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子弹从女人的额头穿过去射进墙壁里,女人却一点事都没有。

    小张彻底懵了。

    女人哈哈大笑,“愚蠢的小警察,你的枪根本不能把我怎么样。因为你的枪只能用来对付活人。”

    男厕里忽然传出砰砰两声枪响,惊得楼道里的众人慌了神。

    一个警员喊道,“是小张啊,小张不是在厕所里吗?”

    牛队立刻把枪上膛,悄悄靠近厕所,厉声道,“小张!小张!你在里面吗?回答我,刚才是怎么回事?”

    厕所里的小张听见牛队的喊声,立刻带着哭腔喊道,“牛队,救我!救命啊!这里有一只啊啊,不对,有一个美女正拿着匕首指着我。”

    小张本来想说一只女鬼来着,可是看见那女人怒容满面瞪着自己便立刻改了口。

    女人恶狠狠地道,“怎么?我很可怕吗?”

    小张吓得直摇头,“不,不可怕。”

    女人咆哮道,“既然我不可怕,你为什么喊人家救你?”

    小张可怜巴巴地道,“我只是想出去而已。”

    “今天你别想走出这个门了。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全是骗子!来受死吧!”

    女人说完,再次扑了过来。

    小张妈呀一声喊,闪身朝着门口跑去。

    正好赶上牛队一脚踹开男厕的门,冲了进来。

    牛队举着枪,大吼一声,“那女人在哪里?”

    小张急忙躲在牛队身后,哆嗦道,“牛队,她就在你面前啊。你看不见她吗?”

    牛队摇头,“没有啊?厕所里什么都没有?”

    女人哈哈大笑,“原来他们全都看不见我,只有你能看见我,那只能算你倒霉了。”说完,再度狞笑着扑了上来。

    小张一闪,女人的匕首正好划在牛队的肚皮上。

    刺啦一声,锋利的匕首把牛队的警服划破了,并且在他肚皮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印子,所幸,伤口不深,只是划破皮肉而已。

    牛队正举着枪,就觉得一阵冷风迎面袭来,低头一看,警服被划开,肚皮上一条血道子,竟然差点被人开膛破肚。

    牛队看着自己的肚皮,傻眼了,“雾草!怎么回事啊?”

    小张惊叫道,“是那只女鬼干的,牛队,快跑啊!她来了。”

    “怎么回事?”

    “看来你们全都看不见她,只有我能看见她。那是一只浑身是血的女鬼,说是被人骗了贞操,要报仇什么的。”

    “她被骗是她自己不小心,我们又没骗她。”

    “我刚跟她解释半天了,没用,她现在疯了,逮着男人就扎,她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全是骗子。”

    老黑听了,脸色大变,“唉吆,小张看见的女鬼肯定是之前死在这里的那个小蜜,她一定是觉得自己死得冤,阴魂不散的,大家可要小心,她身上怨气很重的。”

    一个警员道,“可是大叔,我们全都看不见她啊,怎么小心啊。”

    小张道,“只有我能看见她,我擦!她又来了。”

    小张惨叫一声,拉着牛队就跑。

    整个搜救队伍再次大乱。

    众人争相逃出厕所往走廊跑去。

    小张拉着牛队一口气跑到走廊上,气儿还没喘匀呢,就看见一个人急急忙忙地朝这边走来。

    等他看清来人之后,再次倒吸一口凉气。

    那人戴着眼镜,穿着白大褂,看上去斯斯文文,像是个医生的样子。

    可是白大褂上满是鲜血,就像穿着一件血衣那样,不光如此,他的脸颊和眼镜上也沾满了鲜血,最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他手里还攥着一把滴血的手术刀,嘴里不停地念叨,“为什么呀?怎么全是害我的人?为什么他们所有人都要联合起来算计我?为了不被他们算计,我必须做点什么,看来,我得先把他们全部杀了才行。”

    医生吼完,也斜着眼睛盯着小张。

    小张听见这话,看见医生目露凶光的模样,立刻吓尿。

    “牛队,跑啊啊啊!”

    众人全都不解地看着小张,“小张,你又怎么了?”

    “又来了一个,这次是个浑身是血的医生,手里拿着一把滴血的手术刀,一副天下人都要与他为敌的样子。”

    老黑听了,苦笑道,“那是之前吸毒过量发疯的医生,妈呀,我说不要上13楼,这下好了,他俩全出来了。”

    小满子道,“最要命的是,咱们还都看不见他们。”

    那女人走出厕所,哈哈大笑,“原来全都在这里呢,好多好多的男人呀,所有的男人都是骗子,我一定要杀光他们!”

    小张听见喊声,回头一看,再次发出一声惊呼,“糟了,那个女人从男厕所出来了,这下咱们怎么办?被堵在中间了。”

    眼见着两只鬼一前一后地把整个搜救队伍围着中间,越走越近,一个举着手术刀,一个举着匕首,而同行的警员们又全都看不见他们,小张心急如焚。

    千钧一发之际,小张忽然想起小时候在农村看见长辈们是如何驱鬼的,于是灵机一动,扯开喉咙喊道,“大家谁身上带着烟的,全都拿出来,赶紧抽烟,没带烟的往地上啐唾沫。”

    众人听见招呼,立刻七手八脚地把烟点上,忙着吸烟,忙着啐唾沫,乱作一团。

    由于众人一起吸烟,浓郁的烟雾瞬间把众人全都罩住。

    那女人和医生不敢靠近,只是远远地站着,恶狠狠地盯着他们,不肯离开。

    小张道,“快,咱们赶紧离开这里。他们怕烟,不敢过来了。”

    于是乎,众人手里全都拿着烟,这个队伍一边吸烟一边缓缓朝着楼梯间的门口走去。

    等众人走到楼梯间,才松了口气。

    牛队喘着粗气道,“那两个家伙没追上来吗?”

    小张摇头,“没有,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牛队一声收队,众人立刻争先恐后地朝着楼下跑去了。

    女人和医生看着众人离开,气得直跺脚。

    “都怪你,磨磨蹭蹭的,你要是早点来,我肯定都得手一个了。”

    “是你自己笨,之前在厕所里,你跟那人一对一,你干嘛不宰了他?就那么一个人,你都搞不定?”

    女人和医生吵了起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