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案组办公室里,暹罗猫在打呼噜,庄梦蝶在赶稿。

    小张拿着一瓶药水,用棉签蘸了,轻轻地往叶天的脑门上涂,叶天脑门上的包似乎比先前更肿了,药水涂在肿包上,疼得他直吸溜。

    叶天道,“小张,你能轻点不能?”

    小张笑道,“叶组长,这已经是最轻了。”

    叶天道,“你小子那点脏心眼,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想借机会报复我,没门儿。”

    小张委屈道,“叶组长,我哪敢啊。您的一指禅随时预备着。您再这么戳下去,过两天,我的脑门也得肿大包了。”

    叶天不耐烦地挥挥手,“行了,就是他吧,你越抹越疼,不抹了。”

    小张只好撇撇嘴,把药瓶子收了起来,嘴里小声嘀咕道,“真难伺候,说抹也是你,不抹还是你,全是你了。”

    叶天回到座位上坐好。

    庄梦蝶忍俊不禁,“话说那乞丐真够猛的,一下子给咱叶神探的脑门撞出这么大一个肿包来。”

    叶天叹气,“算我倒霉。要不是头疼得厉害,我非抓住那小子不可。话说那块废弃的片场里面可真够瘆人,全是些旧房子,破破烂烂的,就跟寂静岭里的那些无人村镇似的,真他娘的骇人啊。”

    庄梦蝶道,“你不追还就对了,那种破地儿,估计迷路了都不稀奇。”

    小张道,“得亏这翠翠给找着了,否则还不把咱们的叶组长给急坏了。”

    叶天点头,“这桩悬案咱得想办法给破了。失踪的四个女演员,咱都得找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庄梦蝶叹气,“恐怕不容易啊。之前牛队在这桩悬案上不是栽了跟头吗?”

    叶天道,“所以咱们可不能栽了,咱特案组的金字招牌可不能倒了。”

    庄梦蝶道,“哎,对了,青影片场那个于勇说什么他知道白晓柔的尸体在哪儿,还说他见到白晓柔了。这事怎么理解啊?”

    叶天皱眉,“是啊,这事我也觉得特奇怪,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还说那白晓柔的尸体就在那个叫什么石梅花的老太太的坟墓里。”

    庄梦蝶道,“那会不会是真的呢?”

    小张插嘴道,“依我看,八成是真的。谁叫你们出现场的时候不叫上我,如果我在,多一个人手,还能当时挖开那个坟墓看看,现在好了,不挖坟,你俩大眼瞪小眼,跟这儿瞎猜呢。”

    叶天伸手猛K小张一下,“闭嘴,当时一大清早急的什么似的,哪顾得上带你这个累赘。”

    小张不服气,“喵喵都能去,就我还不如一只猫呢?”

    庄梦蝶哈哈大笑,“嗯,你还真不如喵喵呢。这次喵喵不光发现嫌犯的足迹,还找到了失踪的翠翠,要是带着你,你能找到嫌犯的脚印和翠翠吗?”

    小张尴尬地笑笑,“等我回头去医院整整型,提高嗅觉的灵敏度,就不信还干不过一只猫。”

    叶天笑喷,“那就等你整完再说吧。”

    庄梦蝶笑道,“不开玩笑了,关于青影片场的灵异事件,没准咱还真得请小道士给看看呢。”

    叶天点头,“实在不行,咱就去请小道士。”

    三人正说得热闹,法医何楚耀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叶组长,DNA的比对结果出来了。”

    叶天立刻来了精神,“结果怎样?”

    何楚耀道,“结果发现化妆间地上血迹中提取的DNA与之前连环杀手DNA的相似度非常高,可以确定是同一个人。综合目前的线索,咱们可以肯定的是,嫌犯具有如下特征:身高一米八以上,是一位高大强壮的男性,鞋码44号,血型AB型。”

    庄梦蝶道,“嗯,我觉得嫌犯一定非常强壮,抓住少女往肩上一扛就走了,一般男人都做不到。”

    小张道,“谁说的,一个少女能有多少斤,也就七八十斤,一般的男人都扛得动。反正我就没问题。”

    叶天苦笑,“好吧,这个问题就不用讨论了,这纯属男女意识的偏差。”

    何楚耀咳咳两声,“接下来,我说说我比对的现场另一个人的DNA,也就是那个穿42码鞋的人的DNA。”

    “就是那个撞我的乞丐呗。”

    说起那个乞丐,叶天不自觉地伸手揉了揉脑门上的大包。手指刚碰到那个肿包,禁不住又是吸溜一声。

    “对,就是他。他的DNA我是从他吃剩的馒头上提取的。”

    此刻的何楚耀眉头紧皱,面容严肃,使得在场的三个全都紧张起来。

    叶天道,“何法医,你究竟发现什么了?”

    何楚耀道,“我发现他的DNA竟然跟咱们刑侦队的一名警员核对上了。”

    “啊?竟然跟咱刑侦队的警员核对上了。”

    竟然有这种事?

    叶天、小张和庄梦蝶全都傻眼了。

    叶天道,“那就是说撞我的那个流浪汉是咱们刑侦队的警员?”

    何楚耀点头,“按照DNA检测结果确实如此。”

    叶天道,“好小子,难怪这么有力气,一下子给我撞出一个大包来。闹了半天,是咱们警队的人。我说普通人哪有这把子力气?能一下子把我叶天撞翻在地的人还真不多。”

    小张道,“这刑侦队的警员不会跟罪犯是一伙儿的吧?也就是传说中的内鬼。”

    叶天瞪了小张一眼,“闭嘴,又信口开河。”

    庄梦蝶道,“看现场的情形不是这样,现场的打斗痕迹表明那乞丐之前有跟嫌犯搏斗,他跟嫌犯肯定不是一伙儿的,而且应该是他救了翠翠。可是他为什么搞得这么狼狈待在那个破屋子里仍旧是个谜。”

    何楚耀点头,“嗯,所以我觉得这事实在是太蹊跷了。经我核对,那个警员名叫梁军,今年27岁,从警校毕业之后,就一直在咱们刑侦队工作。也是一名老警察了。”

    叶天道,“嗯,那这事咱们得找牛队好好说道说道,他手底下的人把我的脑门撞出一个大包来,这事怎么个了结?”

    小张笑道,“咱们的叶组长,这是要兴师问罪吗?”

    庄梦蝶嘘了一声。

    叶天把手一挥,“走,咱们这就去刑侦队,找牛队讨个说法。”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