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拎着铁链就要往外走,“不行,我一定得挖开那坟墓看看。我觉得那坟墓下面肯定不是空的。”

    老周上前一把抓住铁锨,拦住于勇,“于勇,那片坟地属于片场的财务,不能随意损坏,你要是损坏坟墓,修缮费就只能从你薪水里扣掉了。”

    于勇急了,“别呀,周场长,至于扣薪水这么夸张吗?咱这的薪水本来就少的可怜,要是再扣掉点,连饭钱都不够了。那坟我挖开之后,再埋好还不行吗?”

    “那你意图毁坏片场财务,不扣薪水怎么行?只能是经济制裁了。”

    于勇道,“周场长,可是我亲眼看见白晓柔出现在那个坟墓里,已经两次了,她还跟我说那就是她的坟墓,这分明不是在暗示我,她就埋在那个坟墓的下面吗?”

    老周道,“于勇,你在瞎说些什么呀?我都告诉那片坟地是假的了,你为什么就是不信呢?我再说一遍,那坟墓下面是空的,空的!你懂吗?就是什么都没有。”

    “可是她真的……”

    老周厉声道,“不是我不信你,我现在问你,咱们片场这么些人,除了你以外,还有谁见到白晓柔了?”

    于勇摇头,“没有,只有我一人看见她了。”

    “除了你以外,谁都看不见白晓柔,怎么偏偏只有你一人能看见?咱们片场本来好好的,怎么你一来,就出这么多乱子,现在你又说看见女鬼了,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看老周满脸怒气,于勇一下子噎住,说不下去了。

    “可是我真的看见她了。”

    老周不耐烦地挥挥手,“没有什么可是,赶紧回去上班吧,与工作无关的事,不要去做。否则,就请你立刻离开这里。我们这里地方虽小,可也不是大车店,让你由着信子胡来。”

    老周说完,一把夺过铁锨。

    咣当一声,扔进储藏室。

    那把铁锨在空中划了个好看的弧线,飞进了储藏室。

    铁锨落在地板上,溅起尘埃无数。

    然后老周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找出一把,咔咔地把储藏室的门锁上了。锁上之后,还不放心地用手推了推门,以确认锁死了。

    于勇惊讶地看着这一切,“周场长,你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老周不耐烦地挥挥手,“去,该干嘛干嘛去。别在我这里耗着了。”

    于勇站着不动,不解地看着满脸怒容的老周。

    罗大姐劝道,“去吧,赶紧上班去。”随即看了眼墙上的挂钟,“不对,你们夜班的现在已经下班了,你去宿舍休息吧,去吧,别杵在这里了。”

    罗大姐连说带劝地把于勇推出值班室。

    于勇闷闷不乐地走出值班室,正好遇见迎面走来的小满子和老黑。

    老****,“老周咋说的?”

    于勇郁闷道,“还能咋说,不让挖呗,说是片场财物不许毁坏,毁坏了扣我薪水。”

    老****,“我都跟你说了,那坟是假的,你就是不信。老周这人性子急,不会拐弯,我估计他是懒得跟你解释。算了,别想那事了,过去了。”

    小满子笑道,“于大哥,我看你呀,就是八字轻被鬼压,撞邪了,你看我跟老黑,那些鬼鬼怪怪的,从来不敢招我们。”

    于勇皱眉,“我妈生我的时候没选着好日子,命苦啊。”

    他们的话,跟在后面的叶天和庄梦蝶全都听见了。

    叶天道,“庄作家,对他们的话,你怎么看呀?”

    庄梦蝶道,“不知道了,这种鬼鬼神神的东西,咱们也许应该请教一下常青学院的小道士。”

    “那个李元泰吗?”

    庄梦蝶点点头。

    何楚耀道,“要是没事了,咱们就先回去吧。我可还有一大堆活儿要干呢。验血型,检验DNA,忙着呢。”

    叶天点头,“行吧,咱们先回去。”

    庄梦蝶帮何楚耀收拾东西。

    叶天跟老黑打招呼,“有事给我打电话吧,我们先回警局了。”

    老黑和小满子一直把叶天三人送到大门口。

    于勇站在原地生闷气。

    这老周的脾气也太古怪了吧,不就是挖个坟嘛,又不是真的,干嘛死活不让挖呢。

    于勇回头看了眼老周的办公室,门关着,窗户拉着百叶窗,看不见他在屋里干嘛,心说这老头真古怪。

    这时,于勇的手机响了。

    于勇懒洋洋地从兜里摸出手机一看,立刻吓得三魂去了七魄。

    来电显示是强哥。

    只好战战兢兢地接了电话。

    “强哥呀,找我啥事?”

    “找你啥事?你说大爷我找你干嘛?我让你做的事,你做的咋样了?”

    “强哥呀,你可把我给坑苦了,我这人生来八字就轻,不能待在邪门的地方,容易撞邪雅。我昨天一到这里,就遇上各种怪事,还看见女鬼了。这次,我可被你坑死了。”

    电话那端传来一阵阴险的笑声。

    “臭小子,你敢说你强爷爷我把你坑苦了?”

    “不敢,不敢,强哥,不对强爷爷,我说错话了,自己掌嘴。”说完,于勇立刻自扇嘴巴给强哥听。

    强哥乐得哈哈大笑,“这就对了,你终于知道对待你强爷爷我应该恭恭敬敬的。你说你八字轻,怕鬼上身,那我问你,是遇见鬼可怕,还是被我活活折磨死更可怕?两样你选哪一样?现在你可是欠了我两百多万呢。”

    “强爷爷,我错了,我乖乖给你找宝藏就是了。”

    “哼,还是乖点好,你小子要是敢玩花样,小心你的脑袋搬家!”

    “是,是,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许久,于勇才回过神来,从昨天入职到现在经历了这么多的怪事,他差点忘记自己来这里是干嘛的了。

    “找宝藏,找宝藏,现在我是孙子,等我一旦找到宝藏就立刻远走高飞,叫强哥你这辈子都别想再抓到我。现在我就委屈一点,管你叫爷,让你占占便宜。”

    于勇把牙齿咬得咯咯响。

    电话那端,强哥舒舒服服地躺在按摩浴缸里,挂了电话,顺手把手机扔到一边,恶狠狠地道,“臭小子,敢跟老子耍花样,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