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背着干尸拎着斧子,虽说干尸没啥分量,他依旧累得筋疲力尽。毕竟是从十三楼走下来呢。

    等他呼哧带喘地走到一楼,发现一楼的门也是锁着的,他只好把干尸放下,用斧子把楼门砸开。

    看着楼门咣当一声被砸开,于勇不由地感慨,“有斧子就是给力啊,要是没有这把斧子,我恐怕连这个楼梯间都走不出去。”

    楼门外就是一楼接待室,看着灰突突的接待台和那部断了线的电话,他竟然有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一切都跟他上楼前一模一样,铁皮门照旧紧闭着,估计还上着锁。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又回到一楼接待室,于勇感到说不出的开心。

    “这种即将要解脱的感觉真他娘的爽啊。”

    他扛起干尸大踏步地往铁皮门走去,走到门边,他放下干尸,举起斧子照准铁皮门门栓的部位用力砸下去,一下,两下,三下,彭咣当,大门被砸开了。

    “原来砸开这个铁皮门是这么的容易,拿着斧子,三下就搞定了。这铜挂锁看来只是个摆设。”

    于勇欣喜地跑出门外,发现铜挂锁没坏,还好好挂在门栓上,可是门栓的一侧被砸得跟铁皮门分家了,那一侧的门栓掉下来,无力地耷拉着,只剩下另一侧还用铆钉铆在铁皮门上。

    看来门被砸开,不是因为铜挂锁被毁而是因为门栓的一侧跟铁皮门分家。

    那把结实沉重的铜挂锁仍旧挂在门栓上,风一吹,把铁皮门撞得哒哒直响。

    终于又能呼吸到新鲜空气了,于勇感到心情大好,他站在门口,贪婪地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的空气,振臂高呼,“出来了!我终于出来了!”

    他沙哑粗狂的吼声在这条无人的废街上回荡,震得废屋上的尘土纷纷掉落。

    “我得赶紧离开这里,还得找地方安葬护士呢。”

    他立刻转身跑回去,正准备抓起干尸往肩上一扛,这时,电话又响了。

    铃铃铃

    此时,由于铁皮门大开,电话铃声直接传到门外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显得格外刺耳瘆人。

    他当然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

    电话一直响,根本没有挂掉的意思,他知道曾雨晴的脾气,如果他不接电话,她是不会挂掉的。

    被刺耳的电话铃声吵得头疼心烦,他无奈地叹口气,走到脏污不堪的接待台边上,接了电话。

    “哎吆,你个憨瓜,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没想到,你还能活着回来。”

    果然又是曾雨晴,只是她这种冷冰冰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自己费了老大的劲儿才回到一楼,就听这样的话吗?

    这尼玛是人话吗?

    于勇心里有气,可是嘴上仍旧可怜巴巴地道,“我说大姐呀,我好不容易捡了条命回来。你该为我感到高兴才对,怎么一上来就奚落啊?难道你不希望我活着回来吗?”

    没想到曾雨晴根本不为所动,反倒冷哼一声,“那是你活该,谁叫你不听话?我叫你不要坐那个电梯,你偏偏要坐。不听话活该受洋罪。刚才你所遭受的一切就是你不听话的代价。”

    妈呀,刚才可是差点把小命丢了呢。

    “大姐,能讲点理吗?你光说不要坐电梯,你也没说清楚为什么不能坐,你要是早说电梯里有一个找替身的老太太,打死我也不敢坐呀。”

    “算了,算了,你就是欠,活该。”

    “对了,大姐,这栋楼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银宝大厦呀,你是不是已经被电梯里的老太太吓傻了,连字都不认识了。”

    “可是怎么上面还有个医院,叫什么青影医院?又是咋回事?我被搞迷糊了,不知这里到底是哪里了?说实话,这里究竟是青影医院还是银宝大厦啊?”

    “我再说一遍,这里是银宝大厦。”

    “那么那个青影医院又是咋回事?”

    “我怎么知道?你以为我万事通吗?随便它叫什么都与我无关。再见了,憨瓜,祝你好运。”

    “喂!大姐,别挂电话呀。”

    电话那边已经变成忙音了。

    “真是的,每次都是这样,动不动就挂了,还偏要打过来。烦死人了。”

    于勇愤怒地摔了电话,气哼哼地走回到干尸身边,刚要抓起干尸往肩上扛。

    正在这时,他听见楼里有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很小,而且若有若无,听上去像是痛苦的呻吟,被风这么一带,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的。

    “这里怎么会有呻吟声呢?”

    于勇心里咯噔一下,赶紧竖起耳朵仔细听,这一听,心里更是毛毛的。

    那声音不光是呻吟声,还有哭声!

    那轻微几乎听不见的哭声断断续续、隐隐约约地传来。

    吓得于勇四肢打颤,浑身发冷。

    尼玛蛋,这楼里究竟还有什么瘆人的鬼东西?

    “救我!救我啊!救命啊!”

    啊?那分明是一个女人在呼救。

    在这栋废弃的大厦里竟然传出女人的呼救声,这女人究竟是人是鬼?

    自己不是又撞邪了吧?

    于勇竖起耳朵,仔细倾听,那呼救声很微弱,被风一吹,几乎立刻就消散在空气中了。

    雾草,这又是咋回事?

    他再仔细听听,那呼救声确实存在。

    “曾雨晴大姐,是你吗?你不要吓我啊?”

    他扯着喉咙喊了一声,可是没有任何回答。

    “白晓柔,是你吗?出来啊。”

    还是没有任何回答。

    “我就知道,你们姐俩商量好了,把我忽悠到这楼里好好耍我是吧?不回答拉几把倒。”

    刚骂完,他似乎又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那声音像是手指甲抓在墙壁上发出的刮擦声。虽然很轻微,他还是听见了,此刻听见那声音令人感到像是有一只尖锐的爪子不断在他胸口抓挠,挠得他浑身的汗毛刺棱刺棱的。

    “有人吗?是谁在哪里?出来啊!”

    由于极度害怕,他壮着胆子又喊了一声。

    “救我!救我啊!救命啊!”

    尼玛呀,呼救声再次响起。

    直觉告诉他,这应该是个活人的声音。

    这鬼影森森的楼里还可能有活着的人吗?

    于勇抓牢斧子战战兢兢地呆立在原地。

    就在这时,铁皮门外一个黑影一闪。

    于勇就觉得有人瞬间窜到了他的身后,他刚想转身,却感觉后脑勺重重地挨了一下,眼前一黑,倒地晕了过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