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端端的,地上就多了两具尸体。

    于勇蹲下身子,看着那个女人妩媚的脸叹气道,“你这又是何必呢,拿着五万块走了算了,非要搞得两个人同归于尽又是何苦呢?跟这样一个无耻的家伙一起死了不觉得亏吗?你还这么年轻漂亮,不值得呀。我要是你,拿上五万块去赌一把,说不定一下子就赚几百万呢。俗话说多情多苦,你就是不明白呀。这世上,什么也比不得自己逍遥快活。”

    地上的尸体渐渐消失了。

    而于勇也并不在房间里,他又回到了走廊里。

    “我知道,这栋大厦又变回去了。”

    果然,整个楼道变得脏污不堪,壁纸剥落,还散发着浓郁的霉腐气。

    于勇伸头看楼下,楼下还是那条空无一人的废弃街道。

    “不行,得赶紧离开这里,再在这里待下去,这栋大厦还会再变。”

    正在这时,叮咚一声,电梯响了。

    “电梯来了,正好,赶紧下楼。”

    于勇拔脚朝电梯跑去。

    噗吱嘎吱嘎

    电梯门艰难地打开了。

    电梯里依旧坐在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穿着豆绿的花衬衫和花裤子,脚上穿着浅口黑布鞋,笑眯眯地望着他,“先生,您去几楼啊?”

    于勇吓得妈呀一声,又他娘的是这个找替身的老太太。

    “草了,老子走楼梯去。就不信你还能在那里等着我。”

    主意打定,于勇撒开腿,朝着楼梯间跑去。

    噗吱嘎吱嘎

    电梯门艰难地合上了。

    于勇找到楼梯间的门,发现门上满是灰尘,还上着锁。

    这他娘的不要是要人命吗?又是锁着的。从兜里拿出卡片试了试,顺不开。

    再不离开这里,这栋大厦还会变,于勇急得在走廊里转来转去。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消防栓上,隔着透明的玻璃柜,他发现灭火器后面有一把斧子。

    “有了,咱就用斧子把锁砸开。”

    于勇举起楼道里满是尘土的垃圾桶,照着玻璃柜砸下去。

    哗啦一声,碎玻璃四溅,他伸手拿到了斧子。

    “成功了。”

    于勇举起斧子,使劲砸门上的锁,没砸几下,门就开了。

    “瞧着运气,杠杠的。”

    于勇吹着口哨,扛着斧子走进楼梯间。

    楼梯间黑呼呼的,只在每层的小窗户边上有阳光照进来。

    那窗户也就鸽子笼大小,能照进来的光线也少的可怜。

    走在这样阴森可怖的楼梯间里,于勇感到汗毛直竖,可是没招呀,电梯指定是不能坐的。

    于勇只好强打精神,往下走。

    可是走着走着,又不对了。

    他看见前面楼梯的台阶上坐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穿着白裙子戴着白帽子,像是医院里的护士。

    护士?于勇立刻联想起青影医院,雾草,这不会又回到十多年前了吧?

    不过,于勇又想起医院里的那些人全都看不见他,不禁放宽了心,嘴里默念“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扛着斧子继续往下走。

    想不到的是,等他路过那女人身边时,那女人忽然站起身,伸手拦住他。

    于勇立刻吓尿,女人的眼神告诉他,她能看见他。

    于勇仔细打量那女的,不禁浑身发毛。

    那女的身上的护士服破烂不堪,甚至可以用衣不蔽体来形容,双眼乌青,脖子上还有一道青紫的勒痕。

    尼玛蛋,又是一个女鬼,可不可以不要都来找我?

    于勇此刻想死的心都有。

    “该打针了,你要去哪里?”

    护士的语气冰冷,接下来,她不知从那里搞了一根注射器,注射器里满是红色的液体,那红色看上去很鲜艳,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于勇看着那红色液体,不由得浑身哆嗦,这尼玛怎么看着像血呀?

    拿在手里,往上一推,噗唧一声,注射器里红色的液体呲了出来,溅了于勇一脸。

    那味道腥腥的、甜甜的,可不就是血吗?

    “护士大姐,你要给我打什么药呀?”

    于勇装出很萌的样子,可怜巴巴地问道。

    “血!”

    尼玛蛋,果然是血。

    要不要这么直接的说出来嘛。

    “是什么人的血呀?”

    于勇早已吓得鸡皮疙瘩乱掉,还是强作镇定。

    “当然是别人的血,不过等下,这试管装的就是你的血了。”

    草了,不是吧?

    就要被她弄死,再把血抽到那个试管里去了吗?

    这可怎么办?看着护士拿着针,一脸奸笑地贴上来。

    于勇立刻啊地惨叫一声,扛着斧子朝楼下跑去。

    可是没跑两步,就发现自己跑不动了。

    怎么跑不动了呢?

    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腿被那个护士给抱住了。

    可是没听见她脚步声,怎么腿就被抱住了呢?

    于勇回头一看,差点没吓晕过去。

    那护士的身子拉长了丈许,她的确是还待在原先那个台阶上没动,可是她拉长身体,一下子就够着他的腿,所以他跑不了了。

    “听说过鬼抱腿吗?”

    于勇哪里敢回答,只是瞪大双眼看着她。

    那护士的身体慢慢收缩,随后,噗地一声,缩成正常大小,站在于勇面前,“还想跑?没那么容易。我手下的病人都得乖乖听话,否则的话,就要他们好看。记得有一次,一个老色鬼想趁我打针的时候,占我的便宜,结果被我整了。我故意扎破他的血管,把血给他扎出来,疼得他要命,下次见到我彻底老实了。”说完,得意地哈哈大笑。

    于勇见她得意忘形,立刻拍她马屁,“护士大姐,你真是英明神武,那些什么想吃你豆腐的糟老头子都让他们好好吃吃苦头。”

    护士又推了下注射器,红色液体再次呲出来,“所以,你也要乖乖听话,不听话的病人,可是要吃苦头的哦。”

    于勇吓得紧贴墙壁,“大姐,不要啊,我还没娶老婆生儿子,就这么被你带走了,我不甘心呢。”

    护士冷笑,“甘心?谁会死的甘心?我告诉你,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是心甘情愿去死的。”说完,她擦地一声撕开于勇的上衣,露出胸膛,用冰凉的舌头舔了一下光滑的肌肤,“来吧,就一下,不会很疼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