琴嘛,谁说年纪大的人就不能作案了?60岁还照样犯法的也多的是。”

    小张把桌子一拍,又打起了官腔,把王局的语气搬出来了。

    何楚耀眼前蓦然闪过老周阴郁苍白的面孔,咳咳两声道,“小张,你说的倒是没错,现实生活中,年过六十,照样作奸犯科的也大有人在。可是咱们推测的嫌犯是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大块头,老周身材偏瘦,看上去至多一米七五,根本不符合啊。”

    何楚耀的话噎得小张说不出话来,只见他一通嗯嗯啊啊之后,又把桌子一拍。

    “而且这些资料里也根本没有罗大姐的资料。”

    “罗大姐?你就更扯淡了,就罗大姐那肉墩子身材,还杀人呢?我怎么觉得她走路都费劲,再说她肯定穿不了44码的鞋。咱们推测嫌犯为男性,拜托你不要再乱猜了,好吗?”

    “不行!这次叶组长这只老虎不在家,我这猢狲当一回家。何法医,咱俩这就去青影片场走一遭,把周旭光和罗大姐的脚印指纹血型和DNA的样本取一下。”

    “行行行,我无所谓,反正这两天没什么案子,我也没活,只当是陪你玩一趟去。瞅你这猢狲能掀起什么大浪来。”

    小张恶狠狠地道,“何法医,就知道你看不起我,今儿我非得憋足了劲儿把这案子破了。我说话算话。”

    何楚耀哈哈大笑,“那就希望你争气一回喽。毕竟我也是希望看见叶组长和庄作家平安归来的。”

    小张拉着何楚耀,“走,我真是一刻也不能等了,咱这就去青影片场。”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