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袍美人把昏迷的古尸抱到床上,伏在他身上,细细打量他的容貌,不由地发出阵阵感慨。

    “都说邪姬是世间最美的男子,果然是这样呢,瞧这鼻子是鼻子,嘴是嘴的,看得我口水都流下来了。就是宋玉潘安再世,也难抵邪姬一个小手指头。鸢娘啊鸢娘,你的邪姬马上就要是我的人了,你会不会觉得心痛呢?”

    红袍美人说着,得意地哈哈大笑。

    “鸢娘,现在我就要跟你的邪姬洞房花烛了,你的邪姬实在是太美了,我真的等不及了呢。一想到你以前是在跟这样美的男人朝夕相处,我就嫉妒得想要发疯。”

    等等,这红袍美人刚才不是跟古尸自称是鸢娘吗?此刻她怎么又鸢娘鸢娘的喊呢?难不成她不是鸢娘吗?如果她不是鸢娘,那她究竟是谁呢?

    红袍美人一把扯开古尸的衣襟,露出胸前莹润的肌肤,禁不住伸出舌头去舔。

    “果然是美玉一样的身体呢。”

    就在她的舌头即将碰到古尸身体的一刹那,忽然听见洞外有人叫骂。

    那叫骂声尖尖细细的,显然是个女人的声音。

    “不要脸的绿黛!你给我滚出来!”

    红袍美人笑道,“看来有的人还真是不能念叨啊,一念叨马上就现身了。不过呢,咱们不要理她,继续亲热。”说着,她把古尸的袍子又往下扯了扯,正打算把手伸进去,外面的叫骂声再度响起。

    “出来啊,绿黛,我知道你就在里面。你别装了,出来啊!再不出来,信不信我拆了这个洞啊?”

    外面的女人还在喊。

    除了喊声,还有什么东西扔进洞里的巨响。一会儿是乒乒乓乓,一会儿是呼通呼通,搞得红袍美人很不爽。

    “真是的,早不来晚不来,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来,破坏我的好事。还往洞里扔东西,还真想拆我的洞啊?”红袍美人眉头一皱,扫兴地把手缩回来,她把古尸胸前的衣襟重新整理好,“先给我的邪姬把衣裳整理好,别走光了,被那些小飞虫的眼睛吃了豆腐。”

    红袍美人伸手驱散了床边的几只小飞虫,“去去去,看什么看,你们这些没修为的小东西,且得修炼呢。全都一边去,这男人是我的,谁也别想惦记。连看一眼都不许!”

    小飞虫们嗡地一下四散飞去。

    “绿黛!滚出来!拿我的话当耳边风吗?”

    洞外的叫骂一声响过一声,看来那女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真是吵死人了。”

    红袍美人打了哈欠,懒洋洋地掠起身形,飞出洞外。

    嗯?

    怎么山洞外站着的也是红袍美人呢?

    两个一模一样的红袍美人?一个正在打哈欠,一个正怒容满面。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站在洞外红袍美人骂道,“绿黛,你真是不要脸,为什么要扮成我的样子?还有,把我的男人叫出来!我知道他就在里面。”

    刚从洞里飞出来的红袍美人哈哈大笑,“鸢娘,如果我不扮成你的样子,他会上钩吗?”说罢,她摇身一变,变作一个身穿绿袍的美人,相较于红袍美人的娇艳甜美,她看上去秀丽雅致,再加上眉宇间的妖气,使得她看上去另有一段风情。

    这下,很清楚了,红袍的是鸢娘,绿袍的是绿黛。

    原来之前把古尸勾引到山洞里的不是鸢娘而是绿黛。

    “你真卑鄙!”

    “在爱情面前,没有什么卑鄙和不卑鄙,只有得到和得不到。我只想得到而已,而得到的手段是无所谓高尚和卑鄙的。”

    绿黛斜眼看着鸢娘,不无得意。

    “绿黛,也只有你这种女人,才会为了得到男人的宠爱而不择手段。你不但扮成我的样子,还故意在洞内点薰衣草来勾引他,薰衣草香是我身上的特殊香味啊。对了,你还吹了笛子,我是听见你的笛声才找过来的。你真是贱得可以,居然还模仿我的笛声。”

    绿黛哈哈大笑,“还不止这些呢,我还唱了你的那首歌呢,就是什么千年相思的那首,明明酸的要命的一首歌嘛,可是他听了那首歌,感动得都快流泪了。”

    鸢娘听得心里一动,眼眶骤然湿润。

    “那他现在在哪里?”

    “他呀,刚刚跟我洞房完毕,累得浑身虚脱,睡着了。”

    “你撒谎!”

    鸢娘嘴里说的强硬,眼中已经有泪水流出。如果邪姬真的跟绿黛有一腿,她是该多难过?等待了千年,等到的却是他成了绿黛的爱人。

    绿黛冷笑,“哎吆,你哭了,看来你伤心了?知道他跟我在一起,你是不是很心痛呢?你的邪姬刚才还答应我要永永远远跟我在一起,还说永生永世相伴呢。你真该看看他答应我的时候,那副画面有多动人。”

    鸢娘怒视着绿黛,“那也是因为他把我当成你的缘故吧?”

    绿黛得意地哈哈大笑,“那又怎么样?我不在意他把我当成谁,只要他可以永远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你凭什么认为他会永远陪在你身边?”

    “他中了我的痴情毒,如果他现在移情别恋的话,就会噬骨腐心,灼烧五脏。”

    “移情别恋?可是他本来就是我的男人啊!”

    “可是他现在中了我的痴情毒,从此以后,他只能跟我厮守在一起,否则他就会生不如死。再说了,男人这东西,在谁的床上就是谁的,他现在就躺在我床上呢,你说他算谁的?”

    “你!绿黛你简直太过分了,我认识你一千年了,我所有的好东西没有你不惦记的,你一直欺负我,你带给我的所有委屈我都能忍,可是你抢了邪姬,就是不行,因为他是我的!”

    “哦?他是你的,那你就自己进洞来找他吧。”

    “我才不要进你这臭哄哄的洞子,熏死人不偿命。”

    “你连我的洞都不敢进,还说什么找男人呀?再说了,他已经中了我的痴情毒,你把他带走,他一定毒发,疼得生不如死的,你带走他只能是害了他。”

    绿黛说完,又是一通大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