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听得很清楚,暹罗猫的吼叫声就是从前面的破屋里传出来的。

    等他跑到门口,听见屋内传出嘭嘭声和暹罗猫发出的呜呜声。

    很显然,暹罗猫正在跟什么人厮打。

    难不成是嫌犯在里面吗?

    叶天感到既紧张又兴奋。

    屋内厮打声还在继续。

    可以想象,咱们可爱的暹罗猫正在跟什么人奋力周旋。

    叶天拔出手枪,咔咔上膛,一脚踹开屋门,大喊一声,“不许动!”

    只见屋内一个黑影闪过,一个人急匆匆地跑出来,撞在叶天身上,把叶天撞得一个趔趄,枪掉在地上,走火,啪啪两声。

    当然,两枪都没有命中。

    与此同时,一个人从破屋内窜出,夺路而逃。那人跑得速度极快,撞翻叶天之后,立刻撒开腿,拼命往前跑,头也不回。

    由于那人正好撞在叶天额头上,叶天只觉得眼前一黑,仰面摔了个屁股蹲儿。

    叶天坐起身,顿感头疼欲裂,眼冒金星,他仍然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大喊一声,追了上去。

    “站住!你别跑,再跑,老子开枪了。”

    叶天习惯性地伸手往腰里一摸,发现枪套是空的,这才猛然想起,自己刚才着急追他,竟然忘记把枪从地上捡起来了。

    “雾草,竟然没带枪就追出来了。”

    叶天在后悔自己的冒失,可是已经来不及回去捡枪了。

    这时,额头上的伤口开始一跳一跳的疼,就像是有人拿着榔头使劲在额头上敲那样,连带着眼睛和眼眶也一起疼,那滋味着实不好受。

    几乎是每跑一步,脚掌一落地,带着身体一震,额头的伤就会疼一下。不多一会儿,叶天就疼得眼泪直流,冷汗直冒。

    没带枪,额头的伤还疼的厉害,叶天不敢贸然往前追了。

    而且这条街上尽是些破破烂烂的旧时代的房子,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阴森,人在这里,总有种不真实的虚幻感,不熟悉这里环境的人,说不定真的会迷路。

    尽管现在的是大白天,这条街也让人感觉阴冷异常。

    种种原因加在一起,叶天不觉放慢了脚步。

    就在叶天脚下犹豫之际,那人反倒越跑越快,眨眼间,便消失在这条废弃街道的尽头。

    叶天不敢再追下去,只好放弃,捂着额头的伤往回走了。

    老黑带着小满子、于勇和庄梦蝶赶到时,正好看见那人仓皇离去的背影。

    于勇看见那人的背影,傻眼了,竟然是之前那个乞丐。眼前蓦然浮现乞丐那双清澈睿智的眼睛。

    大家看叶天捂着额头,皱眉走回来,立刻关心地问,“叶组长,你没事吧?”

    叶天揉揉脑门上的大包,嘶了一声,“没事。”

    庄梦蝶道,“还说没事,都肿起一个包了。我给你看看。”

    叶天拍掉她的手,“都说没事了,放心吧。”

    庄梦蝶扁扁嘴,“你这人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老****,“刚才枪响是咋回事?”

    叶天苦笑,“走火而已。”

    叶天从地上捡起枪,吹掉枪管上的灰尘,插回枪套。

    于勇想起那人的背影,皱眉道,“怎么会是他呢?”

    叶天愕然,“你认识他?”

    于勇道,“不认识。昨晚见过他,据说他是经常来这里过夜的流浪汉。”

    小满子道,“我倒是经常看见他,不过他也不像是坏人,他应该只是个穷困潦倒的家伙罢了。赶了多少次了,还是经常来,真拿他没办法。”

    叶天道,“他要不是坏人,干嘛撞了人就跑啊?真是莫名其妙。”

    于勇道,“我也觉得他不像坏人。”

    正在这时,屋里传来暹罗猫的叫声。

    庄梦蝶道,“哎呀,大家把喵喵忘了,喵喵还在屋里呢。”

    众人一起跑进屋里一看,登时傻眼了。

    屋里的情形绝对是他们想不到的。

    一个穿着红袍的少女仰躺在一张破席子上,暹罗猫就蹲在她身边,舔着她的手。

    少女神态安详,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暹罗猫焦急地舔着她的手,似乎打算把她叫醒。

    老黑一看见少女,立刻惊道,“这姑娘就是翠翠吧?”

    小满子点头,“应该是,她身上穿的不是戏袍吗?”

    庄梦蝶急忙上前,伸手试试少女的鼻息,“太好了,她还活着,只是晕过去了。”

    老****,“快,咱们把她背回休息室那边。”

    叶天道,“你们仨把她送回去,我和庄作家在这里看看能不能找到罪犯的足迹。”

    “走,咱们赶紧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剧组的人,省得他们再担心。”

    小满子背着少女,老黑和于勇紧跟在后面,仨人往片场休息室跑去了。

    庄梦蝶打量着整间屋子,这是一间非常简陋的旧式砖房,墙上没有抹水泥,看得见一块块红砖。

    屋里只有一张破席子,破席子边上有一瓶喝了一半的娃哈哈矿泉水和半块吃剩的馒头。这些就是刚才那人留在这里的东西。

    叶天盯着地上的矿泉水和馒头,苦笑了一下,“这人的生活条件有够艰苦,就啃干馒头喝矿泉水。晚上睡在一张满是窟窿眼的破席子上。”

    庄梦蝶把那半瓶矿泉水和吃剩的馒头装进物证袋,“馒头和水瓶上应该有他的DNA,相信找到他并非难事。”

    叶天点头,“这小子以为撞完我就能跑得掉吗?”

    庄梦蝶道,“这流浪汉究竟只是借宿在这里还是跟女演员失踪案有关呢?”

    叶天道,“这个咱回去验完DNA就知道是不是了。”

    庄梦蝶蹲下身子,仔细观察着地上的脚印,立刻惊叫道,“流浪汉的脚印跟咱们之前在墙边看见的42码脚印是同一个人的,看来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鞋号44码的嫌犯翻过墙壁,肩扛少女打算继续逃逸,结果正好遇见流浪汉,俩人就动起手来,嫌犯不想耽误时间,于是只好扔下少女仓皇逃走。然后,流浪汉抱着少女来到了这间屋子。”

    叶天道,“这么说来,是流浪汉救了少女一命。”

    “应该是这样。”

    “如果是那样,他为什么见了我就跑呢?”

    “这一点,我也没想通。”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