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晓柔!你等等我啊,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于勇大喊着,伸手去抓白晓柔。

    可是白晓柔整个人影已经如同轻烟般的消失了,哪里还抓得住呢?

    这时,于勇耳边响起小满子急切的喊声。

    “于大哥,醒醒啊,你又魇着了。”

    于勇睁开双眼,看见小满子着急地看着自己,立刻不耐烦地把他推开。

    “去去去,没事瞎喊什么呀?你趴我脸上看也白搭,我又不是大姑娘。”

    小满子嘟囔道,“真是不识好人心,我爷爷跟我说,人被魇着的时候,必须赶紧叫醒,否则魂儿被鬼牵走,就回不来了。”

    “去去,别吓唬我,就算你哥我被鬼牵走,那也指定是被一个美艳的女鬼牵走了。哥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小满子冷哼一声,“这个白晓柔一定欠你很多钱,我发现你只要一挨着床板立刻就喊她的名字,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去,小毛孩,玩你游戏去。”

    小满子回到座位上,叹气道,“就因为你,我的五杀被别人抢了俩,你说这事咋办吧?”

    “能咋办?我可没本事帮你拿五杀,你就继续努力杀呗。”

    “真没良心,为了你,丢了五杀,还要挨你的骂。”

    于勇哪有心思安慰小满子,现在他的脑子里早乱成一锅粥了。

    又尼玛是银宝大厦?

    去吧,想起映在窗玻璃上那个高大强壮的身影就犯怵,人家上次主动给自己开了锁,就是放你一马的意思,今番再杀回去,岂不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吗?这次要是再被那人逮到,还能轻易放了自己吗?

    不去吧,白晓柔摆明了要天天缠自己,真他娘的倒霉到家了,虚度了三十载光阴,还从来没有哪个姑娘求自己办过任何事,也从来没被哪个姑娘爱慕过,更不知被女人纠缠是个什么滋味,这下倒好,每天被一个女鬼缠着,真他娘的,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呀?要遭遇这种事?

    仔细回想一下,他又想起曾雨晴说的话,“宝藏就在这栋大厦里,这个片场所有的秘密都在这栋大厦里。”

    一想到宝藏,于勇嘴角不觉浮现渴望的微笑。

    管他娘的有什么呢,不就是一个身高体壮的大块头嘛,怕他个鸡毛掸子。

    只要能搞到宝藏,老子就发达了,再也不用看任何人的眼色了,到那时候,什么强哥,什么老周,全都靠边站。

    这于勇自然是疯了心的想要搞到宝藏呀,什么威胁吾的,全都不放在眼里了。

    为了搞到宝藏,这银宝大厦肯定是非去不可了。

    “为了宝藏,别说是银宝大厦,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咱都认了。”

    可是就这么去也太危险了,怎么也得找个家伙事儿防身不是?

    否则那个大块头可不是好打发的。

    于勇在宿舍里一寻摸,也没看见啥小刀之类的东西呀。伸脚一踹,一个空的啤酒瓶咕噜噜滚到墙边。

    于勇捡起啤酒瓶,揣进怀里,心说,就是他了。

    那身高力壮的大块头要是敢上,咱就一酒瓶子砸下去,叫他脑袋开花!哼,就这么干。想威胁老子,没门儿,以为老子是吓大的吗?

    主意打定,于勇揣着空酒瓶朝门外走去。

    小满子头也不回地道,“我说哥哥,你又干啥去?”

    于勇道,“继续找白晓柔的尸体去,不找到不罢休。”

    这个理由听上去还是比较冠冕堂皇的。最起码可以归到英雄救美那一堆里去。

    小满子叹气,“又撒癔症呢,真没办法。”

    话说于勇揣着空酒瓶走到外面,正是阳光最足的时候,热得浑身大汗。

    热,他也没打算脱衣服,因为他知道,等下走进那条街,自然就凉快了,那条街的气温至少比其他地方低个十度。

    果不其然,当他再次踏进那条街的时候,身上的热度立刻就降下来了。

    要说现在正常的温度应该是三十五度,那么这条街的温度应该在二十二度左右,人走在街上,跟待在空调房里似的,很舒服。

    “这鬼地方,避暑倒是合适。”

    于勇循着记忆,一直往前走,走到前方岔路口的时候,有十数条小街,然后走最靠右边的那条小街再一直往前走就行了。

    于勇就这样一直走,约莫走了一里地的样子,果然再次看见那栋破破烂烂的大厦银宝大厦。

    锈迹斑斑的铁皮大门虚掩着,黑黢黢的门缝里透出一股阴冷的寒气。

    于勇壮着胆子上前,敲了敲门,“有人在吗?”

    回答他的只有呜呜的风声,尼玛外面是烈日当头,没有一丝风啊,怎么听着有风声呢?

    于勇竖着耳朵一听,汗毛一下子刺棱起来了。

    风声竟然是从楼内传出来的。

    楼里怎么可能有风呢?

    外面没风,楼里有风,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尽管于勇吓得浑身发抖,可是一想到宝藏,他立刻感到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兴奋无比。

    “奶奶个熊,怕他个鸡毛掸子,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反正这条贱命本来也是攥在强哥手里,横竖都是个死,没所谓了!”

    想到这里,于勇抬起右脚,死命一踹,铁皮门吱呀一声,开了。

    这一脚,踹得铁皮门上的灰尘四溅,呛得于勇咳嗽半天。

    此时铁皮门大开,一楼的东西一目了然。

    脏兮兮的接待台、变了形的电梯、接待台上还有一部没接着电话线的旧电话,以及墙上贴着的泛黄的纸片。

    一切都跟他走之前一模一样。

    正在这时,那部断了线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铃铃铃

    原本就精神高度紧张的于勇立刻吓得啊地一声叫了起来。

    而且这次跟之前一样,电话铃一直响,对方似乎没有要挂电话的意思。

    这次的电话还是曾雨晴打来的吗?

    于勇壮着胆子,伸出颤抖的手,接了电话。

    就在于勇的手就要碰到电话的一刹那,他听见身后传来咣当一声,猛然回头,发现铁皮门已经关上了,门缝里似乎有人影在闪动。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他又听见更可怕的声音,先是轻微的咔咔声,那声音他再熟悉不过,那是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随后,是啪嗒一声响,然后,人影消失,脚步声渐渐远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