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上13层!哼,我最烦那些没事在我面前念老人经的家伙了,婆婆妈妈,絮絮叨叨的,烦死人了。我就上13层,能怎么样?”

    牛队在前面边骂边跑,速度飞快,刑侦队里本来就清一水的小伙子,再加上后面特警队的成员,全都是短跑能手,个个身强体健,爬楼梯如履平地,眨眼间就到了13楼的楼门口。

    “我就上13层了,又能怎么样?”

    牛队大吼一声,踹开了楼门。

    等等,尽管13层也地上积满灰尘,可是为什么地上连一只小虫子小动物也看不见呢?

    牛队仰起头来,发现天花板上也没有蜘蛛网。

    嗯?这层楼果然有点不一样啊。

    这种不同就是邪气吗?

    一个警员喊道,“牛队,看地上,有脚印啊!”

    牛队俯身一看,地上果然有不少脚印,而且这些脚印全是同一个的。

    牛队冷笑,“脚印有啥奇怪的?”

    那个警员不依不饶,“可是牛队,咱们从1层检查到12层,一个脚印都没发现啊,为什么偏偏13层会有这么多脚印呢?”

    牛队傻眼了,是哦,可是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些异常情况呢。

    何楚耀弯腰查看脚印,皱眉道,“这些脚印很新鲜,应该是最近才留下的。”

    这时,从后面挤过来的小满子看见地上的脚印,立刻惊呼道,“是李宁鞋的脚印,于勇脚上不就穿着双李宁鞋吗?原来于勇到过13层啊。”

    老黑点头,“这的确是于勇的脚印啊。”

    后面又有警员惊呼,“楼梯上也有李宁鞋的脚印啊,看来那人走过楼梯啊。”

    这些整个队伍炸窝了。

    牛队气得大吼,“不要乱,大家不要乱,全都跟着我,我走在最前面。”

    何楚耀发现脚印是朝着楼梯间走来的,那脚印的主人是从哪里走来的呢?

    循着脚印的反方向,何楚耀走到消防栓跟前,他发现玻璃柜被人砸碎了,原本放在灭火器后面的斧子不见了。

    地上满是碎玻璃渣子,踩在脚下咯吱咯吱直响。

    牛队走过来问道,“这玻璃柜是什么时候砸开的?”

    何楚耀点头,“刚砸开的,因为玻璃柜里没有一点灰尘,而这层楼里满是灰尘,就说明这柜子一定被砸开不久,如果时间久了,柜子里应该跟外面一样满是灰尘。”

    一个警员道,“这人砸开柜子做什么呢?”

    何楚耀道,“砸开柜子无非是为了拿出里面的斧子,因为他打算从楼梯走下去,而楼梯间门锁着,他只好取出斧子砸门。如果我猜错的话,楼梯间的门上一定有被斧子砸过的痕迹。”

    他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后面立刻警员喊道,“何法医,楼梯间门上的确有被类似斧子的重物击打过的痕迹。”

    正在这时,一个张姓警员举手道,“牛队,我尿急,刚才出门前喝多了水,我先去洗手间方便一下。”

    牛队不耐烦地挥挥手,“快去!快去!尿尿也举手,真是的。”

    张姓警员立刻捂着小腹朝方便的洗手间跑去。

    话说这位警员憋了半天,好容易看见厕所,赶紧跟牛队请假放水。

    既然这位警员姓张,就叫他小张好了。

    一进男厕,小张立刻迫不期待地撒了起来。

    小张正尿得高兴,忽然觉得旁边有人在看着他,一转脸,看见一个美女笑眯眯地看着他。

    那美女白裙长发,头上别着一个红色发卡,看上去很妩媚。

    可是再美的美人,被她盯着看自己撒尿这么不雅观的事也是很无法接受的吧。

    小张大惊之下,立刻拉上拉链,惊呼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在男厕里?”

    美女笑道,“我是谁不重要,我是来通知你的,你马上就要死了。”

    “喂!你究竟是什么人?偷偷溜进来看男人撒尿,还说这种过分的话,简直是岂有此理。”

    美女把食指放在樱唇边,“嘘她马上就要来了。”

    “谁要来了?你在什么啊?”

    “嘘她的脾气很不好,可不像我这么温柔。”

    小张满腹狐疑,正待再问,却猛然听见一声怒吼,“他在哪里?那个欺骗我感情、忘恩负义的混蛋在哪里?”

    那分明是个说话声音尖锐愤怒的女人在吼,听了这吼声,小张吓得膀胱再度肿胀。

    再一看,那白裙美女的身影竟然渐渐变淡,消失了。

    原来这白裙女人是鬼啊,也是,哪个正常女人会跑到男厕来看男人撒尿呢?自己也真是傻了,竟然连这都没想到。

    “鬼!鬼啊!”

    小张惊呼着,打算跑出男厕,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从厕所门口又进来一个女人。

    这女人浑身是血,她脖子上颈动脉已经割开,鲜血不断汩汩喷出。

    女人举着一把正在滴血的匕首,朝他走过来。

    在她身后,是一行血脚印。

    而且,她每走一步,就有血滴扑簌簌滑落在地板上。

    “你不要过来啊,你已经死了。”

    小张惊呼着朝后退去。

    女人面目狰狞地步步进逼,“你这个混蛋!事到如今,你还在骗我?你根本就不会娶我,你骗了我的贞操,在我的家乡,贞操比命还要值钱,你竟然毫无廉耻地欺骗我。现在,我就要你为自己的欺骗付出代价。”

    小张见女人目露凶光,只得拔出手枪,哆哆嗦嗦地对准她,“美女啊,你认错人了,我根本不认识你,拜托你不要再靠近,再靠近的话,我就只能开枪了。”

    女人冷哼一声,“不认识我?这就是你们男人的惯常手段,把女人吃干抹净之后就说不认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此时,小张已经退无可退,背靠墙壁,瑟瑟发抖。

    “拜托啊,美女,我真的不认识你。我才刚刚毕业,今年二十三岁,连女人的手还没摸过呢,你这样说,我真是比窦娥还冤呢。”

    女人举着匕首,咆哮道,“撒谎!撒谎!你们男人全是骗子。骗子全都得下地狱。”说完,朝着小张扑了过来。

    小张毕竟是警校毕业的,哪能被她轻易扎到?一闪身,躲开了。

    然后,小张举起枪,对准女人,开了枪。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