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哥的一通电话,搞得于勇一点心情都没了。

    老黑和小满子送完人回来,正好看见于勇气哼哼地站在原地。

    老黑拍拍于勇的肩膀,“小伙子,走,吃饭去,人是铁饭是钢,吃饱了咱再闹革命。”

    于勇点点头,跟着他们往食堂走去,咕咕叫的肚子不由得人不服啊。

    今天食堂的菜是花生炖猪手和咕咾肉,老黑和小满子吃得津津有味。

    可是于勇拼命玩嘴里扒饭,却没吃出半点滋味来。

    老黑照旧一口酒一口肉,吃得很安逸。

    小满子皱眉,“大哥,你慢点吃,你这样吃饭能吃出味道来吗?没人跟你抢。”

    于勇道,“老黑,昨晚我又遇见怪事了。”

    老黑咂了一口酒,笑道,“又是啥怪事?”

    于勇道,“昨晚我看了一出铡美案。”

    “铡美案?”老黑惊得差点没把筷子给咬折了。

    于勇点头,“昨晚我走着走着,看见前面有亮光,以为是哪个剧组在拍夜戏呢,就凑过去看了看,结果看了半天,才发现那些人根本就没有脚,全都悬空在地上飘。吓得我撒腿就跑啊。他们追我追出老远呢,直到我跑到坟地,他们才停住,回去了。”

    老黑叹气道,“十多年前,这片场起过一场大火。据说租那块地方拍戏的导演很迷信,每次开机之前,租了场地,都要请戏班唱戏给鬼看,然后第二天再正式开机,没曾想,当晚戏班子唱戏的时候,忽然失火,整个戏班的人全都烧死了,无一生还。当时他们唱的就是铡美案啊。昨晚你看见的肯定是那个戏班的人。”

    于勇擦着冷汗道,“幸亏没被他们逮着。”

    小满子道,“他们说逮你干啥了没?”

    “说是逮我让演陈世美,然后用铡刀不断地铡我的脖子。尼玛啊,想想都脊背发凉。”

    小满子拍拍于勇的肩膀,“大哥,你还是管好自己的腿,千万不要乱跑啊,像你这种八字比较轻的人很容易撞邪的。”

    于勇苦笑,“哪次是我自己跑的?都是他们来找我的。”

    吃完饭,老黑和小满子回宿舍睡觉,于勇借口撒尿,溜了。

    话说于勇哪里睡得着呢,强哥派他来这里的任务是找宝藏,他也希望尽快找到宝藏,找到宝藏,远走高飞,对于片场这种鬼地方,他一分钟也不想多待。

    既然这片场鬼气森森,晚上找他自然没这胆量,白天休息,大把的时间。反正这片场也没啥人,不如就白天找吧。老周和罗大姐全都缩在办公室里不出来,老黑和小满子都睡觉去了,应该没人管他的闲事。

    可是偌大的片场,宝藏会在什么地方呢?

    不知怎的,他眼前忽然浮现乞丐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

    那个人明显不是乞丐啊,那么他来这里的目的会不会跟自己一样,也是找宝藏的呢?

    目前,于勇所能想到的唯一合理解释也只能是这样了。

    因为没有哪个年富力强的大男人会扮成乞丐躲在一个闹鬼的片场里,这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就如同自己明明是硕士生却来到这个片场做夜间巡逻一样。

    看来,宝藏很可能就在废弃的片场里,否则那人也不可能三番五次地在那条街的破屋里出现,他一定是在那里找宝藏呢。

    主意打定,于勇立刻朝着废弃的片场走去了。

    片场中心,依旧锣鼓喧天,人头攒动。

    戏台上显然正在上演法海斗白蛇,扮演法海的男演员和扮演白素贞的女演员激战半酣,正吊着钢丝绳在半空飞来飞去。

    于勇这次长了个心眼,仔细看了看,这人全都是有脚的,而且戏台边也有导演、灯光师道具师化妆师和乐手,看来这些人是真的人,不是鬼唱戏。

    戏台上演的确实热闹,法海祭出宝塔,大喝一声,“你这大胆妖孽,信不信老衲现在就收了你!”

    白素贞凄然一笑,“死就死了,来吧,只羡鸳鸯不羡仙。好歹我也与许郎快活了一世,好过你这孤独终老的老怪物!”

    于勇可无心再看热闹。他迈开大步朝着废弃片场的入口走去。

    一进这条街,他立刻感觉这里阴冷异常,甚至气温都比外面低好多度,明明大热的天,他却冷得恨不能裹紧衣服保存热量。之前来这条街的时候,不是一个人还不觉得有多害怕,现在独自走在街上,听着自己单调的脚步声在空洞的街道上回响,浑身的汗毛立刻刺棱一下竖起来了。

    尽管吓得肝胆俱裂,他还是劝自己打起精神来,只要找到宝藏就下辈子吃喝不愁了,所以现在辛苦一点,还是值得的。

    “对,就当一切都是为了宝藏吧。”

    继续往前走,发现前方街道分叉,分出十数条小街,每条小街继续往前延伸,街道两边仍旧是些破房子。

    他傻眼了。

    这地方之前没来过呀。

    他该往哪条路走呢?

    他是又遇见鬼打墙了吗?

    使劲揉揉眼睛,掐掐虎口,似乎又不像,抬头看看头顶的烈日,他开始给自己打气壮胆。

    “青天白日,怕他个鸟,奶奶个熊的,那些孤魂野鬼,有本事现在就给老子出来。”

    于勇骂完,使劲啐一口唾沫。

    据说鬼都怕恶人,自己凶一点,鬼也就不敢近身了。

    于勇选了最靠右边的一条小街,壮着胆子继续往前走,走了约莫一里地的样子,看见前方戳着一栋破破烂烂的大厦,这大厦年久失修,楼身脏污不堪,碎裂的窗玻璃上满是污垢,墨绿色的铁皮大门上锈迹斑斑。

    风一吹,破旧的铁门和没了玻璃的窗户呼呼直响,说不出的瘆人。

    这是什么鬼地方?

    于勇定睛一瞅,大厦上写着四个金漆剥落的大字银宝大厦。

    字上的金漆几乎快掉光了,银宝大厦四个字是他猜出来的。

    宝藏会藏在这栋废弃的大楼里吗?

    于勇壮着胆子继续往前走,一伸手,推开落满灰尘的铁门。

    吱呀一声,门开了。

    一股浓郁的霉腐气扑面而来,呛得人直打喷嚏。

    楼内的阴寒之气甚至比这条街还要重,寒气直逼骨髓。

    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浑身的关节都开始感到不适。

    直觉告诉他,这里不会是什么好地方。

    是进去看看还是离开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