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跟着小满子继续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巡逻,寂静的夜里,那些旧时代破破烂烂的房子显得格外瘆人,有了之前撞见流浪汉的经历,于勇的胆子更加小了,他紧紧跟着小满子,一言不发,耳朵却比任何时候都要警惕,仔细地听着周围的动静,脚踩在地上的枯枝落叶或者踢在石块上都能把他给吓一跳。

    现在的于勇早已成了惊弓之鸟,用草木皆兵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再恰当不过。再加上之前的撞鬼经历,更让他觉得周遭鬼影重重。

    小满子见他一惊一乍的模样,不时地哈哈大笑。

    “我说大哥呀,就你这点胆量,还干什么夜间巡逻啊,不如回家歇着。”

    于勇是有苦说不出,唯有步步紧跟小满子。心说了,要不是被强哥拉来找什么劳什子宝藏,鬼才愿意来这种地方呢?

    可是就这么跟在小满子屁股后面,走着走着,又不对了。

    怎么不对了呢?

    小满子不见了。

    于勇慌了,他揉揉眼睛,四下里这么一看,眼前所见,更让他彻底崩溃了。

    不光是小满子不见了,就连破破烂烂的街道也不见了。

    周遭连一点灯光都没有。

    昏黄的街灯离他老远,远处那灯火通明的地方应该是片场的正中心,那里搭着戏台,骆小桑剧组应该正在那里拍戏。

    戏台的锣鼓声和人说话的声音被深夜的寒风吹得时断时续,像是从遥远地方传来的。

    这些原本在片场里再正常不过的声音在于勇听来却像是鬼泣般的恐怖。

    雾草,这他娘的是哪里?

    于勇左手握紧手电筒,右手握紧电棍,不敢往前迈步了,可是这里黑黢黢的,站在这里也不是事儿呀,只得咬紧牙关,战战兢兢地朝前走。

    “小满子!小满子,你在哪里?”

    他哆哆嗦嗦地喊,可是没有任何回答。

    一阵阴风吹来,浑身的汗毛立刻刺棱一下,全都竖起来了。

    虽然不知这里是哪里?他明显地感觉到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周围尽管漆黑一片,于勇还是不敢打开电筒,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怕打开电筒,看见的是什么更可怕的东西。说不定是一张正在滴血的脸或者是一只长着人脸的诡异爬行动物。

    麻痹的,小满子死哪去了,扔下老子一人在这里真的很好玩吗?

    起初他怀疑是小满子在恶作剧,可是越往前走就越不这么看了。

    小满子明知他胆子小,又是新来的,不可能把他一人丢在这里不管,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又撞邪了,就像之前他在宿舍和食堂里遇见的那些奇怪的东西那样。

    难不成是遇见传说中的鬼打墙了吗?

    真是他娘的倒霉到家了,待在宿舍睡觉撞见曾雨晴的魂魄,去食堂吃饭又遇见那么多怪事,现在再尼玛来个鬼打墙,还让人活吗?

    就这样摸黑继续往前走,他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他屏住呼吸,加快脚步朝着灯火通明的方向走去,那里是片场的中心,有人正在那里拍戏,只要走到有人的地方,就没事了。此刻,他也只能抱定这个想法给自己打气了。

    这于勇心里害怕,脚下自然越跑越快,等他跑过去一看,戏台上一个黑脸大汉端坐于公堂之上,公堂两侧站着十数个高大威猛的衙役,好不威风。

    黑脸大汉脑门上有一个白色的月牙儿。

    于勇心里一惊,此人可不是包大人包拯吗?

    再看,一男一女跪在公堂上,女的面黄肌瘦,穿着补丁衣裳,男的身穿华服,白面无须,公堂上还有一个身穿锦袍满头珠翠的女子,满头珠翠的女子长的珠圆玉润,肤白秀美,此刻是满脸的怒气。

    包拯一拍惊堂木,怒斥道,“陈世美,你可知罪?”

    听见这句台词,于勇笑了,原来是在演铡美案呀,可是今晚不是拍骆小桑剧组的白袍法师的戏吗?怎么会是包公案呢?这些人里也没有骆小桑呀?难不成这是另一个剧组临时租用场地拍夜戏吗?

    于勇四下看看,还是没有小满子的身影。算了,反正小满子不在,不如偷会儿懒看戏。主意打定,于勇在戏台边站定,看起戏来。

    那白面男子看了眼华服女子,哀求道,“公主,救救我。”

    华服女子勃然大怒,“大胆包拯,你项上人头值得几金?连驸马你也敢审?”

    包拯道,“公主,君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更何况一个小小的驸马?”

    公主道,“驸马究竟身犯何罪?”

    包拯道,“驸马除了欺君网上之外,还有杀妻灭子,勾结贪官,教唆杀人等三行大罪,全案至今已有五人,因他而死于非命,论罪当铡。”

    公主惊得眼前一黑,差点倒地,她伸手扶住廊柱,哆嗦道,“包黑子,本宫已经怀有身孕,你铡了驸马,难道让本宫的孩子一出世就没了父亲吗?”

    包拯道,“驸马杀妻灭子,毫无人性,畏罪行凶,一错再错,要不能正治以法,这何以大昭于天下,公主失去驸马,固然可悲,可是驸马丧尽天良,罪恶滔天,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来呀,铡刀伺候!”

    堂上早有衙役应了一声,就听见后堂一阵吱吱嘎嘎的响动,沉重的铡刀被几个衙役推到公堂之上。

    咔擦一声,铡刀被拉起。

    铡刀锋利的刀口闪着瘆人的寒光。

    公主见状,立刻扑到铡刀上,怒吼道,“包黑子,今天你若想铡驸马,就先铡了本宫吧,本宫现在有孕在身,叫你一尸两命,无法向皇兄交代。”说罢,那公主竟把一个雪白粉嫩的脖子搭在铡刀上,“来呀,包黑子,够胆的你就开铡!”

    包拯手捋长髯,哈哈大笑,“公主,包拯早就料到你会拼死救这贪慕荣华、抛弃妻子的败类。”遂喊道,“王朝,马汉,可在?”

    王朝马汉上前道,“在。”

    “请过尚方宝剑。”

    王朝马汉道,“是。”遂递上尚方宝剑。

    包拯手举尚方宝剑,噌地一声,拔剑出鞘,“尚方宝剑在此,如朕亲临。”

    堂上众人齐齐跪下,口中齐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