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呀一声,楼梯间的门开了。

    一股霉腐气扑面而来,庄梦蝶禁不住捂住鼻孔。

    楼梯间里光线很暗,她从背包里拿出手电筒,照亮脚下的路,果然看见一行猫咪的梅花脚印走进了楼梯间。

    “喵喵它果然进了楼梯间了。可是这里黑黢黢的,好恐怖啊。”

    看着狭小的如同鸽子笼般的窗户,庄梦蝶不禁冒出冷汗。

    循着地上的梅花脚印,庄梦蝶也走进了楼梯间。

    吱吱吱呀吱吱吱

    楼梯间的门竟然在她身后关上了。

    她猛地回头,看见关上的门,忽然觉得很不安。

    她打了个寒战,忍不住就要拉开门,拔脚而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熟悉的声音。

    喵呜喵呜

    “那是喵喵的声音啊。”

    庄梦蝶听见猫叫声,伸向楼门的手又缩了回来。

    “喵猫,是你吗?”

    喵呜喵呜

    猫叫声并不大,而且时断时续,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

    不对,应该是从头顶上方的某个地方传来的。

    头顶上方?

    庄梦蝶的目光很自然地望向狭窄阴暗的楼梯。

    声音既然是从上面传来的,暹罗猫应该是上楼了。

    她用手电一照,果然发现一行梅花脚印上楼的痕迹。

    “原来喵喵它真的上楼去了。”

    喵呜喵呜

    楼上再度响起猫叫,那声音听上去很无助。

    庄梦蝶慌了,喵喵它到底怎么了。

    尽管她很害怕,可是一想到她的爱猫就在上面,也只好壮着胆子继续喊。

    “喵喵,出来啊!快出来。”

    喵呜喵呜

    “喵喵,我知道你在上面,快下来啊。”

    然而,并没有听见小型猫科动物下楼时发出的轻快脚步声,相反的,喵呜喵呜的猫叫声还在继续。

    “喵喵,你在上面搞什么啊?”

    喵呜喵呜

    庄梦蝶实在按耐不住,只好抓紧手电筒,战战兢兢地走上楼梯。

    因为实在太害怕了,她只好低头盯着楼梯上的梅花脚印,心里祈祷着赶快看见那个肉呼呼的小身影。

    可是,暹罗猫就好像在跟她捉迷藏似的,一直在她头顶喵呜喵呜地叫唤。

    庄梦蝶一口气爬了三层楼还是不见它的踪影,可是楼梯上的梅花脚印显示,喵喵还在往上走。

    就在她歇口气,打算爬上第四层的时候,她猛一抬头,看见一个穿着白裙子、戴着白帽子的女人,那女人就坐在四楼的台阶上,手里抱着一只猫。

    而那只猫就是她的宝贝喵喵啊。

    庄梦蝶原本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一看见暹罗猫立刻兴奋地大喊,“喵喵,快过来啊。”

    没想到,暹罗猫不为所动,它卧在女人怀里,舔着她的手指。

    “喵喵,你在干嘛?过来啊。”庄梦蝶着急地大喊。

    暹罗猫还是没有动静,就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一样。

    “喂,你究竟是什么人?把猫还给我,那是我的猫,你抱着我的猫坐在台阶干嘛?”

    庄梦蝶见喊不动暹罗猫,只好把怒气全都撒在那个女人身上。

    “喂,我在跟你说话呢?你有没有在听啊?那是我的猫,麻烦你把猫还给我!”

    女人一言不发,只是面无表情地直视着她。

    搞得庄梦蝶火更大了,“什么人啊?跟她说话,不理,还抱着别人的猫不撒手。”

    “喂喂喂!我在跟你说话呢,把猫还给我!”

    庄梦蝶几乎是在吼了。

    女人看着她,仍旧一言不发,缓缓站起身,抱着猫走下台阶。

    楼道里光线实在太暗,庄梦蝶看不清她的脸,只好举着手电,照在她身上,尽管这么做很不礼貌,可是女人的异常举动令她不安,她情不自禁地这么做了。

    这一看,没把她吓晕过去。

    那女人身上的护士服破烂不堪,甚至可以用衣不蔽体来形容,双眼乌青,脖子上还有一道青紫的勒痕。

    雾草,这是什么啊?

    看着女人身上破破烂烂的护士服,她忽然感觉很眼熟。

    妈呀,这护士服不是楼下那具干尸身上穿的衣服吗?

    女人走得更近了些。

    她看清楚了,在护士服胸口的部位绣着四个红色小字青影医院。

    果然是她!

    这女人就是楼下那具干尸的魂魄吗?

    这时,女人也觉出她脸上神色的异常,于是冷笑着拿出一根注射器,注射器里满是红色不明液体。

    女人推了下注射器,针管里的红色液体立刻呲了出来。

    “该打针了,不要跑!”

    女人狞笑着,举着注射器朝着庄梦蝶扑过来。

    庄梦蝶吓得尖叫一声,躲开了。

    女人咆哮道,“不要跑,我打针的时候,谁都不许跑!”

    “你已经死了啊,死了!不要过来,不要跟着我啊!”

    庄梦蝶吓得沿着楼梯狂奔,可是没跑几级台阶,就跑不动了,低头一看,原来是女人的手抓住了她的双腿。

    “知道鬼抱腿吧?”

    女人说着,把拉长了的身体慢慢收缩到正常大小,站在庄梦蝶面前。

    “我都说过了,我打针的时候,谁都不许跑!现在是打针时间了,打针时间到!”

    “你是个疯子!神经病!见人就扎针你是打针癖!”

    庄梦蝶被女人抓得死死的,动弹不得,只好张嘴一通乱骂。

    “骂吧,喊吧,使劲地骂吧,我这一针下去,你就再也不能开口说话了。”

    女人面目狰狞地吼道,然后她举起注射器,照准庄梦蝶的颈动脉使劲扎下去。

    眼见着那根注射器就要扎进自己的颈动脉,庄梦蝶却无力反抗,只好紧闭双眼,等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个毛绒绒肉呼呼的小身体一跃而起,朝着那根注射器扑去。

    啪嗒一声,注射器掉在台阶上,摔了个粉碎,里面红色的液体四处飞溅。

    女人一惊,松开了手。

    重获自由的庄梦蝶立刻尖叫一声,沿着楼梯狂奔,迅速跑到一楼,拉开门跑了出去。

    楼梯间里,女人和暹罗猫,一人一猫,怒目而视。

    女人瞪着暹罗猫怒吼道,“该死的肥猫,破坏我的好事,毁坏我的注射器!简直不能忍。”

    暹罗猫弓起后背,怒视着女人,毫不示弱地喵呜一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