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把坟重新填上,扛着铁锨骂骂咧咧地往回走。

    曾雨晴不知又从哪里冒出来站在他面前。

    “你个憨瓜,早就跟你说来晚了,偏偏不信,还要挖,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瞎子白费蜡了吧?”

    于勇正在气头上,跟她也就不用再客气什么,于是不耐烦地挥挥手,“你走吧,不要再来烦我了。我现在心情很不好。”

    曾雨晴冷哼一声,“憨瓜呀憨瓜。”说完,就此消失不见了。

    “喂,等等,白晓柔去哪里了?”

    于勇忽然想起该问问白晓柔的去向。

    可是哪里还有曾雨晴的影子。

    “又他娘的说半截子话跑了,真烦。”

    于勇扛着铁锨气哼哼地回到办公室,看见老周戴着老花镜不知正在看什么材料,很严肃的样子。

    “周场长,坟我埋好了。我把铁锨给您送回来了。”

    “嗯,搁那儿吧。”

    老周哼了一声,继续埋头看资料,头都没抬一下。

    “死老杂毛,扣我奖金,现在就跟没事人一样。”

    于勇放下铁锨,还是恭恭敬敬地跟老周打招呼。

    “周场长,没事的话,我先回宿舍了,您要是有事,去宿舍找我吧。”

    “嗯,去吧。”

    老周依旧是没有抬头。

    于勇伸个懒腰,往宿舍走去。

    先挖坟再埋上,这真是没事给自己找事呢。

    于勇苦笑着走进宿舍。

    小满子还在打游戏,老黑还在打呼噜,一切跟他走之前一模一样。

    小满子见于勇进来,笑道,“哥呀,咋样?挖着那白晓柔没?”

    “挖他娘的什么呀,那座坟是空的,我八成被白晓柔给忽悠了。”

    小满子道,“大哥,我早跟你说过,那片坟地是假的,是为了拍片需要才弄的那么一片假坟地,你偏偏不信,这下知道了吧?关键是你这月奖金没了,三百大洋呢。够我买最新款的皮肤了。”

    “真操行了,要不说我倒霉呢,小满子,你小子消息够灵通的,我扣奖金的事你这么快就知道了?”

    “刚才罗大姐过来告诉我的。还说让我跟老黑说一声,一定要引以为戒。说什么不服管教的下场就是扣奖金,再不然扣工资。”

    “妈呀,这老周和罗大姐快赶上黄世仁了。”

    “没办法,谁叫咱们是临时工呢,让咱们走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小满子无奈地叹口气。

    于勇懊恼地坐在床上,抓抓头皮,“可是我去挖那个坟的时候,那坟像是刚被人挖过,而且那把铁锨上还有新鲜的泥土,这又说明什么呢?如果那坟真是空的,那在我之前挖坟的那个人想干什么?他为什么要挖一座空坟呢?”

    “大哥,你确定你当时没眼花?没遇上鬼打墙啥的?就这么肯定那坟之前是被人挖过的吗?你这八字奇轻的家伙别又是见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于勇摇头,“我绝对没有眼花,那坟就是被人刚挖过。”

    小满子苦笑,“你这神神叨叨的,老黑跟这干二十多年了,遇上的怪事也没你这一天遇见的多。”

    “算了,不说了,我睡会儿先,你继续刷你的头像和皮肤。”

    小满子摇头,“真搞不懂你,总遇上些怪事,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于勇脑袋一挨着床板,又瞬间进入梦乡。

    刚合上眼,就看见白晓柔双手叉腰,怒冲冲地瞪着他。

    “白晓柔,终于又见到你了。你说你的尸体埋在那个坟里,结果我挖开那个坟,发现里面是空的,你这个大忽悠,坑死我了,还害得我被老周抓住,扣了奖金。”

    于勇心说,正到处找她,这会儿自己冒出来了。来的正好,对于她的忽悠行为,必须让她道歉。

    “你个笨蛋,我叫你去把我的尸体挖出来,你早不去晚不去,等别人挖走了你才去挖,你什么意思你?”

    白晓柔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看上去不像是在演戏。

    “什么?”

    于勇傻眼了,这会儿,他才彻底明白曾雨晴说的晚了是什么意思,原来白晓柔的尸体确实是在那个坟里埋着,只不过他晚来一步,坟被人抢先挖开,尸体也被别人挪走了。

    “你个蠢货,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是谁把你的尸体挖走了,你说清楚,哥给你报仇去。”

    “他们。”

    “那现在他们把你的尸体藏到哪里去了?”

    “银宝大厦。”

    雾草,银宝大厦?

    一听见这四个字,于勇彻底懵逼了。

    自己刚从银宝大厦捡了一条命回来,他眼前立刻浮现出那个隔着窗玻璃恶狠狠地注视着他的人。耳边响起那人说的话,“多管闲事者死!”不觉冷汗直冒。

    “喂?你发什么呆呀?”

    白晓柔见他忽然不说话,急得大喊。

    “没什么,走神了而已。”

    于勇急忙掩饰。

    “你说好要救我的,你一定要来找我的尸体呀,千万不能让他们把我的尸体扔在那个楼里做孤魂野鬼啊。那个楼里很恐怖的。”

    白晓柔说着,竟然双手掩面,嘤嘤啜泣起来。

    “嗯,好好好。”

    于勇嘴上答应,身体却抖得如同风中落叶一般,尼玛啊,真的要再次回到那种阴森恐怖的地方去吗?

    “我不管啊,反正你答应我了,你一定要来救我,如果你食言,我就天天缠着你,只要你一闭眼,就能看见我。”

    白晓柔说着,伸出双手掐于勇的脖子。

    于勇被她掐得直翻白眼,只得答应,“好好,我救你就是了。”

    白晓柔立刻笑眯眯地松了手。

    于勇揉着脖子,皱眉道,“晓柔妹子,你有这把力气,不如去掐害你的凶手呢。”

    白晓柔不屑地瞪了他一眼,“我发现你真的很蠢,而且一点常识都没有,凶手身上都是有一股戾气的,法力不够的鬼根本不敢靠近。就如同屠夫走过去,猪牛羊的魂魄会立刻自动闪开那样。如果正好是杀死自己的凶手,就更无法接近了。所以说鬼魂报仇这种事只是世人的想象罢了,实际上,我们这些被杀死的冤魂根本无法靠近凶手。好了,不说了,我的尸体已经被凶手挪到银宝大厦了,你一定要来找我啊。”

    白晓柔说完,不等于勇回答,便立刻消失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