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梦蝶把那根头发放进物证袋。

    叶天把坟重新填上。

    小满子带着他们回到场长办公室还铁锨。

    老周看见他们仨回来,放下手里的文件,抬头望着他们,随口问道,“挖到了吗?”

    小满子道,“没挖到,跟上次一样,坟是空的。”

    老周点点头,这一点就跟预料中的一样。

    “我早就说嘛,你们就是不听,年轻人啊,就是不信邪。”

    小满子道,“不过……”

    老周再度抬起头,狐疑地道,“不过什么?”

    “叶组长在坟里找到一根女人的长发。”

    “女人的长发?”

    小满子点头。

    老周看上去很是惊讶。

    “谁找到的?”

    “喵喵。”

    “谁是喵喵。”

    小满子指指庄梦蝶怀里那只穿着警服的肥猫,“就是它。”

    老周看着肉呼呼的暹罗猫,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庄梦蝶笑道,“我们的喵喵是受过特训的,它是能够像警犬那样追踪嫌犯的气味和寻找物证的,而且效率比警犬还要高呢。”

    暹罗猫适时地喵呜一声,似乎在说,这有什么啊,小菜一碟嘛。

    小满子举起铁锨,“周场长,铁锨我们用完了,给您还回来。”

    老周点头,“嗯,扔储藏室吧。”

    小满子道,“那周场长,您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带他们先回宿舍休息了。”

    老周又埋头看文件了,“可以,去吧。”

    小满子带着叶天和庄梦蝶回到宿舍。

    老黑还躺在床上发呆,看见他们回来,他才翻身坐了起来,“有收获没?”

    庄梦蝶道,“找到一根头发。”

    老****,“谁的头发?”

    “这个还不确定,得法医鉴定完毕再说。”

    老黑点头,“不管怎样,有收获就好。”

    小满子道,“叶组长,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叶天道,“当然是继续找于勇了。”

    庄梦蝶点头,“必须尽快找到他,看来于勇知道的太多了,很可能被凶手控制了。说不定有生命危险。”

    小满子道,“他会不会已经被害了呢?”

    老黑瞪了小满子一眼,“乌鸦嘴,你就不会少说几句吗?”

    小满子苦笑,“我早就提醒过他,叫他不要乱跑,他就是不听啊。这不是成心作死吗?”

    叶天道,“你们有没有于勇的私人物品呢?”

    小满子摇头,“没有,只有他睡过的枕头,可是他才刚来一天,就睡了两次,也不知那枕头沾没沾着他的气味。”

    叶天皱眉,“那就只有试试看了。”

    小满子点头,拿起于勇睡过的枕头,递给叶天,“喏,就是这个。”

    叶天接过枕头,放在暹罗猫鼻子底下。

    暹罗猫使劲嗅了嗅,打了个喷嚏,随后,立刻从庄梦蝶怀里跳下来,朝着门外跑去了。

    叶天一看,立刻挥手,“走,跟上。”

    暹罗猫撅着肉呼呼的肥屁股边走边闻,一直往前跑。

    叶天、庄梦蝶、小满子和老黑跟着暹罗猫来到废弃片场的入口,暹罗猫并没有就此停下脚步,而是一直往里跑。

    小满子皱眉,“看来他自己一人还是又摸进去了。都说让他不要乱走了,他怎么就是不听呢。”

    老****,“现在就别扯这些没用的了。还是赶紧找人吧。”

    叶天道,“走,继续跟着喵喵,看看它往哪里走。”

    暹罗猫继续往前跑,跑到前方岔路口,分出十数条小街,暹罗猫在每条小街的路口都仔细嗅了嗅,最后它选了最靠右的那条小街,继续往前跑了。

    叶天一行四人跟着暹罗猫往前走,又走了约莫一里地的样子,看见一栋破破烂烂的大厦,大厦的墙壁上刻着四个字银宝大厦。

    走在最后面的老黑大吃一惊道,“唉吆,这于勇咋一人摸这栋大厦来了呢,这小子胆子是有多大。”

    叶天道,“这栋大厦怎么了?”

    老****,“出过老多事了,现在就算重新规划,把这栋大厦划归到青影片场的地皮上,还是没人敢租这大厦拍戏。”

    庄梦蝶道,“都出过什么事啊?”

    “这大厦最早叫做青影妇女儿童医院,结果有一天,一个医生吸毒产生幻觉,忽然发疯了,抓着手术刀见人就捅,在他捅伤了数十人和杀了一个老太太之后,自己跑到窗边,从13楼跳下去自杀了。从那以后,医院就常常闹鬼,被迫关闭了。对了,当时出事的楼层就在13层。

    本以为那大厦会一直废弃下去,没想到两年后被一个投机商看中了,投机商觉得这块地方地理位置不错,空着太可惜了,就去找院长,把那栋大厦租下来,改成了写字楼,并把写字楼改名叫做银宝大厦,投机商知道之前的闹鬼传闻,还特意找了和尚做了场法事,没想道,没过多久,还是出事了,这次,出事的楼层还是13层。

    当时13层整个租给了一家做外贸的公司,公司的总经理跟秘书小姐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秘书小姐逼婚不成,就拿出匕首,捅死了那个老总,然后自杀了。据说现场很惨,简直是血流成河,秘书小姐好像捅了老总上百刀,看过的人都说那老总的肚子都给扎成马蜂窝了,说秘书小姐太狠心了,也有人说老总活该,秘书小姐是CHU女跟他,是他自己说要娶她,她才上套的,结果他翻脸不认账,不但不履行承诺还打算辞退秘书小姐,结果把秘书小姐逼急了。哦,对了,现场还有一张五万块的支票,支票上满是鲜血,疑似老总给秘书小姐的安家费。那次流血事件之后,这栋大厦就彻底废弃了。”

    叶天和庄梦蝶听得呆住,“这栋大厦竟然发生这么多事情呢。”

    老黑点头,“每一栋老房子都是最佳的记录本,它会忠实地把房子里发生过的所有事件全都记录下来。”

    小满子抓抓头皮,“这些事我咋一点都不知道呢。”

    老黑笑道,“你才刚来几天,我在这里都干了二十多年了,还有啥事是我不知道的?”

    说话间,跑在最前面的暹罗猫已经撅着肥屁股刺溜一下子钻进了银宝大厦的铁皮门。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