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古尸在在骆小桑的寓所里做法,见护身符被毁,心知不妙,立刻掠起身形,朝着片场的方向飞去了。

    毕竟救人要紧,骆小桑乃凡夫俗子一个,没了护身符护体,旁边又有人要害他,下场可想而知。

    那古尸心里着急,脚下也越飞越快,不一刻,已经飞到了片场围墙外,正要掠起身形飞进院内,却见一黑影急匆匆地飞出来。

    半夜三更的,那黑影去势又急。

    古尸料定,那黑影绝不是什么好人,于是厉声喝道,“什么人?”

    没想到,来人看见他立刻大吃一惊。

    你道来的是谁?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受伤逃跑的阿赞法师。

    这边厢,阿赞法师捂着胸口的伤只顾着逃命,冷不丁看见眼前红影子一闪,心道不好,定睛一看,傻眼了,不由地暗暗叫苦,“怎么又是这个红袍人,真是冤家路窄呀,好端端的跟他斗,尚且不是对手,更何况现在身负重伤,再跟他交手,哪里还能有命在?看来,今日就是我的死期了。”

    俩人四目相对,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古尸认出眼前这个丑若钟馗,穿着暗紫色法袍的法师正是圈中所见加害骆小桑的歹毒法师。

    阿赞法师心里自知敌不过,嘴上仍旧耍强,“你爷爷在此,休要过来!”

    古尸哈哈大笑,“原来是你这个黑了心的法师呀,你几番败在我的手下,怎么还敢再打骆小桑的主意?你究竟跟骆小桑有什么仇怨?”

    阿赞法师冷笑,“哼,我跟骆小桑无冤无仇,只是看在钱银的份上才对他下狠手的。实话告诉你,只要有人肯出钱,我还会再害他的。我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人,有钱拿钱说话,没钱滚到一边。我可没时间浪费在那些穷鬼身上。”

    阿赞法师说完,咳赤一声,啐出一口老痰。

    “骆小桑现在怎么样了?”

    “你来晚了,骆小桑已经被我杀了,没救了。”

    既然动手肯定吃亏,不如先扯闲篇,分散他的注意力。

    阿赞法师想哈哈大笑,可是刚一张嘴,哇地喷出一口鲜血。

    古尸笑道,“哎吆,你怎么了?一副身受重伤的模样,是被谁打伤的,这人真是为民除害呀。像你这种黑心黑肠的败类,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的。”

    咳咳咳咳

    阿赞法师不住地咳,胸口的刀伤一阵比一阵疼。

    这疼他实在忍不住了,也装不下去了。

    他感到胸口的刀伤还在不断地往外噗噗冒血。

    古尸厉声喝道,“说话,你真的把骆小桑杀了吗?”

    “不信的话,自己去看。”

    即使自己真的打不过,嘴上也绝不能输了志气,这是阿赞法师信奉的哲学。

    “就凭你,我可不信。”

    “爱信不信,人我已经杀了。”

    “你杀了人,怎么还会受这么重的伤呀?”

    古尸哪里肯信他的话。

    一个死活不信,一个打死了也要把谎话扯到底,阿赞法师自知动手必死无疑,此刻只有等古尸自己飞走,然后赶紧逃跑。

    古尸听着院内嘈杂的人声,看着院内亮堂的灯光,有点拿不定主意了,是先杀了这个黑心法师,再去救骆小桑,还是不管这个败类,直接进去找骆小桑呢?不如拿话先试他一试。

    “你骗我,如果骆小桑死了,院内应该有哭声才对,可是现在院里很平静,根本没有人哭,所以你在撒谎。”

    阿赞法师心里一惊,他没想到这个穿红袍的家伙这么不好糊弄,。

    古尸见阿赞法师脸上的表情极不自然,立刻明白自己猜对了,于是厉声道,“你这丑八怪,今日就是你死期。我这就送你去见阎王。”说罢,比出剑指,正要念咒。

    这时,空气中一股香气飘来,那香气如同游丝般的若有若无。古尸不禁翕动鼻翼去嗅那香气,那是她的气味呀。

    那仿佛是记忆中熟悉的气息。

    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她的气息很熟悉呢?

    在古尸眼前,瞬间浮现红袍美人那张美的无可挑剔的脸。

    耳边似乎传来她细细柔柔的声音,“邪姬!邪姬!你出来啊!”

    自己的名字真的就叫做邪姬吗?

    红袍美人真的就是自己的爱人吗?

    轻微地翕动鼻翼就可以闻到她的香气,难不成她就在附近吗?

    他心中有着一连串的问号却无人能够解答。

    也许所有的答案都是她那里。

    不知怎的,一想到她,他忽然感到心猿意马,对阿赞法师也就放松了警惕。

    阿赞法师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久,趁古尸分神,悄悄从袖中摸出一张符,望出一抛。

    一股厚重的烟雾乍起,随着烟雾而来的,还有一股子骚骚臭臭的味道,呛得人眼泪直流,更兼半边身子酥酥麻麻。

    古尸不禁皱眉掩住口鼻,待烟雾稍稍散去,四下一看,哪里还有阿赞法师的影子呢?

    古尸冷哼一声,“简直卑鄙丑陋的小人行径,才做得出放这种臭不可闻的黄鼠狼烟雾弹,也罢,跑了就跑了吧,下次别让我再撞见你。定饶不了你。”

    躲在不远处的阿赞法师见古尸找不着自己,得意地笑笑,可是嘴刚一张,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不由地捂住嘴巴,恨恨地骂道,“这该死的女鬼,真害死我了,我咒你永不超生,做永世的孤魂野鬼。”骂完,方才掠起身形,气哼哼地去了。

    令人懊恼的是,阿赞法师放的黄鼠狼烟雾弹把空气中那缕淡淡的香气彻底阻断了。

    没了香气,古尸也猛然收回思绪,想起自己该去找骆小桑了。

    古尸掠身飞进院内,直往片场正中那灯火通明处飞去。

    古尸落在一株高大的古松上,往下一看,正好看见骆小桑好端端地站在戏台上发呆。

    “哼,这丑陋的法师果然在撒谎,骆小桑不是好好的嘛。”

    正想飞到树下,去跟骆小桑打招呼,却猛然听见一阵幽怨的笛声。

    寂静的夜里,那笛声如泣如诉,似有几分相识。

    伴随着笛声而来的,仍旧是那股淡淡的香气。

    原来她真就在附近呀,那笛声是她吹的吗?

    好生的凄凉寂寞呀。

    看来她真的很爱自己,

    古尸心念一动,身形再次掠起,朝着笛声的方向飞去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