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带着小张、庄梦蝶和何楚耀气势汹汹地闯进刑侦队办公室。

    几个正在分析案情的警员看见这四人进来立刻诚惶诚恐地站起身来。

    “叶组长,您有什么事吗?”

    叶天把桌子一拍,“把梁军给叫出来!”

    “梁军?”

    几个警员面面相觑,全都傻眼了。

    看来他们对于叶天来找梁军这件事,感觉很惊讶。

    叶天见这几个警员不动窝,火更大了,伸手指着自己脑门上的大包吼道,“看看他干的好事,把他给我叫出来!”

    几个警员看着叶天脑门上的肿包,依旧是你看我我看你,半晌,一个警员才结结巴巴地开了口。

    “叶组长,可是梁军他早就办了停薪留职了,他得有一年没在警局上班了。我们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呀。”

    这回轮到叶天四人惊讶了。

    那几个警员不好意思地道,“所以说叶组长,您来找梁军,我们也不知道他的行踪。”

    这回答,叶天脸上哪里挂得住,他仍旧一拍桌子吼道,“把牛队给我叫出来。”

    “您稍等。”

    立刻有机灵的警员跑到里间办公室叫人去了。

    牛队正在写案情报告,看见警员跑进来,立刻抬起头来,“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警员道,“牛队,大事不好了。特案组组长叶天找上门来了,说是要找梁军,手指着脑门上肿包,看他意思,那肿包是梁军给打的。”

    牛队愕然,“找梁军?”

    “对,叶组长气势汹汹,进门就问梁军在吗?”

    “那肿包大吗?”

    “挺大个儿的,现在又红又亮,叶组长很生气啊。”

    牛队苦笑着点点头。

    一会儿,牛队笑呵呵地从办公室里出来了,朝着叶天一招手。

    “唉吆,什么风把叶组长给吹来了?来来来,来我办公室坐。”

    叶天冷哼一声,把手一挥,小张、庄梦蝶和何楚耀立刻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等四人全都落座之后,牛队假装刚看见叶天脑门上的肿包。

    “啧啧,这叶组长又挂彩了,看来你们特案组也不容易呀。”

    叶天虎着脸道,“牛队,你少装蒜了,梁军在哪里?”

    牛队皱眉,“梁军一年前就办停薪留职了,具体他现在在做什么,我还真不清楚。你是在哪里遇见他的?

    “青影片场。”

    牛队惊道,“青影片场呀,那边又出事了吗?”

    “对呀,又出现女演员离奇失踪事件。我们接到片场工作人员的报案电话之后,立刻去青影片场查勘现场,正好在案发现场遇见他,当时他跟被嫌犯劫持的少女在一起。结果他见了我就跑,逃跑的时候,正好撞在我的脑门上,给我撞出一肿包来。”

    “看来他果然还是在继续调查那个案子。”

    “嗯?你是说他在那里是在追查凶手?”

    牛队点头,“去年愚人节,青影片场又出了白晓柔失踪案之后,梁军就显得异常兴奋,多次在办公室说一定要把凶手缉拿归案,可是后来,因为那个案子的线索实在太少了。而刑侦队这边又接了新案子,王局催得很紧,当时我们只能把那个青影片场的失踪案先放一放,去查新案子。梁军这个一根筋却坚决不肯放弃那个案子,新案子人手不够,他也还是坚持独自调查那个案子,我训了他几次,他一生气,就办了停薪留职,临走的时候,专门来找我,说要把那个案子查到底。看来他一直在履行自己的诺言。”

    庄梦蝶皱眉,“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一个人单枪匹马地调查岂不是很危险?那个嫌犯高大强壮,而且还有人命在手,追得太紧,会不会狗急跳墙,转而攻击他呢?”

    牛队道,“我对梁军的身手倒是很有信心,他学过散打,又精通格斗,单挑的话,一般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他应该能把自己保护好。”

    叶天道,“就算有一身好本事,在那种地方也不见得就无敌了吧。那片场里有一大片废弃的场地,全是无人街道和破房子,而且那地方跟鬼蜮差不多,人走在里面,说不出的阴森可怖。我真佩服他的胆量,敢一个人躲在那种地方追查凶手。”

    庄梦蝶点头,“是啊,就算梁军有功夫,那嫌犯在那里都盘踞这么多年了,对那里的地形比他要熟悉的多。那里地形复杂,嫌犯想要设套害他,不是太容易了?”

    小张道,“牛队,还是赶紧把梁军找回来吧?他一个人在那种地方太危险了。”

    三人一起说,牛队果然也着了慌,“那我还是赶紧给他打电话,劝他赶紧归队。”

    牛队在警员通讯录里找到梁军的手机号,拨过去,是一阵忙音,再拨,电脑语音提示:对不起,您拨叫的号码是空号,请您核对后再拨。

    小张道,“糟了,手机是空号,无法联系了。”

    牛队道,“不急,这里还有他家里电话。”

    牛队再次拨打梁军家里电话,电话响了两声之后,一个老太太接了电话。

    “喂,您找谁啊?”

    “阿姨,梁军在吗?”

    “你找小军?小军他已经一年多没回家了,我们也跟他联系不上。同志,你要是看见小军,就告诉小军让他回家,他工作再忙,也得回家过年,跟父母吃顿团圆饭吧。”

    接电话的,显然是梁军的母亲。

    挂了电话,牛队才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小子不是疯了,为了查这桩悬案,都一年多不跟家里联系了。真拿他没办法,他的倔脾气一上来,比我还犟呢,我经常跟他说你应该姓牛才对。”

    从刑侦队办公室出来,叶天心里沉甸甸的,原本打算兴师问罪的他,不禁也开始为这个叫做的梁军的警员担心起来,为了调查一桩悬案,他竟然办停薪留职,不回家,还把手机停了,把自己搞得像个乞丐躲在那种鬼影重重的地方。

    一想起废屋中扔在地上的破席子和半块馒头,叶天忽然感到很心酸,一个警员竟然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坚持调查,整个刑侦界,这么多警员,能够做到这点的,又有几人?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