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呼哧带喘地跑回宿舍。

    宿舍里,老黑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挺尸,呼噜声震天,怀里依旧搂着一瓶喝了一半的二锅头,哈喇子流湿了半边枕头。

    小满子在打游戏,这两天,英雄联盟正在搞活动,只要打末日人机,就送免费头像,还送永久皮肤,高兴得小满子玩了命的刷人机。

    这会儿工夫已经刷了四五把了。

    看见于勇满头大汗地跑回来,小满子头也不抬地道,“唉吆,大哥回来了,又哪儿溜去了?”

    “撒尿去了。”于勇随口回答。

    “撒尿?我这五把人机都刷完了,您才刚尿回来呀?太不科学了吧?你不是得肾炎了吗?还是什么尿急尿频之类的,要不要看个泌尿科呀。”

    于勇没好气地道,“去你大爷的,还尿毒症呢。你小子就成心咒我呢。”

    小满子哈哈大笑,“说真的,哥,你能不乱跑吗?本来就八字轻,还没事到处溜达招事,你不知道,那些玩意都是喜欢抓单的。我这玩着游戏也不踏实,还得为你担着心。”

    “就我八字,扎人堆里,他们还是专找我,没办法,就这命。算了,不说了,我睡觉。你继续刷你的头像和皮肤,不耽误你了。”

    折腾一晚,于勇也着实累了,头一挨着床板,立刻就睡着了。

    小满子听着呼噜声,噘嘴道,“这哥是属猪的吗?倒下就着了。”

    那边厢,于勇刚一合上眼,就发现自己又来到墓地了。

    在他面前戳着的,还是那块墓碑。

    墓碑上写着石梅花的生卒日期,贴着老太太的一寸黑白照。

    一个锥子脸大眼睛的萌妹子坐在墓碑上,怒气冲冲地看着他。

    于勇一看那妹子,立刻知道她是谁了。心说了,这姐俩是不是商量好了,轮番折磨我?曾雨晴前脚刚折腾完,这白晓柔又来了。害怕归害怕,还是得打招呼不是,要不总这么被一鬼妹子瞪着,也瘆得慌。

    “白晓柔妹子,谁又惹你生气了呀?”

    “你!”

    雾草,果然是威武霸气,就一个字你。

    于勇立刻装出紧张结巴带脸红,“白晓柔妹子,你那么萌那么可爱,我怎么舍得惹你生气呢?”

    “因为你太蠢了,这么简单的事你都做不好。我明明就在……”

    话说到这里,忽然看见黑影子一闪。

    白晓柔惊呼一声,“糟了,坏人来了。”然后,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白晓柔!白晓柔!”

    于勇焦急地大喊。

    可是哪里还有白晓柔的影子呀,何止是白晓柔不见了,就连墓碑坟地也全都不见了。

    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于大哥,于大哥,你魇着了,赶紧醒醒啊。”

    于勇睁眼一看,是小满子在推自己。

    “大哥,你又做噩梦了,刚才在喊白晓柔的名字,你不是又梦见她了吧?”

    于勇点点头,

    “大哥呀,老弟好心劝你,还是辞职吧,这活儿你干不了。”

    于勇心说了,我敢辞职不干,强哥就敢削我的脑袋,不干不行啊。再说这里还有诱人的宝藏,就是再瘆人,我也得坚持干下去呀。这可是关乎我下半生的幸福呢。

    “依我看,白晓柔的尸体就在那个坟墓里,她刚才又跟我说来着。”

    小满子哭笑不得,“哥呀,你怎么又来了。我瞅你这是中邪了,转不开那个磨,没得治啊。”

    “不行,我得去把她给挖出来,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信,等我把她挖出来,你就全信了。”

    于勇说完,诡异地笑笑,往宿舍门外走去。

    “大哥,你又干啥去?”

    “找东西,我得把她挖出来。”

    小满子摇头,“这绝逼是疯了的节奏啊。”

    于勇离开宿舍,直奔老周的办公室,因为他知道储藏室就在办公室里。

    要挖坟,他得先把铁锨给偷出来。

    现在是午休吃饭时间,运气好的话,老周很可能外出吃饭,不在办公室。

    等他到了办公室门口,竖着耳朵一听,屋内鸦雀无声,敲门,没人应声,看样子不在。

    运气不错嘛。

    于勇一推门,发现门锁着。

    这也难不倒他,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小卡片,插进门缝里,顺了两下,就听见啪嗒一声响,门开了。

    于勇推门进去,发现屋里果然没人。

    令他更感到兴奋的是,储藏室的门虚掩着。

    没上锁,省得再费事开门了。

    他立刻一个箭步窜进去,从一堆工具中找到那把生锈的铁锨。

    他拿起铁锨刚要往外走,就听见外面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脚步声噗塌噗塌的,凭听力断定,此人的体重应该在200斤上下。

    这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伴随而来的,是体重超标的胖子们特有的粗重的喘息声。

    艾玛,听这声音是往这边走的。

    于勇急忙闪身躲在储藏室里。

    吱呀一声,门开了。

    从门缝里,他看见的是罗大姐臃肿肥胖的身体。

    于勇捂住嘴巴,差点没乐出声来,心说了,难怪这脚步声听上去跟大象似的,原来来的人是罗大姐。

    于勇躲在储藏室里,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不住地在胸前画十字,祈祷罗大姐那双小胖手千万别推储藏室的门。一推,就全露馅了。

    罗大姐当然不知道他在储藏室里呀,她看着老周空着的座位,不满地啧啧两声。

    “嗯?老周呢?刚才不还在吗?怎么一会儿的工夫就没人影了呢?”

    罗大姐郁闷地在屋里转了一圈,然后出去了。

    “真是的,出去门都不锁,老周是不是快老年痴呆了。”

    罗大姐不满地嘟囔一声,重重地带上门。

    听着罗大姐沉重的脚步声远去了,于勇才打开储藏室的门走了出来。

    “尼玛蛋,不就偷把铁锨嘛,遭多少罪啊?”

    于勇骂骂咧咧地打开办公室的门,伸头看看四下无人,这才拎着铁锨撒丫子跑了起来。

    一口气跑出老远,一直跑到一棵老槐树下,才停下喘口气。

    坐在槐树下,吹着凉风,于勇觉得心情畅快了不少。

    他随手抡起铁锨,对着阳光比划了一下,这一比划不要紧,他又发现不对的地方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