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冷笑,“现在他们都去楼梯间了,你敢跟着去吗?”

    医生不则声,只是冷着脸,站在原地。

    “那个被你弓虽奸然后勒死的小护士还在楼梯间呢,她死得真是悲惨呢。她大概还不知道你已经死了,如果她知道你死了,你猜她会怎么做?会不会找你算账啊?当时你为了一时痛快弓虽奸了她,事后怕她张扬又弄死她,你还真是个心肠歹毒的男人呢。”

    医生不耐烦地挥挥手,“正所谓无毒不丈夫。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要不要我去楼梯间告诉小护士你已经死了,而且告诉她你就在楼上呢?”

    医生恶狠狠地瞪了女人一眼,“你真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八婆,难怪那个男人宁可跟他又矮又肥又丑的老婆在一起也不要你。”

    女人被戳中痛处,立刻跳着脚吼道,“他本来就是个渣男,他甩我是因为我穷,不是因为性格好吧。”

    医生冷笑,“结果还不是一样,被他吃完就甩,可怜又可悲的命运。”

    女人被惹恼了,咆哮一声,举着匕首扑上去,“变态的吸毒鬼!今天老娘跟你拼了。”

    医生一把抓住女人手腕,冷笑道,“人活着就该享受各种滋味,我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反倒是你,总把寄托放在男人身上,结果导致失去自我,毁灭自己。”

    女人使劲挣扎,怒吼道,“你这个混蛋,死了还是这样玩世不恭,你为了满足自己吸毒的欲望,不惜挪用医院的公款,就算你最后不发疯杀死那个老太太,你也是个吃牢饭的命。说实话,为了吸毒,你挪用了多少公款?一百万还是两百万?在十多年前,挪用这么多公款,会不会被枪毙啊?你说啊!说啊!你这个男人中败类!”

    女人说到最后,声音变得又高又尖锐,得意地哈哈大笑。

    医生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紧绷着脸,一双眼睛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

    俩人正在僵持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炸雷般的吼声。

    “你个贱女人,口口声声说杀了我要我陪你一起下地狱,你他娘的现在又抱着别的男人,你什么意思你?难道是你改了口味,连这种吸毒的渣渣都要考虑了吗?这家伙有什么好?只不过是一个裹着白大褂的斯文败类而已,每天人模人样地坐在医院里给人家看病,等病人一走,他立刻打开抽屉过毒瘾,你知道他因为吸毒开错过多少药方吗?幸亏还没有酿出重大医疗事故。”

    说话的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儒雅男子,他身上的西服还挺括,皮鞋也还锃亮。

    医生见了西装男立刻哈哈大笑,“你的老情人来了,他好像在吃醋哦。”

    女人冷哼一声,一把推开医生,然后嘴巴一咧,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咬牙切齿地道,“看看是谁来了,亲爱的,咱们不是说好了吗?我爱的永远是你,即使你已经死了,我也要见你一次杀你一次!来吧,我的匕首早已饥渴难耐!”说完,立刻举着匕首扑了过去。

    西装男见状不妙,立马惨叫一声,转身就跑,“不要啊,亲爱的,你是那么爱我,怎么能够举起屠刀对着我?”

    “每个人爱的方式不同,举起屠刀便是我爱你的方式。”

    于是乎,原本寂静无人的13层走廊里,一对男女正在拔足狂奔,男的在逃,女的举着匕首在追,这幅画面还真有点醉人啊。

    医生看着跑向走廊尽头的,无奈地笑笑,“这俩死了还要打,有点意思。”

    这时,医生听见奇怪的声音,吱嘎吱嘎,嗯?那应该是门打开的声音,他猛地回头,果然发现楼梯间的门大开着。

    不知为何,当他望向黑黢黢的门外时,忽然有点紧张。

    哒哒哒,这是女人的高跟鞋踩在楼梯上的声音。

    脚步声一下下的靠近,正在上楼呢。

    可是为什么这脚步声听上去这么熟悉呢?

    医生慌忙摘下眼镜擦拭一番,重新戴上,每逢他紧张时,总会这么做。

    他睁大双眼,紧盯着门外的楼梯。

    他知道什么人马上就要从那里走上来了。

    随着哒哒哒的脚步声逐渐靠近,一个熟悉而又可怖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是那个被他勒死的小护士,她身上还穿着那件被他撕破的白色护士裙,那天他刚过完毒瘾,是那么迫切地需要一个女人发泄,而身材姣好的她恰好推开他办公室的门闯了进来。他便毫不犹豫地把她压在身下,占有了她。

    她脖子上青紫的勒痕当然也是拜他所赐,当时她拼命挣扎吼叫,他不得已才用自己的领带将她勒死。

    “王医生,好久不见啊。”

    她微笑着走向他,步态就跟活着的时候一样优雅。

    “嗨,你好。”

    医生只好尴尬地跟她打招呼。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找你,想不到,你就在楼上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咱俩之间的账是时候清一清了。”

    小护士说着,拿出一根注射器,里面满是红色不明液体,向上一推,针管里红色液体呲到医生的眼镜片上,吓得医生直往后退。

    “你不要过来,那件事我可以解释的。”

    “事到如今,还解释个锤子啊?”

    小护士嘴巴一咧,笑得很妩媚。

    可是医生却看得直起鸡皮疙瘩。

    “其实那天,你要是顺从一点,我就不会勒死你了,我原本并不打算杀死你的,我只是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想要个女人罢了。”

    “去你吗的顺从,你这个贱人败类,去死吧你!”

    小护士怒吼一声,举着注射器扑了过来。

    医生吓得夺路而逃,边跑边喊,“那件事就是个误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小护士拔脚就追,“误会你吗啊,少废话,你勒死我,我绝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于是乎,走廊上又多了一对狂奔的男女,王医生和小护士。那边厢,匕首女和西装男也跑得不亦乐乎。

    哒哒哒楼梯上再度响起高跟鞋的声音。

    这次,走上13层的是曾雨晴。

    曾雨晴看着两对追杀的男女,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真是的,冤冤相报何时了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