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小桑的寓所中,古尸依旧紧盯着悬在半空形似圆盘的圈,圈中所显示的影像令他大为震惊。

    那只控制少女的黑手的确令人胆战心惊,这是何等的歹毒奸诈才想得出这等借刀杀人的诡计。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旦骆小桑被砸身亡,少女必将百口莫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黑手的主人纵然心狠手辣,不过,对于古尸来说,倒不足惧,因为古尸刚才既然能在烛台即将砸下来之际,及时阻止了少女,那就说明对方的法力不如古尸,如果黑手的主人强于古尸,那么这种时候,古尸想要阻止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古尸冷哼一声,“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这次加害骆小桑的,肯定就是上次那个制作古曼童对付骆小桑的人,也就是上次在片场想用横梁砸死骆小桑的人,如果是那个废物的话,他就等着倒大霉吧。”

    既然骆小桑有难,古尸肯定不能坐视不管,于是他紧盯圈中影像,看看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直觉告诉他,那个加害骆小桑的人,一计不成肯定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

    圈中影像看得他直犯困,这种老套的法师在荒郊野外艳遇的戏在他生活的年代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上演,就在他看得哈欠连天的时候,离奇的状况又出现了,他看见那群扮演狐妖的演员全都疯了似的扑上来把骆小桑压在身子下面,拳打脚踢,掐颈勒脖,更有甚者,还有抡起板凳石块往骆小桑身上的招呼的。

    古尸一看,这还得了?这帮人一起扑上来,骆小桑不打死也被压死了,哪里还能有命在?

    情急之下,古尸立刻比出剑指,默念咒语,怒斥道,“全都给我散开!”

    一招击出,压在骆小桑身上的人悉数被震得飞了出去。

    随着众人嚎叫着倒地,一股股黑气从众人身上渐渐褪去。

    古尸一见那黑气,立刻气得大吼,“原来这帮人跟刚才那少女一样,也是被人操纵的提线木偶,幸亏我盯得仔细,那人果然是再次出手了,我就叫他无功而返。”

    这会儿工夫,骆小桑已经被袭击两次,难保不会有第三次。

    古尸暗自思咐,“看来这人计划今晚一定要害了骆小桑的性命,不出意外的话,一定还有第三次。”

    接下来,古尸愈加集中精力,紧盯圈中影像。

    他看见的却是令人更为惊讶的一幕,骆小桑正好好地跟导演说着话,插在他身后剑鞘中的斩妖剑忽然自说自话地腾空而起,围绕着骆小桑盘旋攻击,而且招招狠毒,刀刀致命。

    “这人果然心肠狠毒的紧,既然他这样心狠手黑,我就给他点颜色瞧瞧。”

    在斩妖剑即将插入骆小桑胸口的时候,古尸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那把剑立刻嗖地一声返了回去。

    古尸冷笑,“你不是想用这把剑杀人嘛,我就给它来个有来有回,让你自己尝尝这把剑的滋味。”

    圈中影像一闪,一个人影就地一滚,躲开了那把剑。

    斩妖剑直接插进廊柱,深及剑柄。

    影像中出现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可是由于震惊和害怕,那张俊脸变得五官扭曲,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难不成这个年轻人就是加害骆小桑的人吗?”

    这点是毫无疑问的,因为自己刚才施的法术就是让对方的法术返回到施法者身上。可是这年轻人看上去完全不懂法术的样子,那把剑飞过来,他并未做出任何阻止的举动,甚至不懂躲避。

    可是刚才那个人影是怎么回事?

    古尸立刻想起,那把剑飞过去的时候,一个人影就地一滚。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暗紫色法袍的人走向年轻人,那人长的丑若钟馗,目露凶光,一看就是心肠歹毒的恶人。

    古尸笑道,“是了是了是了,那个想要施法加害骆小桑的一定就是此人了。只可惜,他不是我的对手,根本无法得逞。我这招叫做敲山震虎,刚才如果不是他闪得快,现在一定是小命不保了。按常理,他应该知难而退,收手不做了。”

    常理虽然这么说,可是古尸看见那紫袍法师眼中再现一抹杀意,看了令人胆寒,心道不好,看来自己还是不能放松警惕。

    看着年轻人跟紫袍法师情绪激烈地说着什么,古尸暗暗点头,“看来这俩是一伙的。”

    “幸亏骆小桑戴着我的护身符,否则今天他已经死了三次了。”

    正在这时,女鬼忽然急急忙忙地钻出墙壁,“美男哥哥,美男哥哥。”

    古尸皱眉道,“你又怎么了?我这忙着呢。”

    “人家想你了嘛,哇,你在看什么?这个圈圈好可爱,我好像看见骆小桑了。”

    女鬼发现悬在半空的圈中影像频闪,立刻吃惊地大喊起来。

    “嘘,别大惊小怪。我正在保护骆小桑呢,今晚有人想杀他。如果不是我的护身符,他已经死了三次了。”

    “哦,我明白了,这个圈圈就是通过你的护身符传过来的影像呗。”

    “是啊,只要骆小桑一直戴着我的护身符,我就可以随时随地地观察他周围的情况,实时保护他。”

    “什么嘛。说的好像监控视频似的。”

    古尸愕然,“什么是监控视频?”

    女鬼捂着嘴巴,哈哈大笑,“说了你也不懂,监控视频是现代人的发明,你们古代是没有这东西的。”

    俩人正说着话,忽然听见噗地一声。

    回头一看,发现圈中的影像已经消失了。

    “啊?怎么会这样?刚才还有明明图像的。”

    古尸皱眉,“糟了,一定是有人把护身符从骆小桑脖子上摘下来了。”

    “那他现在不是很危险?”

    “都怪你无端端地闯了进来,耽误我观看圈中影像,我都不知那护身符什么时候被人拿走的?”

    “你怪我是不是?”

    古尸厉声道,“不怪你怪谁?我本来好好地盯着圈中影像,你一来就扯东扯西的,分散我的注意力。”

    女鬼说着,委屈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我知道自己长的没她漂亮,早晚会被你嫌弃的。我还是走的好,省得留在这里碍你的眼。”说罢,啜泣着,噗地一声,钻进墙壁,不见了。

    古尸无奈地点点头,“真是无语了,又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现在还说哭就哭,真没办法。”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