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于勇就已经吓尿了。

    这咔咔声令他想起那把沉重的铜挂锁。

    为什么此刻会想起那把沉重的铜挂锁?

    一丝寒意顺着脊椎骨直往上窜。

    此时听见锁声,难不成意味着自己再次被锁了吗?

    铃铃铃

    电话铃声还在他身后响个不停。

    可是此刻他已经顾不上电话了。

    听着脚步声远去直至消失之后,他才一个箭步窜到铁皮门边,伸手去拉门。

    果然不出所料,门再次被锁上了。

    顺着门缝,他看见锁住门的依旧是那把铜挂锁。

    看见那把铜挂锁,他立刻感到浑身瘫软,一屁股坐在地上,直喘粗气。

    还是之前那个铜挂锁,看来锁住他的还是那个人,那个身高体壮的大块头。

    耳边再度响起那人可怕的声音,“多管闲事者死。”

    “这次我是要死了吗?”

    他把手伸到怀里,摸着那个空酒瓶,空酒瓶已经被他的体温暖得热呼呼的,

    这个大块头的反应还真快呢,自己刚进这栋大厦就又被他发现了。

    铃铃铃

    电话铃声还在他身后响个不停。

    他只好强撑着站起身,接了电话。

    电话果然又是曾雨晴打来的。

    “憨瓜,憨瓜,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呢?你急死我了你。”

    电话那边,曾雨晴倒是很着急的样子。

    再次听见曾雨晴的声音,于勇感到无比烦躁,于是他没好气地回答,“曾雨晴大姐,我不叫憨瓜,我的名字叫于勇,拜托你别没事就用这部断了线的电话打过来找我,鬼吓人会吓死人的。”

    “你个憨瓜,我是好心提醒你。”

    “提醒什么?”

    “有危险啊。”

    “有危险?大姐呀,你能不能不要搞马后炮,等人家都把我锁在楼里,你才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有危险。”

    “喂,你这人讲不讲理吧?明明是我先打电话过来,是你自己不敢接电话,才导致被锁在楼里了。如果我刚才一打电话过来,你立刻接电话,就可以马上躲到门外,还会被人锁在楼里吗?”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那么现在,请问大姐,我该怎么办呢?”

    “当然是先想办法出去了。难道你打算一辈子住在这栋破楼里,最后烂在里面吗?”

    “姐呀,别说的这么恐怖吧,赶紧给我想办法呀,对了,大姐,宝藏究竟藏在这栋大厦的什么地方呢?

    “哇,你还真是要钱不要命啊,都死到临头了,还在惦记宝藏呢。真是死要钱啊。”

    “没办法,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咱们老祖宗都说了。”

    “先别说了,你赶紧自救吧。”

    “怎么自救啊。”

    “打110呀,真是憨瓜,脑袋都生锈了呢。”

    “哦。那我不挂电话了,你在旁边听着。”

    “好的。”

    于勇拿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了110,结果电话那边传来的是电脑语音提示,“您好,您的手机没有可用网络。”

    “喂!喂!”

    于勇喂了半天,对方还是同样的回答,“您好,您的手机没有可用网络”

    感到无限郁闷的他只好挂断手机,拿起电话,“大姐,没有可用网络是什么意思?”

    “就是没信号的意思。看来电信公司没在这栋大厦铺设信号,这也难怪,这大厦早就废弃了,铺信号也是浪费。”

    “妈呀,那我可怎么出去呀?”

    “你看看窗户,能出去不能?”

    于勇一回头,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在沾满了灰尘和蜘蛛网的窗户上映着一个身材高大男人的身影,看不清他的脸,可是于勇认得他的眼睛,那双眼睛依旧闪着冷酷残忍的光芒。

    于勇吓得赶紧抓起电话,大声道,“大姐,救命啊。”

    可是回应他的却是一阵忙音,电话显然已经挂断了。

    尼玛,真是溜得快呀。正所谓女人靠得住,母猪也上树。真是没义气。

    于勇愤怒地把电话扔在桌子上,伸手入怀,抓紧怀里还有着体温的空酒瓶。

    咚咚咚

    那人伸出拳头砸在窗户上,窗框都被震得哗哗乱响。

    于勇真担心那人别把窗户连着窗框一起砸下来。

    “喂,你这白痴,都叫你滚了,你为什么还要来?你难道听不懂人话吗?”

    听那人的语气,就好像一只大灰狼在跟一只小白兔说话,好像自己的小命就攥在他的手里,他占绝对优势的样子。

    不管怎样,这是个很自信的家伙,块头足,孔武有力,而且一脸杀气。

    在这样强大的对手面前,于勇觉得自己一点胜算都没有,一副等死的感觉。

    “喂,我问你话呢?你刚才不是跟什么人聊得挺热乎的吗?怎么现在变成哑巴了吗?”

    于勇握紧空酒瓶,咳咳两声,“我是落东西了,回来取东西的。”

    “落东西?这破屋子里能有你什么东西?扯谎也是需要技巧的,你欠缺的太多了。”

    “我真的落东西了,我的钥匙丢在这里了。我宿舍的钥匙。”

    “你宿舍的钥匙?”

    那人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就好像听见什么特别可笑的笑话一般。

    “怎么?你不相信我吗?”

    “不是不相信你,是没办法相信你啊。你们那个破宿舍从来都是敞着门的,而且门上连锁都没有,哪来的钥匙呢?”

    那人只顾着嘲讽于勇,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

    于勇把那人说的话,仔细品味了一下,愈发觉得不对,“嗯?看来你对我们宿舍很了解啊,你怎么知道我们宿舍很破,从来都敞着门,而且门上根本没有锁?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很快就要饿死在这栋楼里了。”

    那人自知刚才说漏了嘴,于是恶狠狠地道。

    那人此时忽然失态,那句话甚至像是吼出来的,于勇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一定说到点子上了,他现在是急眼了。

    于勇朗声道,“你不会得意很久的,我会查到你是谁的,你早晚会被绳之以法的。”

    “绳之以法?还想查我?我要是你,就先想想自己怎么离开这里吧。”

    那人说完,窗外黑影一闪,就此消失不见了。

    于勇知道,他一定还在附近窥视着自己,并没有走远。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