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芦笙愤怒地离开片场之后,心烦意乱地开着车往家走。

    “这个狗屁泰国法师蠢的就像一条狗,白白坑了老子几十万,现在不但人没杀掉,还被骆小桑发现,关系也闹僵了。真是他娘的倒霉。”

    一想起阿赞法师,芦笙就一肚子的火,这家伙就跟个吸血鬼一样,玩命要钱,结果屁事也办不成。

    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既黑心又无能的家伙吗?

    就这样的水平还好意思舔着脸一直跟自己要钱?

    这种家伙简直就是个骗子嘛。

    尼玛蛋,房子的首付款也被他骗走了,那五十万可是芦笙辛苦攒下的血汗钱,芦笙想想就心疼。

    自己请这种家伙办事真是倒霉透了,真他娘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下子彻底完蛋了,得罪了骆小桑,简直是自砸饭碗,今后的工作都成问题了。

    只要骆小桑说他芦笙一个不字,别说当配角了,连打酱油的机会都够呛了。

    现在骆小桑红的如日中天,几乎所有导演都抢着跟他合作,跟他闹僵,无异于在演艺圈判了死刑。

    芦笙越想越气,连路过家门口都忘了停车,只是一味开着车漫无目标地在街上瞎转悠。

    此时也就凌晨四点多,天还没亮,黎明前最后的黑暗和阴冷还笼罩着整座城市。车外的凉风还有着刺骨的寒。

    忽然,路边一间小商店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间化工商店,按理说,这种店,通常都不是24小时营业的,不知为何,此时却亮着灯。

    看见这间店,一条毒计再次浮上心头。

    “去他娘的,反正骆小桑已经知道我要杀他了,不如就恶人做到底,不杀了他决不罢休。再说,我的前途和人生已经完蛋了,这一切,我一定要让骆小桑付出代价。”

    主意打定,芦笙把车停在路边,朝着小商店走去。

    商店的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看见顾客上门,立刻笑吟吟地迎上来。

    “这位先生,您需要什么?”

    “你这里有浓硫酸吗?”

    芦笙倒是面容平静,店老板心里吃了一惊。

    大清早的,买浓硫酸是个什么情况?

    店老板把他上下打量一番,皱眉道,“这位先生,浓硫酸这种东西属于剧毒化学品,你要想购买必须得有公安机关签发的介绍信和证明。否则不能出售。请问您有相关的证明吗?”

    芦笙点头,“有的。”说完,他刷地一下拉开皮包,拿出一万块钞票放在柜台上,“这个证明够不够?”

    店老板看了看芦笙又看了看那一万块钱,心里犹豫了,此刻他想的是家里生病的老娘和正在上大学的儿子,他们都很需要钱,老娘的医药费是不能少的,儿子一直想要一双耐克鞋,跟他说了好多次了。可是他舍不得,因为鞋太贵,他只好一次次地敷衍儿子。

    有了这一万块,至少能给儿子买鞋了。而这一万块他得卖掉两千瓶试剂和化学药品才赚得到,于是他伸出颤抖的手把那一万块放进自己的抽屉里。然后从柜台里拿出一瓶浓硫酸放在柜台上。

    “谢谢老板,你是个聪明人。”

    芦笙满意地笑笑,把那瓶硫酸放进自己的皮包。

    看着芦笙得意洋洋地离开,店老板深深地叹了口气,“造孽呀,造孽呀。”

    店老板打开抽屉,摸着那一万块钱,眼前浮现的却是儿子穿上新鞋开心的笑脸。

    店老板再次叹气,“就当是为了儿子,造一次孽吧。”

    芦笙走到外面,伸手摸着皮包里的浓硫酸,心情大好。

    他一转脸,发现旁边还有一家24小时便利店,立刻坏笑道,“光是硫酸还不足以表达我对骆小桑的恨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坏事做到底。”

    他一走进便利店,店里的服务员立刻有礼貌地跟他打招呼,“欢迎光临!”

    店里的服务员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女孩,看样子应该是个做兼职的女大学生。

    芦笙跟她点点头,走到厨具货架跟前,选了一把锋利的西餐刀。

    他伸出食指试了一下刀刃,手指立刻被划破了,他把食指放进嘴里,吮去鲜血,满意地点点头,“就是他了。”

    可是当他拿着那把刀走向柜台的时候,小女孩冲他礼貌地笑笑。

    “先生,您好,请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证件。”

    芦笙愕然,“只是买把刀,也需要身份证吗?”

    小女孩点头,“是的,您可能不了解,咱们国家早就实行买刀实名制了,因为您购买的属于管制刀具,必须登记,公安机关是有规定的。”

    芦笙从皮包里拿出一千块递给小女孩。

    “我知道你需要钱,我需要这把刀,咱俩做笔交易好不好?”

    本以为小女孩会像那个卖化学药品的大叔一样见钱眼开,没想到,小女孩坚决地摇摇头,“不,先生,还是麻烦您出示身份证,我必须要登记,这也是我们店里的规定。”

    “是不是嫌钱少啊?我再多给你两千。”

    芦笙说着,打开皮包又要拿钱。

    “不!先生,您就是出一万块,我也得按规定办事。真的很抱歉。”

    “真是个死脑筋。”

    芦笙只得放下刀,愤然离开。

    小女孩拿起西餐刀,默默地放回货架。

    “真是倒霉,赶上这么个榆木疙瘩的脑袋,没有刀要怎么办呢?”

    芦笙忽然一拍脑门笑了,“我真是蠢到家了,不就是刀吗?我自己家里就有刀啊,大不了,我回家去取。”

    芦笙迅速开车回家,拿了一把水果刀再次出门。

    由于时间还早,路上几乎没有车,他很快就到了骆小桑居住的美丽园公寓。

    芦笙找了个空车位,把车停好。

    然后他来到骆小桑的停车位,发现车位现在空着。

    “真是太好了,他的车不在,那说明他还没回来。我就在停车位边上等着他,等他停好车,一拉开车门,我就把硫酸噗”

    芦笙得意地做了个泼的动作,恶狠狠地道,“然后,骆小桑的那张美男脸就彻底完蛋了。”

    芦笙躲在一辆黑色宝马后面。

    不多一会儿,果然听见汽车的嗡嗡声。

    芦笙的心跳开始加速,因为他看见骆小桑那辆红色法拉利开过来了。

    坐在驾驶座上的人的确就是被他恨之入骨的骆小桑,只是骆小桑不是一个人,副驾驶座上还坐着另外一个人。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