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老黑和小满子一路小跑赶回宿舍,喝了口水之后,立刻赶到场长办公室。

    老周还是那样,板着脸在看文件。

    “老周,不好了。”

    老黑进门就大喊,惊得老周立刻抬起头来。

    “怎么回事?吵吵什么啊,老黑,你都几十岁人怎么也跟小年轻一样大惊小怪的?”

    老周合上文件,拉着脸训斥。

    “不是啊,老周,不好了。叶组长在银宝大厦发现一具干尸。”

    “嗯?银宝大厦?你们没事跑那里去干嘛?不知那大厦不干净吗?”

    老黑低声道,“不是我们要跑过去的,是于勇,他去那里了。”

    “又是于勇!还别找着他,找着他,我立马开除他!没事净给片场添麻烦。我跟这几十年了,也没见过他这么能惹事的。”

    老黑陪着笑脸,“是啊,可是事情都到这个份上了,咱们也只能是想辙把他给找着再说了。”

    老周把桌子一拍,“只干了一天就这么多事!”

    老黑咳咳两声,“老周,现在先顾这头,叶组长说,让咱们帮忙给他们办公室挂个电话,说让派车来把那个干尸运走。”

    老周没好气地把电话推给老黑,“打去。”

    老黑呵呵一乐,拨了电话。

    那边接电话的人是小张,一听有干尸,立刻蹦着高地往物证科去了。

    “走,何法医,叶组长喊咱俩拉干尸去。”

    “干尸?哪儿啊?”

    “青影片场。”

    “又是那邪地儿。”

    “怎么何法医您这首席法医也怕那些神神鬼鬼的吗?”

    “不是怕,是敬。”

    何楚耀说着,挥了挥手,“我走了。”

    “别,我也去。”

    “叶组长不是吩咐你专门看家的吗?”

    “哼,可惜刚才打电话的人不是他。”

    小张厚着脸皮坐进何楚耀的面包车,何楚耀只好带他一起去。

    俩人到了片场之后,等在大门口的老黑和小满子立刻上了车。

    四人开着车,直奔银宝大厦。

    一开进那条废弃街道,小张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其实现在国内惊悚片市场这么好,你们片场应该把这块地方开发出来,租给那些拍惊悚片的影视公司。唉吆喂,这么极品的鬼屋废街竟然不带我来开眼,真是太过分了。”

    何楚耀冷笑,“那今晚就留你一人在这里好好感受。”

    老黑和小满子捂着嘴偷笑。

    小张冷哼一声,“何法医,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跟叶组长一样,说话噎死人。”

    何楚耀面无表情,“我一直都是这样说话的。”

    不多一会儿,车到了银宝大厦门口。

    小张跳下车就大喊,“叶组长,我来了。”

    等他推开锈迹斑斑的铁皮门时,一下子愣住了。

    一楼的接待室哪有人啊?

    “喂喂!叶组长和庄作家人呢?”

    “他俩就在里面呀。”

    跟在后面的小满子和老黑伸头一看,立刻傻眼了,他们被屋内的景象吓懵了。

    原先放在接待台上的电话现在在地上,被什么东西砸得四分五裂,碎成了一滩零部件。

    老黑结结巴巴地道,“我们走的时候,他们就在屋里呀,而且那部电话也是好端端的。现在咋变成这样了呢?”

    小满子道,“不就是一部断了线的电话嘛,谁没事跟它叫什么劲啊?”

    “血!有血啊!”

    眼尖的小张立刻惊叫着走到那部碎成一滩零部件的电话机旁,指着地板上一滴滴红色液体喊道。

    那红色液体呈水滴状,也就黄豆大小。

    一滴滴的,拢共有那么五六滴。

    何楚耀听见小张咋呼,急忙跑过来,用棉签沾了一滴,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股熟悉的铁腥味飘进鼻腔。

    何楚耀点头,“是血,还是刚滴下不久的。”

    小张惊得魂不附体,“那这是谁的血呢?现在叶组长和庄作家全都不见了,这血肯定是他们的吧?”

    “快看,这块石头上也像是血迹呢。”

    小满子抱着一块石头跑进来了。

    何楚耀同样用棉签沾了,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是的,这也是血。看来他们可能受到袭击了。”

    小张着急地道,“可是他们现在人在哪里啊?”

    喵呜喵呜

    猫的叫声一下子把在场所有人思绪拉了回来。

    “是喵喵啊,它在那里!叫声是从楼梯间传来的。”

    小张大喊一声,朝着楼梯间跑去。

    老黑追上来大喊,“喂!那位小同志不要乱闯,这栋大楼很邪门的。”

    小张一脚踹开门,跑了进去,只见一个毛绒绒的小身体在楼梯上一闪,往上跑去。

    “是喵喵!它跑到楼上去了。”

    小张正待拔脚上楼,被老黑死死抱住了。

    “小同志,这栋大楼特邪门,你可千万不能上去啊。”

    “可是喵喵在上面啊,说不定叶组长和庄作家也在上面。”

    “不会的,我估计叶组长和庄作家八成已经遇害了。”

    小张使劲摇头,“绝对不可能,我神勇无敌的叶天组长怎么可能轻易地被嫌犯制服呢?绝对不会的。”

    “小同志,听人劝吃饱饭,你可千万不能上去了。目前已经三个人在这楼里失踪了。我可不想再失踪一个。”

    老黑说完,给小满子使眼色,“走,咱俩把他拖出去。”

    小张使劲挣扎,挣不脱,只得直着脖子大喊,“喵喵!叶组长!庄作家!你们都在哪里呀?赶紧出来啊!”

    可惜楼梯间里死一般的沉闷,没有任何回答。

    被老黑和小满子拖出楼梯间的小张一脸的不服气,“何法医,事情弄成现在这样,可要怎么办好啊?”

    何楚耀叹气,“只能是咱俩先带着干尸先回去。关于叶组长和庄作家失踪的事只能回去向王局汇报,看他怎么处理了。”

    “不行!我要留在这里,把他们找出来!”

    小张忽然像个孩子似的,捂着脸哭了起来。

    何楚耀皱眉道,“小张,你的心情可以理解,可是就凭咱们四个是没法把他们找出来的,咱们在明处,嫌犯在暗处,咱们不知他们究竟有几个人,而且这里空无一人,鬼影森森的,地形又很复杂。咱们待在这里不走,不定再有什么变故,别找人不成再把自己搭进去。”

    最后,三人死劝活劝,才把小张拉上车。

    小张在车里哭得泪人一般,何楚耀直叹气。

    面包车嗡地一声,朝着废弃小街入口处驶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