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不敢往里走了,他伸头往里一看,楼里空空如也,破旧的接待台和地板上满是灰尘。

    脏的发灰的墙壁上满是蜘蛛网,几只拳头大的蜘蛛悠闲地迈开毛绒绒的长腿在墙上漫步。

    断了一条的椅子被随意扔在地上,接待台上扔着几只旧圆珠笔和一部落满了灰尘的电话。接待台边上是一部门都变了形的电梯。

    墙壁上还贴着发黄的纸片。

    几只小耗子在地板缝里钻来钻去,找吃的,看见他也不躲避。只是吱吱叫着,依然故我地乱钻。

    看来,这栋楼长期无人使用,早就成了耗子们的天堂。

    周围静的可怕,只有呼呼的风声从他耳边吹过。

    “有人在吗?有谁在?”

    明知道不会有人回答,他还是壮起胆子问道。

    他伸手撩开蜘蛛网,好奇地走进去,吱呀一声,门立刻在他身后关上了。

    在这满是霉味、静的可怕的空间里,陡然听见吱呀的怪声,不禁令人汗毛倒竖。

    他惊恐地回过头,看见铁皮大门撞在门框上,激起无数尘埃乱飞。

    他凑近墙上那些发黄的纸片,发现纸片上写的是一些值班表和大厦的规章制度,就跟普通大厦里贴的一样,只是年代久远,纸张发黄变旧,似乎没什么古怪。

    宝藏如果藏在这栋楼里,会在什么地方呢?

    他走到接待台里面,打开柜台下面的抽屉,一通乱翻,抽屉里只有几本访客登记单,时间也都是十多年前的,肯定不会在这里,他看着那些登记单,笑自己愚蠢。

    宝藏也许在墙壁里或者地板下面,或者在楼上的某个房间里,就像那些美国大片里的情节那样。

    找宝藏这种事,得发挥自己的想象力,首先得找出空心的墙壁才行。

    他伸出右手这里拍拍那里拍拍,结果,激起灰尘无数,呛得眼泪直流,可是墙壁全是实心的。他不甘心,又蹲下身子去拍地板。

    几番折腾下来,于勇早已累得呼哧带喘,变成泥人,满头满脸的尘土。

    “即使是这样也无所谓,只要能找到宝藏,一切的付出和努力也就值得了。”

    抱定这样的想法,于勇在这间阴森可怖的屋子里大肆翻找。

    铃铃铃

    正在这时,接待台上那部落满了灰尘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毫无防备的于勇被铃声吓了一大跳。

    是哦,于勇原本就是硬着头皮在这里找东西,忽然铃声响起,被吓住一点也不奇怪。

    话说这栋大厦已经废弃多年,谁会往这里打电话呢?

    铃铃铃

    电话铃响得他心里直哆嗦,很显然,那个打电话过来的人似乎非等有人接了这电话,否则他根本不会挂掉。

    于勇吓得冷汗直冒,还是战战兢兢地走过去,接了电话。

    “喂?找谁啊?”

    于勇尽量提高嗓门说话,其实纯属给自己壮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令人心悸的笑声。

    很明显,那是一个女人的笑声。

    那应该是个很年轻的女人,从她的笑声就能判断出来。

    听了这笑声,于勇恨不能扔下电话,拔脚就跑,可他还是忍住了,强自镇定道,“你谁啊?有话好好说,笑什么?”

    那女人立刻止住笑,娇滴滴地道,“是我呀,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

    雾草,女人一副跟他很熟的架势,更令他一头雾水了。

    他于勇明明是单身狗一只,这三十年来,从来没有任何女人主动给他打过电话。这女的究竟是谁啊?她怎么会知道这个电话的号码?话说这部电话的号码连他也不知道呀?她又是怎么知道他在这里呢?

    “你是谁?干什么用这破电话打过来?人吓人会吓死的人,你不知道吗?”

    女人大笑,“唉吆,你的记性还真差呀,不但脑子笨,记性也差,咱们之前明明是见过面的呀。”

    “我和你,在哪里见的面?”

    “就在这个片场里呀。”

    在这个片场里见面?

    妈呀,于勇立刻明白了,自己在这片场里见过的女人除了身材臃肿的罗大姐之外,就是两个女鬼曾雨晴和白晓柔了,这打电话来的不会是女鬼吧?

    正在这时,听见那女人不耐烦地道,“你真是蠢到家了,既然你猜不到我是谁,干脆我来找你好了。”

    “擦,大姐,你别来呀……”

    于勇话还没说完,女人在那边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电话里变成了一阵忙音。

    “尼玛啊,真的要来了,我还是脚底抹油赶紧溜吧。”

    于勇挂了电话,顺手把电话往旁边一扔,这下,他又发现更让他头皮发麻的事,原来,电话线是断的。

    这部电话根本就没接电话线!

    绝逼又是女鬼打过来的。

    于勇抓住空荡荡的电话线使劲一摔,“真他娘的倒血霉,又撞邪了。”

    这时,就听见叮咚一声响,于勇回头一看,再次吓尿。

    那部变了形的电梯上面的指示灯亮了,那叮咚声就是电梯发出的,指示灯显示有人正从13楼下来,很快就要到一楼了。

    于勇吓得啊地惨叫一声,转身朝铁皮大门跑去。

    可是糟糕的是,铁皮门被人从外面锁住了,怎么都拉不开。

    他急得用身体撞门,用脚踹门,全都无济于事,铁皮门纹丝不动。

    他一着急,捡起地上那把三条腿的椅子,抡圆了照着铁皮门砸过去。

    砸得铁皮门咣当咣当直响,可是门还是锁得死死的,根本砸不开。

    他顺着门缝往外看,发现铁门似乎被一把生锈的铜挂锁锁住了。

    那把铜挂锁得有两个拳头那么大,看上去很结实,他伸手拨弄了一下,感觉挂锁很沉重。

    这下惨了,出不去了。

    不会永远被锁在这楼里,死在这里吧?

    他把手伸出门缝,捡起一根拇指粗细的枯枝,拿着枯枝去撬锁,咔嚓一声,枯枝断成两截。也许有个扳手或者铁棍什么的,能把这铜锁给撬开。可是眼下,要到哪里才能找到这两样东西呢?

    似乎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找这两样东西了。

    叮咚

    电梯到了一楼。

    于勇吓得背靠着铁皮门,一屁股坐在地上。

    嘭地一声,电梯门打开。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