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撞在那硬邦邦的东西上面,心说这下完蛋了,身后那帮家伙还不乘势一拥而上,他这条小命眼见着是保不住了。

    没想到的是,那帮家伙并没扑上来,而是站在原地。

    那个刚才扮包拯的家伙道,“别再过去了,那边不是咱们的地盘。咱们走吧。”

    听了这话,于勇心里有点小得意,朝他们挥挥手,“唉吆,你们不杀我了呀。那就不送了,撒有哪啦!”

    扮公主的女鬼冷哼一声,“你别得意地太早了,还是好自为之吧。如果不是你对他们还有点用处,我们早就杀了你了。奉劝你今后还是小心点,没事不要到处乱跑,下次要是再被我们撞见,你就非做陈世美不可了。”

    于勇呆住,“公主,等等,你刚才说我对谁还有用处?我怎么不明白呢?”

    那女鬼冷笑,“等下你就明白了。”遂转身朝着那群鬼道,“走,咱们走,不要管他。”

    于是乎,一大群鬼,飘的飘,飞的飞,一眨眼,走得一个不剩。

    看见他们全都走了,于勇才松了口气,打开电筒。

    这四下里黑咕隆咚的,他想看看自己在什么地方。

    啪地一声,手电筒雪亮的光线照在眼前那个硬邦邦的东西上。

    于勇看清那东西是什么的时候,不禁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尼玛,刚才撞上的竟然是一块墓碑。

    这倒霉催的,于勇拿起电筒四下里一照,立刻惊出一头冷汗来。

    这不是之前来过的那块坟地吗?

    擦,自己摸黑乱跑,竟然跑到这块坟地里来了。

    一眼望去,灰色的坟包子一个挨着一个,看得人头皮发麻。

    等等,这块墓碑看上去好生眼熟啊,好像之前见过。

    于勇仔细一看,墓碑上的照片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老太太名字叫是石梅花,生于1911年,卒于1999年,享年88岁。

    尼玛,又是这个叫做石梅花的老太太,之前自己撞邪不就是在这里吗?

    于勇猛然想起白天看见这墓碑上是一个少女照片的事情来。

    正在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咯咯的娇笑声。

    “又是你呀?大半夜的,自己一人瞎跑,不害怕吗?”

    说话的声音柔柔甜甜的,一听就是个活泼可爱的少女。

    于勇定睛一看,果然发现墓碑上坐着一个大眼睛,锥子脸的萌系少女,少女穿着白裙子,看上去非常可爱。

    于勇立刻意识到她是谁了。

    “白晓柔嘛?”

    “唉吆,你知道我的名字呀。看来我死了那么久,人气还是没有下降呢。”

    看来少女对于别人能一下喊出她的名字,感到非常开心。

    “当然,其实你也不用那么激动,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你名字的。”

    少女不高兴了,骨朵着嘴,“哼,看来还是有人不知道我是谁。”

    于勇咳咳两声,“其实这不是你的坟墓吧?”

    “谁说这不是我的坟墓,这就是我的坟墓呀。不信的话,你看。”

    少女说完,举起右手在墓碑上轻轻一拂。

    于勇就觉得眼前一花,再揉揉眼睛,仔细看那墓碑上的相片已经变成了少女的相片,而墓碑上刻的字也变了,墓碑上刻着,白晓柔,生于1998年8月21日,卒于2016年4月1日。

    “你看,这明明就是我的坟墓啊。”

    少女说完,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看着他。

    于勇瞬间懵逼了。

    这墓碑上的相片和文字的切换也太迅速了吧。

    这时,于勇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小满子的喊声。

    “于大哥!于大哥,你在哪里呀?”

    于勇回头一看,果然看见一个人拿着手电往这边跑过来,于是他兴奋地挥着手电大喊道,“小满子,我在这里呢。”

    那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果然是小满子。

    “于大哥,你疯了吗?叫你好好跟着我走,你咋又自己一人乱跑呢?你要是出了什么事,这罗大姐还不得骂死我啊。刚才我找你半天,腿都快跑断了。对了,你咋又一人跑坟地来了呢?就算这些坟都是假的,长期没人待的地方,它都有阴气。你这样乱跑,很容易撞邪的。”

    小满子上来就埋怨。

    对于小满子的抱怨,于勇像是没听见似的,他一把抓住小满子,拉到墓碑前,“小满子,我跟你说吧,这块墓碑上写的就是白晓柔的名字,你再仔细看看。”

    小满子凑过来,仔细一看,苦笑道,“于大哥,你又撞邪了吧,你再好好看看,这墓碑上写究竟是谁的名字。”

    于勇一看,立刻傻眼了。

    墓碑上刻的是石梅花,生于1911年,卒于1999年,享年88岁。

    墓碑上的照片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于勇皱眉道,“不对啊,白晓柔刚才明明亲口告诉我,这里就是她的坟墓呀。”

    小满子大惊,“哥呀,你刚才见着白晓柔了?”

    于勇点头,“对,就是她刚才亲口告诉我的,在你没来之前,她一直坐在墓碑上来着。”说完,他转身四处看,可是哪里还有白晓柔的影子呢。

    小满子哭笑不得,“哥呀,你才刚来不到一天的时间,这片场一共失踪的四个女演员你就已经见着俩了,再这么下去,你见着剩下那俩也快了。”

    于勇道,“我真的看见她了,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小满子四下里看了看,忽然感觉浑身发毛,不由分说地拉上于勇,“依我看,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于勇扯开喉咙喊道,“白晓柔,你出来啊。”

    小满子抓起于勇,往前跑去,“大哥,拜托你别喊了,我可没兴趣见鬼啊。”

    等小满子拉着于勇跑远了。

    白晓柔才从墓碑后面飘了出来,叹气道,“这个于勇真是脑瓜子太笨,小满子身上的阳气这么足,我哪里敢出来呀。”

    曾雨晴也从另一块墓碑后面冒出来,笑吟吟地道,“晓柔妹子,你费了那么大的劲,于勇那个笨蛋能明白你在说什么吗?”

    白晓柔幽幽地道,“雨晴姐姐,不知道呀,要是常人的话,早该领悟了,这人真是笨的可以。”

    曾雨晴道,“今天我真倒霉,遇见个黑心肠的法师,让他帮我,他不肯,因为我没钱给他,不过,这种黑心的家伙最后还是被我教训了一番。”

    接下来,曾雨晴把刚才在片场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两个女鬼开心得哈哈大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