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有着这样一个穷凶极恶的家伙,于勇自然是吓得心惊肉跳。

    听着外面没了脚步声,第一个反应就是如何自救。

    他跑到脏兮兮的窗户跟前,发现窗上焊着铁栏杆,铁栏杆根根拇指粗细,怎么掰都掰不弯。

    雾草,爬窗户出去的计划瞬间成了泡影。

    于勇真心后悔没找哪个气功大师学几招,否则也不至于现在被困。

    隔着窗户,看着烈日照在这条无人的废街上,说不出的瘆人。

    那一刻,连他自己也感到哭笑不得,他是要怎样鼓足勇气才敢走到这样阴森可怖的地方来?

    眼下恐怕是很难脱身了。

    可是即使是这样,也要努力想办法出去,总不能真的饿死在这里吧?

    要是现在有工具的话,兴许能把这扇窗户整个卸下来,自己就能出去了。

    于勇跑回接待台,在接待台下面的抽屉里翻来翻去,可是抽屉里只有一些废纸片和发黄的登记簿,并没有任何工具。

    这时,那部断了线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铃铃铃

    于勇知道一准是曾雨晴打来的,他立刻跑过去,一把抓起电话。

    电话那边果然是曾雨晴,她的声音听上去很着急。

    “喂,你个憨瓜,怎么还不走?准备住在这里,等着饿死吗?”

    “曾雨晴大姐,请问我怎么出去啊?铁皮门被锁,窗户上装着铁栏杆,我又不是孙大圣能拔根猴毛变成飞虫飞出去。你以为我愿意待在这楼里吗?”

    “你就是个憨瓜,早接我电话,也不会被锁了。”

    “曾雨晴大姐,白晓柔妹子呢?这个大忽悠,你们姐俩是不是商量好了,把我忽悠到这鬼楼里来呀?明明知道这里有坏人,还把我骗过来,良心何在呀?”

    “我怎么知道啊,我也没看见她。你这人真是又蠢又麻烦,不管你了。”

    曾雨晴一副不耐烦的语气。

    “擦,大姐,你什么时候管过我啊?刚才那人一来,你立刻就挂电话了,一点义气都没有。上次也是这样,你们很怕那人啊。”

    “不说了,不说了,我走了。”

    “别啊,大姐,别挂电话。拜托了。”

    可是电话那边已经变成忙音了。

    雾草,又几把挂了。

    真他娘的服了,于勇气得把电话一摔。

    扯开喉咙喊了起来。

    “曾雨晴大姐,白晓柔妹子,你们全都出来啊!”

    没有任何回答。

    楼里死一般的寂静。

    “白晓柔,你个大忽悠,出来啊,我被你害苦了。你不是说你的尸体在这里吗?你的尸体究竟在哪里啊?”

    还是没人回答。

    算了,去楼上看看会有什么吧,来这里两次了,还没上过楼呢。

    万一那宝藏就藏在楼上呢?

    一想到宝藏,于勇立刻又变得信心十足了。

    “所以说呢,有目标果然就不一样了。只要老子搞到宝藏,立刻让所有人统统滚蛋!”

    于勇走到那个变了形的电梯前,发现电梯旁边的按钮满是尘土,脏的看不出楼层号码,只好叹口气,从墙上撕下一张纸片,擦去灰尘。

    “去几楼好呢?”

    整栋楼高十三层。

    看见这楼层数,于勇气得又骂,“真他娘的,就不知道多修几层吗?偏偏整个十三,难怪这楼里诸多邪气,十三层的大厦,不招邪才怪。”

    算了,咱讨个吉利数吧,咱去八层好了。

    主意打定,于勇伸手按了八层。

    可是电梯一点动静都没有。

    于勇有点纳闷,伸手又按了一下,还是没反应。

    难不成这部电梯是坏的吗?

    “可是之前明明看见曾雨晴坐过这部电梯呀,她是怎么开动电梯的呢?”

    刚说完这话,于勇立刻被自己蠢哭了,曾雨晴是鬼,自己能跟她比吗?断了线的电话,她还能打电话过来呢。

    等等,这楼废弃已久,为了节约能源,肯定是把电闸关了。

    于勇在墙上一堆发黄的纸片后面,找到电闸,电闸开关果然是OFF状态。

    于勇伸手把电闸一推,啪地一声,一楼接待室的灯立刻亮了。

    “艾玛,我真是太伟大了,有电了。”

    这时,他听见叮咚一声响,回头一看,那部变了形的电梯,指示灯亮了。

    “哇,电梯是好的,可以坐了。”

    于勇欣喜地迈开大步,朝着电梯跑去。

    铃铃铃

    电话又响了。

    肯定又是曾雨晴打来的,他只好走过去,一把抓起电话。

    “曾雨晴大姐,你又有什么指示呀?”

    “憨瓜,千万不要坐那部电梯呀。”

    “啊?为什么不能坐?那电梯怎么了,你不是坐的好好的吗?”

    “总之,你不许坐。”

    “什么呀,许你坐不许我坐,真没天理。”

    “总之,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不听话是你自己的事。”

    “大姐,你又来吓唬我,你以为我吓大的吗?”

    “你神经病!想的坐话随你便吧。”

    曾雨晴怒气冲冲地说完,啪地挂了电话。

    “喂!大姐,拜托你不要说挂就挂吧。”

    可是电话那边已经变成了忙音。

    “真是的,做什么她都要管,不做居委会大妈真是太可惜了。”

    于勇气呼呼地摔了电话,走到电梯前。

    “你不让我坐电梯,我就偏要坐下试试看。”

    于勇伸手按了八层,电梯轰隆响了一声,然后指示灯显示,电梯正在从十三层下来。

    为毛从十三层下来?

    于勇忽然觉得头皮发麻。

    这么不吉利的楼层。

    可是已经按了电梯,也只好等着电梯下来了。

    不知为什么,随着电梯离一楼越近,于勇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叮咚

    电梯到了一楼。

    嘭地一声,随后是刺耳的吱嘎吱嘎声,电梯门艰难地打开了。

    电梯里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

    老太太满脸褶子,牙齿全都掉光了。

    话说这电梯不是没电的吗?

    电梯里面又怎么会坐着一个老太太呢?

    可是电梯已经来了,又不好意思让人家久等。

    于勇只好走进电梯。

    老太太咧着没牙的嘴问道,“先生,您去几楼啊?”

    于勇咳咳两声,“八楼啊,我刚不是按电梯了吗?”

    擦,听老太太说话语气跟电梯工一样礼貌。

    这尼玛银宝大厦,竟然雇佣一个这么老态龙钟的欧巴桑做电梯工吗?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