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睁大双眼,举着铁锨对准阳光。

    在明媚阳光的照射下,他看得很清楚。

    原本锈迹斑斑的铁锨上,竟然沾了少许的泥土。

    他记得之前在储藏室里发现它的时候,尽管上面满是铁锈,可是并没有半点泥土,现在怎么会沾有泥土呢?

    他伸出食指和大拇指,轻轻地从铁锨上捏起一点泥土,用手搓了一下,结果泥土一下子就变成粉末了,这说明泥土还很新鲜,应该是刚刚沾上去不久,如果是陈旧泥土,应该是个硬疙瘩,手指研不开的。

    铁锨上有新鲜泥土,那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把铁锨一定刚被人用过。

    这把铁锨会被什么人刚用过呢?

    于勇脑海中瞬间浮现出老周把铁锨从他手里夺过去时的凶狠模样,用铁锨的人会是老周吗?如果是老周的话,老周用铁锨干嘛呢?

    于勇感到很不可理解,不过他最终还是挥挥手作罢,“去他娘的吧,这把铁锨爱谁用谁用,反正现在老子要用。老子现在就用这把铁锨去把白晓柔挖出来,堵住你们所有人的嘴,到那时候,看老周这个老杂毛还有什么可说的。”

    他还清楚地记得那老杂毛恶狠狠地跟他嚷嚷说那座坟墓下面是空的,既然白晓柔接连来找他,那就说明那坟墓下面肯定埋着人呢。

    他现在几乎可以百分百的肯定,白晓柔的尸体就埋在那座坟里。

    于勇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歇得差不多,准备干活了。

    他拎着铁锨朝那片坟地走去了。

    大白天,来到这片坟地,仍旧觉得浑身发冷。

    于勇强打精神,从一大堆坟包子里找到那块刻着石梅花名字的墓碑,墓碑上照片中的老太太正咧着没牙的嘴笑眯眯地望着他。那笑怎么看怎么觉得浑身发冷。

    于勇咳咳两声,“那什么白晓柔,哥来挖你了,你若是真在下面,就显个灵吧,你不是喜欢把墓碑上刻的字换成你自己的名字吗?现在你就把墓碑上刻的石梅花三个字换成你自己的名字吧。”

    可是这次,墓碑毫无变化,碑上刻的名字还是石梅花,并没有变成白晓柔,墓碑上贴的一寸黑白照也还是老太太的,并没有变成白晓柔的。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丝不祥的预感陡然升起。

    难不成是出什么变故吗?

    “白晓柔,你在吗?在的话,就现身啊。”

    于勇大着胆子吼了一声。

    可是四下里静的仿佛到了世界末日,一点声音都没有。

    那个之前坐在墓碑上恶狠狠瞪着他萌女鬼并没有现身。

    “白晓柔,你出来啊!”

    于勇着急地大喊。

    这时,一个别着红色发卡的白裙女人蓦然出现在他面前,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于勇一见那女人,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不是曾雨晴吗?

    曾雨晴皱眉道,“你找白晓柔吗?”

    于勇怒吼道,“那不废话吗?她去哪儿了?她让我把她挖出来,她自己倒先跑了。”

    “我说大姐,你跟白晓柔你俩是不是商量好了合伙耍我呢?”

    曾雨晴道,“晚了,你来晚了。”

    “什么意思?什么晚了?”

    “你果然是个憨瓜,你自己挖开坟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曾雨晴说完这句话,立刻叹气道,“憨瓜,憨瓜呀。”说完,整个人立刻消失在空气中不见了。

    “曾雨晴大姐,你别打哑谜了,回来,回来啊!”

    于勇急忙追过去喊,可是哪里还有曾雨晴的影子呢。

    “尼玛蛋,全是他娘的神经病。一个是喊半天不出来,一个是出来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这些话老子越听越迷糊,还不如不说呢。算了,懒得再跟她们废话,直接开挖。”

    于勇啐了口唾沫在掌心,抡起铁锨用力挖下去。

    可是铁锨还没碰到坟墓上的泥土,又发现不对了。

    这坟上盖的土很新鲜,绝逼刚被人挖过呀。

    这坟要是刚被人挖过,又说明什么问题?

    还有刚才曾雨晴说什么来晚了。

    雾草,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耳边又响起曾雨晴刚才说的话,“你自己挖开坟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挖就挖,谁怕谁呀。”

    尽管此刻的于勇满脑子问号,他还是挥起铁锨奋力挖下去。

    不多时,坟被挖开了。

    坟下面,果然是空的,啥都没有。

    于勇擦着额头的汗水,傻眼了。

    真的是空的。

    就像老周说的那样。

    正在这时,忽然听见一阵炸雷般的吼声传来。

    “好你个混小子,谁让你把那个坟挖开的?”

    于勇扭脸一看,呆住了。

    老周正怒气冲冲地往这边赶过来,在他身后还跟着肉山似的罗大姐。

    “真他娘的倒霉,不但人没挖到,还被这老杂毛给逮到了。”

    老周跑过来,咆哮道,“你干的好事,跟你说的话当耳边风,你非要挖开坟看看,这下你心里踏实了吧?这坟本来就是空的。”

    于勇赶紧告饶,“对不起,周场长,我错了。下次我再也不自说自话地乱来了。”

    老周继续口沫四溅地训斥,“刚才我一回办公室,发现门大开,再一看,铁锨不见了,我就准知道,是你小子捣的鬼。”

    “周场长,实在对不起。”

    老周冷笑,“没啥好对不起的,你这个月奖金就没了,再继续胡闹我就只好扣你工资了。罗大姐,记住没有?先把他这月奖金给扣了。”

    罗大姐点头,“嗯,我一会儿回去就记在工资表上。”

    “周场长,给我个机会吧,下不为例。”

    老周使劲摇头,“没有下次,就从这次开始。于勇同志,现在麻烦你把自己捅的篓子收拾好,自己把坟重新填上,之后把铁锨还到我办公室来。记住了吗?”

    于勇乖乖点头,“好吧。”

    老周朝着罗大姐一挥手,“走,咱们走。”

    看着老周和罗大姐远去的背影,于勇恨得牙根痒痒。

    “真他娘的倒霉,就这么点薪水还要扣奖金,简直是没天理了。”

    骂归骂,暂时还得跟这当受气包不是。

    于勇气哼哼地抡起铁锨填坟,“就当是看在宝藏的份上吧,等宝藏一到手,立刻远走高飞,谁还留在这里看你老杂毛的脸色?”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