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梦蝶推开门,跌跌撞撞地跑到一楼接待室。吓得脚软手麻的她再也支持不住跌坐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一抬头,正好看见仰躺在地上的干尸,吓得她又是一通尖叫。

    “妈呀,又是你这个该死的干尸!”

    可是干尸仰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脸上的表情依旧定格在死前可怖的模样。

    庄梦蝶生怕干尸会忽然跳起来袭击她,战战兢兢地从她身边绕开。

    不对啊,怎么这么安静呢?她忽然觉出不对劲来。

    四下望去,不见一个人影。

    接待室里竟然没人?叶天呢?

    “叶天!叶天!”

    她望向铁皮门,可是门边哪有叶天的影子呢?

    叶天他不会是跑到门外去了吧?

    她一下子着了慌,拔脚朝着铁皮门跑去。

    推开门,跑出去。

    门外也没有一个人,叶天不见了。

    他去了哪里?

    难道说是刚才来人把叶天接走了?

    庄梦蝶立刻否定这种可能,如果是何楚耀来了,他们绝不可能扔下她和暹罗猫,自己先走的。

    可是叶天去了哪里呢?

    “叶天!叶天!”

    庄梦蝶着急地大喊。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只有蝉在恬不知耻地唧唧叫唤,更增添了这条无人废街的可怖指数,极度的恐惧感瞬间攫住了她。

    刚才再害怕,好歹还有叶天的陪伴,可是现在,连叶天也不知所踪了。

    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叶天!你快出来啊,不要吓我!”

    庄梦蝶很想大哭一场,还是忍住了。

    现在,她必须接受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那就是只有她一个人站在这条空无一人的废弃街道上,面对一栋破旧不堪、鬼影森森的大楼。

    这栋大厦之前发生过两起骇人听闻的凶案。

    老黑的关于女人属阴易撞邪的说法也再次让她战栗不止。

    汗珠大颗大颗地顺着她的脸颊滚落,现在的她要怎么办才好呢?

    等等,她的目光忽然落在地上一块石块上。

    那石块足有面碗大小,方方圆圆的,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石块上有红色的东西。

    那红色东西之前应该是液体状的,现在被阳光晒得干涸,呈现暗褐色。

    那红色液体是什么?

    她狐疑地蹲下身子,伸出颤抖的手,抓起那块石头。

    石头很沉,她不得不用双手才能把它抱起来。

    她仔细凝视着石块上的红色液体,红色液体尚未完全干涸。

    她伸出食指沾了一点,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

    一股淡淡的铁腥味飘进她的鼻腔。

    “天哪!这是血!血的味道啊。”

    啪嗒一声,石块跌在地上。

    石块上的血液还很新鲜,显然是刚刚留下的。

    这会是谁的血呢?

    石块的位置就在铁皮门边上,自己进楼梯间找猫以前,叶天应该就是蹲在这个位置查看门上的凹痕。

    难不成这是叶天的血吗?

    庄梦蝶一阵慌乱。

    叶天他竟然受伤了吗?

    是被什么人打伤的呢?

    她下意识地仔细查看地面,很快就有了新的发现。

    在叶天脚印的边上果然出现那个44码的脚印。

    确切地说,那一对大脚印就在叶天脚印的后面。

    再一次看见那个44码的脚印,一丝寒意陡然升起。

    庄梦蝶禁不住哆嗦了一下。

    在庄梦蝶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这样一幅场景,自己拉开楼梯间的门跑了进去,叶天独自蹲在铁皮门前查看门上的凹痕,这时候,一个大块头捡起地上的石块悄悄地接近他,举起石块朝着他的后脑勺使劲砸下去。

    “又是那个嫌犯干的,他一定是趁着叶天不注意,偷袭了他。这个可恶的家伙。”

    庄梦蝶气得直跺脚。

    可是现在,叶天的人都不见了,她也只能是干着急。

    正在这时,庄梦蝶却听见更让心惊胆战的声音。

    铃咔咔铃咔咔

    接待室里传来古怪的声音。

    庄梦蝶哆嗦一下,这是电话的声音吗?听上去很像。

    可是又古古怪怪的。

    不知为何,铃铃的电话声为什么会夹杂着不和谐的咔咔声呢?

    再说了,那个电话不是已经被叶天砸碎了吗?

    砸碎了的电话还能再响吗?

    不会是谁在捣鬼吓唬她吧?

    可是此时,她站在铁皮门外,看不见接待室里的情形。

    “谁在哪儿?”

    庄梦蝶壮着胆子喊了一声。

    没有任何回答。

    铃咔咔铃咔咔

    那貌似电话铃的声音还在继续响个不停。

    她屏住呼吸,悄悄走到铁皮门边,推开门,走了进去。

    在脏兮兮的地板上,她看见那部被叶天砸碎的电话。

    是那部断了线的电话在响,因为被砸碎,它才会发出奇怪的铃咔咔的怪声,然而它确实在响。

    即使碎成四分五裂,它依旧在响。

    那个人又打电话来了吗?

    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僵在原地,无法动弹。

    “拜托你,不要再响了!”

    对于可怕铃声的困扰,她感到不胜其烦,跳着脚大吼道。

    铃咔咔铃咔咔

    可是那部碎成一滩的零部件,依旧在响。

    又是那人打电话过来了吗?

    即使电话碎成一滩零部件也不妨碍他继续打过来吗?

    他究竟想跟自己说什么呢?

    恐惧和好奇一旦到了极点,人类往往会做出他们平时想象不到的事情。

    庄梦蝶竟然朝着地上那滩零部件走去了。

    此时,如果叶天在场,一定会阻止她,可惜的是,叶天不在。

    庄梦蝶走过去,捡起脏兮兮的话筒。

    好吧,尽管那部电话被叶天砸得碎成一滩零部件,可是话筒还是完好的。

    “你好,哪里啊?”

    庄梦蝶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镇定。

    “走啊!快离开!”

    电话那端的女人听上去很着急的样子。

    “你是谁?为什么让我离开?”

    庄梦蝶反问。

    电话那边变成一阵忙音。

    庄梦蝶着急地对着话筒大吼,“喂喂喂!说话啊!”

    电话那边还是忙音。

    “真是的,就说一句话把电话挂了。”

    庄梦蝶懊恼地把话筒扔在地上。

    与此同时,庄梦蝶感觉身后一阵冷风袭来,猛一回头,正好看见一个黑影朝自己扑过来。然后就觉得眼前一黑,倒地不省人事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