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

    鲤鱼精高举鱼叉,冲了过来,跟白袍法师战在一处。

    咔嚓一声,鱼叉跟斩妖剑相击,迸发出无数火星。

    四目相对,芦笙自是满脸得意,骆小桑则是满肚子的疑问。

    不管怎样,还是问清楚的好,骆小桑生来性急,自然也就等不到下场之后再问了。

    骆小桑压低嗓门道,“芦笙,你刚才去找我就是为了偷我的护身符,对不对?”

    芦笙冷笑,“是的,我不否认。竟然被你发现了,我以为你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骆小桑不觉心里一痛,他的猜疑被证实了。

    “你别胡闹了,赶紧把护身符还给我。”

    “我胡闹?还给你?”芦笙哈哈大笑,“还不了了。”

    骆小桑大惊,“为什么还不了?我的护身符现在在哪里?你究竟把我的护身符怎么样了?”

    芦笙得意地奸笑,“你那个护身符碍手碍脚的,我只好想办法把它从你脖子上弄下来。哦,你问的是,你的护身符哪儿去了?答:你的护身符已经被我毁了,被我点火烧了,噗地一声,那个符纸做的护身符就此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地上或许还能找着一点纸灰。”

    “你?你竟然做出这种事?竟然把我的护身符给烧了?你疯了吗?”

    骆小桑闻言,眉头紧皱,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没疯?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此刻的芦笙面容平静,根本不像在开玩笑。

    骆小桑银牙微咬,继续质问。

    “那你当初送古曼童给我,就是为了害我,对不对?”

    芦笙点头,“是的,就是为了害你,还有那次在片场你差点被横梁砸中也是我暗中找人做的,今天我又找人害你三次,这一切全都是我找人做的。”

    “原来你一直在害我!”骆小桑一字一顿地道。

    对于芦笙所说的一切,之前在休息室里骆小桑还只是猜测,现在被芦笙亲口承认。骆小桑顿觉眼前一黑,身子一晃,差点倒地。

    果然是这样,骆小桑觉得此刻胸中似有无数把利剑搅动,芦笙真的一直在害自己,自己却把他当成挚友,一直帮助和照顾他。

    尼玛,朋友果然就是用来出卖和利用的吗?

    这世上还有比芦笙更狼心狗肺的家伙吗?

    原来古尸的话,全都是真的。

    两个多年好友,当面摊牌,真相居然如此的残酷,任谁也没有勇气去面对。

    骆小桑怒视着芦笙,牙齿咬得咯咯响,心里更似有千斤炸药,恨不能随时都会爆炸开来。

    正犹豫间,鱼叉当头劈下,白袍法师急忙侧身闪过,

    鲤鱼精举起鱼叉再刺,白袍法师挥剑格挡。

    咔嚓一声,鱼叉和斩妖剑再次撞在一起。

    骆小桑道,“芦笙,别以为你的所作所为我全都不知道吗?”

    芦笙淡淡一笑,“知道了又能怎样?反正你马上就要死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你真的打算杀了我吗?”

    “那还有假吗?我已经害你五次了,这五次如果不是有人暗中保护你,你早就去见阎罗了。”

    骆小桑暗自思咐,的确,这五次如果不是古尸暗中保护自己,自己恐怕早已命丧黄泉了。

    “可是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我一向待你不薄。”

    “因为既生瑜何生亮,只要有你在便永远没有我芦笙的出头之日。这就是我要杀你的原因,因为我不想这辈子都当你的绿叶。”

    原来是嫉妒心在作祟,骆小桑苦笑,忽然有点可怜芦笙了。此时,芦笙的话才让骆小桑明白,芦笙也是有野心的,他表面上对自己恭恭敬敬的,其实他强烈的嫉妒心一直在疯狂地折磨着他,看来自己一直都错看他了,以为他根本没有理想,只想当个平凡的配角。可是平心而论,芦笙要想出人头地,他的演技的确还差得很远。

    骆小桑语重心长地道,“芦笙,你也太天真了吧?现如今,演艺圈内人才辈出,你真的以为杀了我就能够爆红吗?一个人之所以能爆红,不光是靠机会和运气,还必须得有才能。你认为你的演技真的能跟那些大牌明星一较高下吗?”

    芦笙冷哼一声,“骆小桑,你真虚伪,看来你今天终于说实话了,你就是看不起我,觉得我的演技不行,对不对?”

    “我没觉得你的演技不行,只是觉得有点欠火候,还需要磨练。”

    “说到底,你还是看不起我。”

    “我可没看不起你。”

    “骆小桑,你知道吗?就因为你总是高高在上,踩在我的头上,所以我必须杀了你。”

    “芦笙,你该去好好看看心理医生了,我觉得你的精神状态出了很严重的问题。”

    在场的人只看见鲤鱼精和白袍法师且战且说,打得不亦乐乎,谁也想不到他二人一直在激烈地争吵。

    白袍法师道,“你本是那烂泥中的泥鳅一条,成了精就想吃人肉快活,岂有此理?”

    鲤鱼精道,“人肉我既已吃得,你却又奈我何?”

    “既如此,就等我取你项上鱼头,炖火锅吃。”

    “只怕你火锅吃不到嘴,就已经见了阎罗。”

    那鲤鱼精说罢,举起鱼叉再刺。

    白袍法师侧身闪过,举起斩妖剑刺过去。

    鲤鱼精急忙翻筋斗躲过。

    白袍法师接着再刺,鲤鱼精接着翻筋斗再躲。

    接下来,白袍法师和鲤鱼精一个刺一个躲,乐师急敲鼓点,白袍法师连刺十次,鲤鱼精连翻十个筋斗。

    整个场面何其精彩,台下的人无不暗暗叫好,导演也频频颔首。

    导演助理附在导演耳边,低声道,“导演,要不要咔啊?”

    导演摇头,“先不要咔,想不到芦笙今天的状态这么好,继续拍。”

    助理点头,“收到!”

    白袍法师一挥斩妖剑,厉声道,“来来来,今次就让我为民除害,杀了你这胆大包天的贼泥鳅。”

    鲤鱼精举起鱼叉,哈哈大笑,“白袍法师,你少说大话了,今次死的人一定是你!”

    芦笙的一语双关,听得骆小桑是胆战心惊,没了护身符,果然就没了底气。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