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妈,你放手啊,不要乱来啊。”

    于勇赶紧摆脱老太太的纠缠,跑到另一边。

    “年轻人,你跑不了了。”

    老太太嘿嘿一乐,又朝着于勇爬过去。

    “大妈,冤有头债有主,谁杀了你,你去找谁报仇,干嘛非要缠着我呢?”

    “小伙子,死在电梯里的人如果找不到替身,就只能永远待在电梯,你说我连出都出不去,怎么找杀我的人报仇呢?”

    老太太说着,咧着没牙的嘴狞笑着,朝于勇扑过来。

    于勇只好再次闪开。

    “其实,你不用担心。等你死后,你也可以像我一样,在这里等倒霉鬼的,只要抓住一个,你就解脱了。”

    “我才不会像你这样卑鄙呢。”

    “那你就只好永远待在这个电梯里了,哪也去不了。刚开始我也像你这么想,想做个不伤害别人的好人。可是当你在电梯里困了十多年以后,我保管你会改变想法的。否则每天被关在这样狭小压抑的空间里,看着一群人上上下下,真是太无聊了。”

    就在于勇和老太太在狭小的电梯里转磨般的来回周旋的时候,叮咚

    电梯到十三楼了。

    老太太冷笑,“小伙子,算你走运。”

    于勇正惊愕间,电梯里的老太太骤然消失了。

    “大妈!大妈!”

    没人回答。

    电梯里也不再有那个浑身是血的老太太。

    于勇叹气,“怎么这些鬼魂全都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噗吱嘎吱嘎

    在一阵刺耳的摩擦声中,电梯门开了。

    电梯外面是一个个房间,就像是普通医院的那种,惨白的墙壁,走廊的尽头挂着“肃静”的红字标牌,可是空气中却只有废屋常有的霉腐味,并没与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气味。

    尼玛,这电梯外面还真是医院吗?

    如果继续待在电梯里,保不齐还要被老太太追着找替身,不如先走出电梯看看吧。

    与其被老太太继续纠缠,不如走出来寻找其他生机。

    尽管这十三层给人很不吉利的感觉,于勇还是壮起胆子走出电梯。

    于勇刚走出电梯,就听见噗吱嘎吱嘎的声音,电梯门艰难地在他身后合上了。

    一丝不祥的预感忽然爬上心头。

    不知怎的,他忽然觉得自己不该走出电梯。

    与此同时,一连串的疑问冒了出来。

    刚才的老太太为什么到了十三层就自动消失了?这十三层究竟有什么古怪?老太太忽然消失,是因为她害怕十三层吗?

    如果老太太都害怕十三层,那么他走出电梯,不是在自找麻烦吗?

    想到这里,于勇感到浑身发冷,他立刻按电梯按钮的开门键,可是电梯纹丝不动,电梯门一点反应都没有。

    极度郁闷之下,他伸脚猛地踹到变了形的电梯门上。

    咣当一声,电梯门发出一声闷响,可还是没有打开。

    “真他娘的倒霉,下也下不去了。”

    没办法了,只好先在十三层转悠转悠了。

    滴滴滴呜呜呜

    这分明是汽车喇叭声夹杂着人说话的嗡嗡声。

    奇怪的是,这些声音竟然是从楼下传来的。

    楼下不应该是那条无人的小街吗?

    怎么会有这些声音呢?

    于勇走到窗前,伸头往楼下看去,不禁又傻眼了。

    楼下哪里是什么废弃的街道和破房子呀。

    楼下是热闹的商业区,街上人头攒动,汽车喇叭滴滴直响,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楼门口停着几辆白色的救护车。

    擦,看来这里真的医院啊。

    等等,怎么街上的人看上去不像是现在的,他们穿的衣服样式很土,像是十几年前的装扮,街上跑的车也大多是面包车和摩的,难不成这里的时间回到了十几年前吗?

    这他娘的又是咋回事?于勇强作镇定,转脸看着空无一人的楼道。

    这条街的古怪实在太多了。

    看来这栋大厦已经回到了十几年前。

    “有人在吗?”

    于勇哆哆嗦嗦地问道。

    没有回答。

    跟预料中的一样。

    于勇大着胆子往前走去。

    为了壮胆,他甚至吹起了口哨。

    他顺着空无一人的走廊一直往前走。

    这时,他路过一个房间,房门上挂着门牌外科医生办公室。

    他在门口停了下来。

    敲门,没人应。

    “难道说没人在吗?”

    他推门进去,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模样斯斯文文的男人正趴在办公桌上写东西。男人估计四十出头的样子,看上去精明能干。

    于勇心想,这人坐在外科医生办公室里办公,应该就是外科医生了吧?

    “喂,大夫,您好。”

    于勇走上前,很有礼貌地跟他打招呼。

    可是那人对他视而不见,继续伏案写字。

    “喂,大夫。”

    于勇又喊了一声,医生还是不理他,继续写字。

    难道说,他看不见我吗?

    于勇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干脆医生跟前,伸出一只手在他眼睛前面比划。

    果然,医生继续写字,根本没有看他的手。

    看来他真的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的声音。

    于勇俯身一看,医生的胸前挂着铭牌,铭牌上写着王国伟主治医师。

    原来他的名字叫做王国伟。

    王医生正在写病历,病历表上写陈蓉蓉,五岁,左小腿粉碎性骨折。

    王医生拿着笔在病历上写下立刻手术,四个潦草的大字。

    忽然,王医生眉头一皱,露出奇怪的表情。只见他站起身,急匆匆地走到门口,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把门反锁。

    “这是什么表情?便秘吗?”

    于勇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王医生。

    王医生重新回到自己座位上,打开抽屉,从抽屉里拿出一小袋白色粉末,倒在锡箔纸上,用打火机点燃了,然后有滋有味地吸了起来。

    看王医生一脸陶醉的表情,于勇明白了,他在吸毒。

    那锡箔纸上的白色粉末应该是******。

    这一发现惊得他合不拢嘴。

    一个医生,竟然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染上了毒瘾。

    医生看上去很嗨,竟然把双脚翘起,放在办公桌上,脑袋靠在椅背上,微眯着双眼,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这个姿势也太不雅观了。”于勇皱眉道。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