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女鬼曾雨晴一激动,直接闯进骆小桑的休息室,结果被屋内充足的阳气一震,直接撞在屋外的大树上,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一看,休息室里的灯已经熄灭了。

    门大开着,可是屋内哪里还有骆小桑的影子。

    再竖着耳朵仔细一听,戏台那边锣鼓喧天,热闹非凡,显然正在拍戏。

    “糟糕,骆小桑一定是去拍戏了,可是他身上没了护身符,不是很危险啊,这两个坏蛋还是一直在打他的主意呢。”

    曾雨晴一着急,立刻掠起身形,朝戏台那边飞去。

    站在戏台边,她才暗暗叫苦,心说这导演怎么想的,怎么这会子把这俩死对头排一场戏呀。这简直太乱来了。

    曾雨晴是一只鬼,听力也就自然好过人类,戏台上的骆小桑和芦笙边打边吵,他们的争吵声全被响亮的锣鼓声给盖住了,戏台边的工作人员自然是一句也没听见,而曾雨晴却一字不落地听见了。

    看来骆小桑已经知道他们的阴谋了。

    戏台上的芦笙兴奋无比,跟打了鸡血般的亢奋,不但在台上连翻十个筋斗,继而又劈叉,腾身侧翻,各种高难动作信手拈来,看得众人是目瞪口呆,连站在台下观看的武术指导都频竖大拇指。

    台下的众人只道是芦笙今天状态好。

    只有曾雨晴和骆小桑俩人心里明白,芦笙之所以兴奋,是因为今晚他就要杀了骆小桑,话说杀人犯在动手行凶之前不都特兴奋吗?

    “那个坏心肠的法师呢?”

    曾雨晴四下张望,果然在一棵古松下找到阿赞法师那丑陋而阴险的脸。

    “原来他在那里。我去盯着他,看看他又想搞什么破坏。”

    曾雨晴说罢,掠起身形,飞到阿赞法师头顶的树枝上,藏在那里。

    刚藏好,就听见阿赞法师阴阳怪气地道,“哦,两个好朋友终于摊牌了吗?这场打斗还真是堪称经典啊,戏里戏外均是打成一团呢。既然他们打得不可开交,这个骆小桑势必没工夫注意到我,而且护身符也被烧掉了,我终于可以出手了。”说罢,他再次怪笑两声道,“再见了,骆小桑。”

    听见阿赞法师这样说,曾雨晴心里一惊,她明白法师马上就要动手了。再望向戏台,骆小桑跟芦笙正在缠斗,根本没工夫往这边看,心里暗叫不好。

    阿赞法师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只听见嗖地一声,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自阿赞法师袖中飞出,朝着戏台上的骆小桑飞去。

    此时骆小桑正背着古松跟芦笙苦战,背后又没长着眼睛,面前的又分神不得,哪里听得见背后匕首破风传来的尖啸声。

    戏台下的众人也只看见寒光一闪,那把匕首就已经到了骆小桑的背心。

    “糟了,一把匕首啊!”众人齐声惊呼。

    “骆小桑,危险啊。”

    “后面,在后面啊。”

    骆小桑大惊,回头一看,那把匕首已经到了胸口。

    曾雨晴见状,嘿嘿一乐,“骆小桑,这次就让我来救你吧。”说罢,她一翻手腕,那把匕首立刻改了方向,掉头朝着阿赞法师飞去。

    阿赞法师正自得意忘形,哪里注意到匕首又飞了回来,再加上他觉得骆小桑的护身符已经被烧毁,完全没有防备。

    一时闪避不开,竟然被匕首扎了个正着,正好戳在心窝子上。

    噗地一声,阿赞法师喷出一口鲜血,捂着胸口倒下了。

    戏台那边,众人看见阿赞法师捂着胸口倒下,全都吓得惊呼起来。

    骆小桑苦笑,“芦笙,你的同伙好像被自己的匕首杀死了。”

    芦笙气得直跺脚,“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简直蠢到家了!”说完,把鱼叉往戏台上一摔,急匆匆地离开了。

    导演助理急忙上前拉住他,“芦笙,你不许走,导演没说回家休息呢。”

    “不!麻烦你跟导演打个招呼,说我今天实在没状态,我请假回去调整一下。”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助理抓抓头皮,“这芦笙究竟怎么了,我觉得他今天的表现是他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次了,他居然还说没状态,话说他刚才演得不是挺好的吗?风头差点盖过骆小桑,芦笙这个人呀,真的让人捉摸不透呢。”

    助理返回戏台,问骆小桑,“小桑哥哥,芦笙他又怎么了?”

    骆小桑意味深长地笑笑,“他心里有病。”

    众人一起涌上戏台,七嘴八舌地道,“骆小桑,你没事吧?”

    骆小桑摇头,“我没事。”

    “芦笙今天到底怎么了?这么反常?”

    骆小桑摇头,一副很疲倦的样子。

    “快看那边,刚才那把匕首好像戳中了一个人。”不知谁喊了一声。

    其余的人也跟着喊了起来,“对,就在那棵古松下,咱们过去看看,千万别闹出人命了。”

    于是,众人拔脚朝着那棵古松跑去。

    那边厢,曾雨晴得意洋洋地树上飘下来,看着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呻吟的阿赞法师,笑道,“唉吆,这就叫做恶有恶报,看来你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害人不成反害己啊。”

    阿赞法师强撑着坐起来,怒吼道,“我说那匕首怎么返回来了,原来是你这只女鬼在捣乱,你跟骆小桑非亲非故的,为什么要管他的闲事?难不成是你这个贱女鬼看上他了?要知道他是人你是鬼,你们根本不可能的。”

    曾雨晴咳咳两声,“我帮他的原因不是因为我爱上他了,而是因为你太坏了,还记得我之前求你救我,你是怎么做的吗?像你这种黑心黑肠的法师活在世上也只不过多害几个人,不如就让我替天行道,送你去见阎罗。”

    “你这女鬼还真可笑叻,这样就想杀死我吗?告诉你,我是死不了的。我诅咒你一辈子不得投胎往生。”

    阿赞法师恶狠狠地骂完,捂着胸口,强忍着剧痛,掠起身形,飞出墙外。

    阿赞法师前脚刚刚飞走,众人就赶到了,望着阿赞法师消失在夜幕中的身影,大惑不解地道,“这个穿着暗紫色长袍的怪人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能飞得起来,奇怪的是,他在飞走之前,跟谁说话呢?”

    众人四下打量,古松边上哪有半个人影。不得已,只好叹口气,一起往戏台方向走去了。

    曾雨晴坐在树枝上哈哈大笑,“你们真笨,那个丑八怪法师当然是在跟我说话喽。”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