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和何楚耀一回到警局立刻直奔局长办公室。

    王局正在办公室里看案件卷宗,看见小张和何楚耀急急忙忙跑进来,立刻抬起头来。

    “王局,大事不好了。”

    “出什么事了?”

    “叶组长和庄老师失踪了。”

    “啊?怎么弄成这样?”

    “他俩去青影片场寻找片场失踪人员于勇,结果他俩现在也失踪了。连喵喵也不见了。”

    “连喵喵也失踪了吗?”

    王局惊得合不拢嘴,一直以来,他都视叶天为神,如今这神一般的存在竟然也失踪了。还有那只贪吃贪睡的小肥猫,竟然也不见了吗?

    何楚耀点头,“是的,喵喵也一起失踪了。”

    “王局,咱们怎么办啊?”小张说完,又是一通大哭。

    王局眉头一皱,“怎么办?赶紧找人啊。”说完,王局叹口气,“你们跟我来。”

    王局带着小张和何楚耀来到刑侦队,进门就喊,“牛队在吗?”

    刑侦队的警员一看是王局,立刻跑到里间办公室把牛队给喊来了。

    “唉吆,王局亲自来找我?肯定是出啥大事了?”

    “小牛啊,你赶紧带人去青影片场找叶天和庄梦蝶,他们在那里找人,现在失联了。”

    牛队抓抓头皮,“青影片场?那鬼地方,王局,多给我派些人吧。”

    “嗯,一会儿我让特警队支援你。”

    王局拍拍哭哭啼啼的小张,“你跟何法医带路吧。”

    小张和何楚耀点点头。

    王局又拍拍牛队的肩膀,“务必找到小叶,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

    牛队点头。

    不多一会儿,牛队就带着刑侦队的全体警员和特警队的警员直奔青影片场。

    为了提高搜索效率,牛队还特意带上了警犬闪电。

    看见来了这么多警察,片场门口的保安傻眼了,立刻打电话给场长老周。

    没过几分钟,老黑和小满子就急急忙忙地跑出来迎接。

    老黑惊道,“唉吆,你们来这么多人啊?”

    牛队道,“那当然了,特案组的叶组长可是咱们局里的大拿,他失踪了,那还了得,王局发话了,必须找到!”

    老黑和小满子指路,一行人再度来到银宝大厦。

    银宝大厦一如往常,阴暗诡异,幽深莫测。

    一行人推开虚掩的铁皮门,进入一楼接待室。

    训犬员小王牵着警犬闪电在一楼接待室兜了一圈,然后把叶天的衣服拿给闪电闻了闻,闪电却总是在原地打转。小王见状,立刻神色大变,“糟了,有人把现场做了处理,洒了干扰警犬追踪的刺激性味道的药水。看来嫌犯的反侦察意识很强啊。”

    牛队也慌了神,“那可怎么办好?”

    众人正诧异间,闪电却一下子窜到电梯跟前,冲着电梯狂吠。

    警犬闪电对着电梯狂吠,难不成是电梯里有什么东西吗?

    小王急忙跟着闪电来到电梯门口。

    小王伸手想去按电梯的开门键。

    老黑喊道,“千万不要坐那电梯!”

    牛队愕然道,“电梯里有什么啊?”

    “当然是不干净的东西。我跟你们说,这栋大厦很邪门的,来到这里,千万不要乱跑乱摸,否则很容易撞邪的。之前你们警局的庄作家就撞邪了。”

    老黑的话吓得小王立刻把手缩了回来。

    可是电梯门还是打开了。

    嘭吱嘎吱嘎

    电梯门艰难地打开。

    里面什么都没有。

    牛队皱眉道,“电梯里啥都没有,你们别大惊小怪的,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吗?”

    老黑苦笑,“警察同志,什么都没有并不代表没有,你们看见没东西那只是因为你们看不见罢了。那东西只有八字极轻或者阴气重的女人才能看见,一般人是看不见的。”

    牛队冷哼一声,“老黑,你人这也太迷信了吧,至于这么夸张吗?”说完,迈开腿要进电梯。

    老黑冲上来,死死抱者他,“警察同志,这电梯可千万不能坐啊,这电梯里死过一个老太太,庄作家还亲眼看见她了呢,她说老太太的魂还在电梯里呢。”

    牛队狐疑道,“庄作家亲眼见过那老太太?”

    “可不咋的,庄作家说的可邪乎了,她说老太太浑身是血,就坐在电梯里。”

    听了老黑的话,众人的鸡皮疙瘩全出来了,谁也不敢上前了。

    小张道,“那现在要怎么办啊?”

    喵呜喵呜

    楼梯间忽然传来猫叫声。

    声音不大,可是众人全听见了。

    小张哆嗦道,“是喵喵啊,刚才我来就听见它在那里叫唤,它的声音听上去很孤独啊。”

    闪电嗷呜一声,撒开四蹄,直奔楼梯间,刺溜一下,闪电没有犹豫,钻进了楼梯间。

    虚掩的门在众人眼前肆无忌惮地晃悠,宛若刚吞了一只活物、正在咀嚼的怪兽的嘴。

    很快,楼梯间便传出闪电的咆哮声,似乎它正在跟什么东西厮打。

    约莫两分钟后,楼梯间里传来闪电的惨叫声。

    惨叫声之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众人全都惊得待在原地,不敢动弹了。

    小王发一声喊追了出去,“闪电!闪电!”

    老黑想要去抓小王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众人面面相觑,牛队吼道,“看什么看!咱们一起上去看看,怕他个鸟蛋!”说完,拔出配枪,带头朝着楼梯间跑去。

    傻了的众人这才拔脚跟了上去。

    一时间,楼梯上挤满了人。

    跑在最前面的牛队在四楼停住了,他看见,小王抱着闪电在哭,闪电躺在地上,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闪电!闪电!”小王嚎啕大哭。

    十数个手电筒一起照在他们身上,闪电竟然脖子一歪,咽气了。

    小王见闪电咽气,哭得更伤心了。

    何楚耀上前翻起赛虎眼睑看了看,皱眉道,“它好像被人注射了安乐死的药,可是这楼梯间里不是没人吗?怎么可能有人给它打针呢?”

    小王惊道,“被打药了?怎么可能啊?连人都没有,谁给它打针的呢?”

    何楚耀道,“可是它现在的死状就跟警犬注射安乐死的状况一样啊。”

    小王道,“可是这里明明一个人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有人给它打针呢!”

    众人听得汗毛直竖。

    楼梯间似乎有一股无形的阴冷气息在环绕着他们。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