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他娘的是谁干的缺德事,把老子锁在这破楼里打算饿死老子吗?还他娘的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锁住,让老子逃都逃不掉。真他娘的缺德到家了。”

    于勇正在自叹倒霉的同时,那部变了形的电梯也到了一楼。

    也许是因为变了形的缘故,电梯门开的时候,除了正常电梯应有的嘭地一声,还有着刺耳尖锐的吱嘎吱嘎声,就像是有人用改锥之类的工具拼命在电梯门上划拉。让人听了直起鸡皮疙瘩。

    吱嘎吱嘎

    电梯门艰难地打开。

    从电梯里走出来一个女人。

    那女人白裙长发,头上别着一个很好看的红色蝴蝶发卡,可不就是曾雨晴吗?

    曾雨晴看上去心情不错,笑容满面。

    “曾雨晴,你又来找我干嘛?”

    于勇当然知道她是鬼,不过,他还是虚张声势地冲着她大吼。心说了就算自己怕她也绝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她。他暗暗给自己打气。

    “唉吆,你知道我的名字呀,那刚才还说不认识我。”

    “美女大姐,我哪敢不认识你呀。你要是放出手段来,我还不一命呜呼了。”

    曾雨晴冷哼一声,“知道就好,谅你也不敢。”

    既然她看上去不那么凶,于勇决定探探她的口风。

    “美女大姐,你在这片场待了有二十年了吧?”

    曾雨晴扳指头一算,“嗯,有了。还真是时光飞逝,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

    “美女大姐,你知道这片场里的宝藏藏在什么地方吗?”

    曾雨晴笑道,“就在这栋大厦里。”

    于勇又惊又喜,“啊?真的吗?宝藏在哪里?大姐呀,求个具体方位,只要小弟我挖到宝藏,绝对不忘姐姐的恩德,给姐姐烧元宝烧帅哥烧跑车,姐姐要啥弟弟烧啥,决不食言。让姐姐在地下好好享受享受。如果做不到,小弟我宁可受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于勇一口气说了一大串,就差没跪地指天画地的发毒誓了。

    把个曾雨晴逗得咯咯直乐。

    于勇哀求道,“姐姐,你就别再笑了,给弟弟指一条明路吧。”

    这时,曾雨晴忽然答非所问地说了句很奇怪的话。

    “这个片场所有的秘密都在这栋大厦里。”

    于勇怔住,“大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秘密?这个片场里究竟有什么秘密?”

    曾雨晴还想再说什么,这时,铁皮门忽然嘎啦响了一声。

    于勇立刻趴在门缝里往外看,只觉得眼前一条黑影闪过。

    曾雨晴面色大变,“不行,有坏人来了,我得走了。”说完,立刻遁入墙壁,消失不见了。

    “喂,大姐,等等我啊。”

    于勇伸手去抓,扑了个空。

    “什么人呀,这么没义气,说走就走了。”

    于勇叹口气,猛然想起门外那条黑影。

    难不成锁门的就是那个黑影吗?

    曾雨晴走得那么急,是因为那黑影吗?话说鬼也会怕人吗?

    “喂!开门,快开门!这样开玩笑太过分了吧,会出人命的哦。”

    于勇使劲撞门,意图引起门外那人的注意。

    可是门外什么动静都没有。

    难道是自己刚才眼花了吗?

    于勇再次趴着门缝往外看,外面阳光明媚,感觉很温暖的样子。

    可惜就是没有半个人影。

    “喂!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告诉周场长,让他扣你薪水。”

    说完这句,连他自己都想笑,都不知那人是谁,即使告诉老周,让老周扣谁的钱去。

    你他娘的不是锁老子吗?老子自有办法出去。

    这楼里这么窗户,你锁门老子爬窗户出去,你还能困住老子吗?

    铃铃铃

    正在这时,那部没接电话线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不用说,电话肯定还是曾雨晴打来的。

    于勇跑过去,一把抓起电话。

    就听见曾雨晴在那边慌慌张张地道,“快跑啊,危险!”

    “啊?你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啊。”

    “窗外那个是坏人,说不定会杀了你的。”

    “大姐啊,不是我不想跑啊,是我跑不了啊,我被他锁在楼里了。”

    “啊?那你赶紧自己想办法吧。”

    “大姐,你别挂电话,救我,救我啊!”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忙音。

    曾雨晴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尼玛蛋啊,又挂了。

    女人真是靠不住,女鬼就更没谱了。

    这电话还不如不打呢,不打于勇还没这么紧张,以为自己只是被什么人恶作剧似的锁在楼里了,这一听,还可能被杀,哪里还待得住呀?

    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可怕的咚咚咚声。

    于勇猛地转身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那沾满了灰尘和蜘蛛网的窗户上映着一个男人的影子。

    刚才的咚咚声显然是他用拳头砸窗户所致。

    因为阳光是从他身后照射的,屋内的光线实在太暗,再加上窗玻璃上灰尘和蜘蛛网的阻碍,他看不清那男人的脸,直觉得那男人异常高大魁梧,一双眼睛冷酷的骇人。

    这人就是曾雨晴说的坏人吗?尽管隔着窗户,于勇也能感受到那人身上浓浓的杀意。

    于勇看见那人,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

    “快滚!你这白痴,在我杀掉你以前,赶紧从这里滚开。”

    于勇呆住,他觉得自己双脚发麻,半边身子都是酥的。

    “记住,多管闲事者死!”

    那人说完这句话,于勇就觉得窗外黑影一闪,消失了。

    这是被威胁了吗?

    于勇站在原地,半天不敢动弹。

    这时,他听见铁皮门上的铜锁发出哐啷哐啷声,随后是轻微的啪嗒声,紧接着,是沉重的脚步声远去的声音。

    脚步声远去,那人应该已经走了。

    那啪嗒声很明显是开门声,那人把锁打开,是放自己走吗?

    再联系到之前那人骂自己快滚,果然是那人放了自己。

    于勇立刻拔脚跑到门口,噌地一下,拉开铁皮门,门果然开了,只是那把锈迹斑斑的铜锁不见了。锁应该是被他带走了。

    门外阳光和煦,哪里还有那人的影子?

    一种重获自由的兴奋感瞬间涌上心头,于勇啊地喊了一声,拔脚朝小街上跑去。

    温暖的阳光照在背上也依旧不能消散那间屋子带给他的阴霾。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