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是,整个令人瞠目结舌的事件过程到此戛然而止。

    就在王医生的尸体跌到楼下地面的那一刻起,楼道里的人全部消失了。

    不光是楼道里的人,就连楼下的王医生的尸体也消失了。

    于勇这才反应过来,惊叫道,“鬼啊!鬼啊!”

    可是空荡荡的楼道里没有一个人影,伸头望向窗外,发现街道又变回之前破破烂烂的样子了。

    “这尼玛又变回到现在了?真是不可理喻啊。”

    于勇现在是真心后悔没事跑到十三楼来擎死了,这整个把一桩血淋淋的杀人案从头到尾地目睹一遍呀,这王医生真可怕,拿着一把手术刀在人堆里乱扎,这要是心脏不好的,看见这些场景还真难保不晕过去。

    就在于勇发呆的工夫,楼下再度传来喧闹声。

    又是那种熟悉的汽车喇叭滴滴声和人说话的嗡嗡声。

    尼玛,又是啥情况啊。

    于勇伸头一看,妈呀,楼下那条街又变了,车水马龙,人流熙来攘往的,好不热闹。

    擦!又变了。

    再一回头,不由惊出一身冷汗来,楼道也变了,惨白的墙壁已经换成了贴着深咖色壁纸的墙壁,那块肃静的标牌也不见了。

    贴着这种壁纸的地方不是那些高档写字楼吗?

    于勇惊愕地往前走,路过消防栓的时候,他看见消防栓的玻璃门上贴着一个墨绿色的标牌。

    那标牌也就是图章大小。

    联想起之前在电梯里见过的那个“青影医院专用”的标牌,于勇下意识地凑上去看了看,再次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那标牌上刻着银宝大厦专用六个金字。

    “哦,银宝大厦?我明白了,这栋大厦又变回银宝大厦了。”

    真他娘的邪门了。

    于勇再次顺着走廊往前走。

    走廊两边也是一个个房间,全都关着门,门上挂着各种门牌,有业务室、客服、秘书室、财务室,就像是普通公司该有的部门那样。

    于勇边往前走边琢磨这公司是做什么的。

    于勇忽然听见前面房间有人说话的声音,说话声音还挺大,像是正在吵架的样子,立刻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是什么人在这里吵架呢?

    于勇在一间挂着总经理室标牌的门前停下,说话声音正是从这里传来的。

    于勇推门进去,看见屋里有一男一女。

    同样的,他们也看不见于勇。

    男的儒雅稳重,女的妖娆妩媚,尽管这是一对颜值颇高的男女,可是此刻全都紧绷着脸,屋内的空气很紧张。

    男的坐在老板桌后面,女的站在他面前,女的看上去应该是男的秘书。

    “你不是说会跟你老婆离婚吗?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我的耐性可没这么好。”

    “离婚?你想什么呢?这间公司的投资人就是我老婆,我敢跟她提离婚,她能马上把我搞成光屁股再赶出家门。”

    “那你意思说,你不会娶我了?”

    “娶你?”男的冷笑,“女人的青春就那么十年,三十一过,你就成了烂菜叶子,你又不会赚钱,家里又没有靠山,我娶了你,是亏本买卖。”

    “难道你就甘愿跟那个又矮又肥又丑的女人过一辈子吗?”

    “当然不甘心,等我有一天强大了,自己有实力了,自会一脚踹了她,可是现在我离不开她,我需要需要利用她的财力和关系来做我想做的事,你懂吗?所谓婚姻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因为你对于我来说,只能满足感官需要,没有任何利用价值,所以我根本不会考虑跟你结婚。”

    “原来你一直在骗我!”

    女的咬牙切齿,眼角有泪水滑下。

    男的伸了个懒腰,“是啊,在这个世界上,聪明的男人就是上好的猎手,一个好猎手是懂得如何把自己想要的东西一一弄到手的,比方说,名誉、金钱,地位和女人。对于你这种不看重钱只看重感情的女人来说,为了把你搞到手,我只好撒谎说会娶你,果然你就上了我的套了,是你自己笨,所以你不用怪我,下次再遇见别的男人小心点就是了,你已经老大不小,还这么天真,男人说什么你都信,你该成熟点了。我和你的事,就当做你人生中的教训之一吧。”

    女的支持不住,呜哇一声,哭了出来。

    男的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地看着女的,“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玩腻你了,我现在就给你一张五万块的支票,作为你的青春补偿费,你拿了钱就乖乖离开公司吧,从今天起,你被解雇了。”说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支票,填上金额,递给女的,“喏,拿去,五万块够你生活一阵了,拿着这五万块修补一下***,再钓一个男人就是了。其实你没什么损失。”

    女的背对着他站着,气得浑身发抖,她的后背在剧烈地起伏,她似乎正在做一个重要决定。

    忽然,她从皮包里拿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朝着男的刺过去,男的毫无防备被她一下子刺中胸口。

    “你疯了吗?”

    男的吃痛,摔倒在地,惊恐往后爬去。

    “我没疯,我要送你这个无耻的感情骗子下地狱!”

    女的说着,举着匕首,扑上去,照准男的胸口腹部一通乱扎。男的想要跟她夺匕首,可是他伤势过重失血过多,竟然不是她的对手。

    于勇伸手去抓女的,“不要再刺了,要出人命了。”可是他的手竟然从女人的身体中间穿了过去,他看着自己的手苦笑道,“原来这些都虚幻的影像啊,又怎么抓得住呢?”

    那对男女还在继续争吵。

    “不要乱来啊,快停下,你这样是犯法。”

    “犯法?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不要杀我,求你了。”

    “不!这是你应得的!”

    又是一阵狂刺。

    男的顷刻间成了血葫芦,很快就咽气了。

    女的还不解恨,继续往他身上扎,“混蛋!叫你骗我!玩弄我的感情,去死吧你!”

    不知捅了多久,女的终于累了。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发出一阵瘆人的狂笑。

    笑毕,她咬紧牙关,举起匕首朝着自己的颈动脉猛地扎了下去,鲜血噗地一下喷到天花板上。

    女的身子瘫软,倒地不动了,圆睁的双眼里满是恨意。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