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牛队带着由刑侦队警员和特警组成的搜救队慌忙逃回楼梯间之后,一颗心才算放回肚子里。

    楼梯间的阴风一吹,被划开的警服和肚皮上的血道子似乎在提醒牛队,此地不宜久留。

    牛队用腰带束紧了警服,尴尬地道,“小张,你说人一不留神撞邪之后,是能看见鬼好还是看不见鬼好?”

    小张苦笑,“能看见有什么好啊?那些鬼浑身是血,手举利器,看见也是吓个半死。”

    老黑咳咳两声,“我觉得看见好过看不见,纵使鬼的样子再恐怖瘆人,能看见最起码能想办法避开他们,看不见的话,就像牛队这样,差点被开膛破肚也不知怎么回事呢。”

    众人一起点头,“还是能看见的好。”

    牛队叹气,“不闲扯了,咱们还是赶紧下楼。这栋大厦鬼气森森,再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危险。”

    众人点头,一起朝楼下走去。

    正在这时,一直蹲在台阶上仔细查看脚印的何楚耀忽然发话了。

    “等等,大家先不要走啊。”

    小张急忙跑回来,“何法医,大家都走了,你一人在这里干嘛?等下哪个女鬼缺老公再把你留下。”

    何楚耀站起身来朝楼下招手,“牛队,你们全都回来。我发现李宁鞋的脚印往竖井那边走了。”

    牛队一听见李宁鞋三个字,立刻停下脚步,“李宁鞋的脚印?不就是青影片场失踪的那个夜间巡逻于勇的脚印吗?”

    何楚耀点头,“对呀,我发现他的脚印进了竖井,他人现在不会就在里面吧?”

    牛队听了,把手一挥,“走,全部回去,找人去。”

    搜救队员跟着牛队重新回到了13层。

    大家蹲下身子,仔细查看,地上果然有李宁鞋的脚印,走到竖井里面去了。

    小张上前道,“毫无疑问了,根据地上凌乱的脚印推断,青影片场的失踪员工于勇就在里面。”

    何楚耀指着竖井虚掩的门喊道,“看这里,竖井原本应该是锁着,这里有被重物砸开的痕迹。而且痕迹还很新。一定是刚砸开不久。”

    听到这话,性急爱表现的小张立刻一把拽开竖井的门,扯开喉咙喊道,“于勇!你在里面吗?在的话,就回答。”

    没有任何回答。

    竖井里一望而去,只有几个配电箱,里面一个人影都没有。

    小张傻眼了,“哪有人嘛?”

    何法医皱眉,“去去,一边去,别站这里碍事,找人是要看地上的脚印,伸着脖子抬着头能看见什么?”

    小张不服气地白了何法医一眼,“真是的,叶组长在我挨他的训,现在叶组长不在我还得挨你的训,怎么我就天生受气包一个吗?被你们训来训去的。”

    “不是你天生受气包,是因为你太脑残,这么简单的问题用脚都想明白了。”

    何法医说着,钻进竖井,循着地上的脚印,他发现一个大号配电箱后面有一个隧道,用手电照照,发现隧道很深,而且隧道里面也有李宁鞋的脚印。

    何楚耀道,“喏,这不找到了吗?按脚印找的嘛。”

    小张做了个鬼脸,表示不满。

    牛队道,“找到隧道了?那让他们守在外面,我跟你进去看看。”

    何楚耀点头,“好。”

    小张道,“我也去。”

    何楚耀看着小张,叹口气,“你就凑热闹行。”

    小张道,“反正叶组长不在,我现在是自由人。何法医你管不了我。”

    何楚耀无奈地摇摇头,“我对你相当无语。”

    何楚耀打着手电筒,钻进隧道。

    隧道十分狭小,而且臭气熏天,何楚耀、牛队和小张忍着刺鼻的恶臭一直往前走。

    隧道里非常干燥,才只待了一会儿,就有种要脱水的虚脱感。

    何楚耀只好打开背包,拿出矿泉水,喝了几口,补充水分。

    牛队和小张见了,也打开背包,拿出矿泉水,各自补充水分。因为他们也干得受不了了。

    走了大约二十米的样子,脚印忽然中断了。

    何楚耀蹲下身子,用手电仔细照着地上的脚印,发现脚印走到这里就返回去了。

    何楚耀皱眉,“于勇为什么走到这里就返回去了呢?他独自走进这么阴森可怖的隧道要做什么呢?”

    小张笑道,“于勇一定是被女鬼追杀,无处可逃,只好钻进隧道避难,没想到,女鬼举着匕首也追了进来,于勇无处躲藏,只好惨叫着往隧道外跑去,这就是于勇独自跑进隧道又跑出去的全部真相,他是为了躲避女鬼的追杀。”

    何楚耀伸手猛K小张一下,“去!又信口开河。于勇要是真被女鬼追杀,他应该往楼下跑才对啊,钻这洞里干嘛?”

    小张疼得嘶了一声,“何法医,怎么叶组长不在,你也学他的样子K我啊?”

    何楚耀苦笑,“我现在明白叶组长为啥每次都不带你出现场了,你这奇葩脑袋不适合当警察,脑袋里琢磨的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忽然,何楚耀的视线被一个白色的东西吸引住了。

    那白色东西就躺在隧洞里一块石头后面,不仔细看,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

    那是什么呢?

    也就巴掌大小,像是一块布片似的。

    何楚耀走过去,把它捡起来,立刻明白它是什么了。

    “这是一顶护士戴的小白帽。”

    话刚一出口,他自己怔住了。

    这个隧道里为什么会有一顶护士戴的小白帽呢?

    他的手下意识地在小白帽上翻找,果然在帽子上找到四个红色小字青影医院。

    那四个红字是绣上去的,这令他想起接待室里的那具干尸,干尸所穿的白裙子上不也绣着四个红色小字青影医院吗?

    难不成这顶小白帽是那个干尸的吗?

    这顶帽子和裙子显然都是由同样的白色布料做成的。

    按照白色布料的泛黄程度,帽子和裙子显然属于同一个主人的。

    可是同样属于一个主人干尸的物品,为什么会出现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呢?

    为什么这顶白帽子在隧道里而干尸和白裙子却在一楼接待室呢?

    何楚耀翕动鼻翼,闻着空气中的臭气,幡然醒悟,这臭气不是腐尸的味道吗?

    自己今天怎么这么迟钝,这明明是尸体腐烂散发出的臭气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