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骆小桑被金色剑光绕晕,阿赞法师和芦笙得意地哈哈大笑。

    阿赞法师笑道,“剑在这里,莫急莫急,我这一招就叫做万绿一点红,你的剑我马上就还给你。”

    芦笙阴笑,“骆小桑,终于到了要跟你说再见的时候了。”

    再看场地中的骆小桑情势已是万分危急,那把剑围绕着他飞快旋转,就如同一条伺机偷袭的蛇。

    骆小桑左躲右闪,时而就地打滚,早就被折腾得气力耗尽,于是他一边躲,一边着急地大喊,“救我啊,救我!救命啊!”

    听见呼救声,原本躺在椅子上打盹休息的剧组工作人员也全都醒了过来,看着这种棘手的情况,谁也插手不得。

    几个年轻男演员拿着板凳慢慢走了过去。

    导演找到现场的武术指导,递给他一根木棍,“快上,救救小桑。”

    “你们全都闪开,看我的!”武术指导点点头,拎着木棍慢慢靠过去,然后抡起木棍,打算挑开那把剑。

    只听见咔嚓一声响,凌厉的剑气一下子就把木棍砍成两截。

    武术指导拿着半截被砍断的木棍,怔在原地,不敢动弹了。

    “邪门!撞邪了呀。”武术指导喃喃地道。

    众人立刻围上来,“这下要怎么办?”

    武术指导使劲摇头,“剑气!凌厉的剑气,人根本过不去,如果硬要闯过去,下场就跟它一样。”说罢,他举起断成两截的木棍。

    众人全都呆住,那被砍成两截的木棍果然很具威慑力。

    阿赞法师得意地哈哈大笑,“武术指导,你的武功再高也抵不过这把加诸了法力的斩妖剑,目前这把剑已经不再是一把普通的宝剑了。现在,是时候把这把宝剑还给骆小桑了。”说罢,再次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那把斩妖剑不再旋转,陡然停住,朝着骆小桑的胸口刺去。

    芦笙开心地大喊,“好剑法,这一次,就是大罗神仙也躲不开了。”

    阿赞法师冷笑,“骆小桑,去死吧。”

    骆小桑见那剑刺过来,自知必死无疑,干脆双眼一闭,等死。

    众剧组成员看着形势危急又帮不上忙,无不伤心落泪,为骆小桑感到惋惜。

    此时,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焦点全在那把剑上。

    曾雨晴长叹一声,准备腾身而起,撞飞那把剑。

    就在这时,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又发生了。

    就在那把剑即将插入骆小桑胸膛的时候,一股金光从他胸**出,金光遇上剑尖,发出噌地一声响,那把剑嗖地一下,反弹出去。

    骆小桑就觉得胸口皮肤一凉,睁开双眼,看见的却是更令人惊讶的情形。

    只见那把剑直直朝着场外观看的芦笙飞去。

    确切地说,不是朝着芦笙飞去,而是朝着站在芦笙身边一个穿着暗紫色法袍的人飞去。

    那人长的丑似钟馗,一头长发半遮着一双露出凶光的歹毒眼睛。

    骆小桑吃惊地看着那人,“那又是什么人?芦笙为什么会跟那个人在一起?”

    那人似乎没料到剑会朝着他飞过来,不过他的身手够敏捷,就地一滚,躲开了那一剑。

    嗖地一声,那把斩妖剑插入那人身后的木头廊柱上,直至剑柄。

    可见这一剑,力道之劲。

    这一剑要是插进人的胸口,势必是穿胸而过,哪里还会有命在?

    看着那把剑插进廊柱,剧组的工作人员才一起欢呼起来,大家都为骆小桑脱离险境感到开心,一起围了上来。

    这个说,“小桑,你没事吧?”

    那个说,“小桑,我们都快担心死了。”

    有几个妹子还亲自跑过来,把骆小桑从地上扶起来。

    此情此景,芦笙再次看在眼里,恨得牙痒痒,“真特么的,骆小桑永远都是众人的焦点,是众人的心头肉,众人关心的对象,我呢?在他们心目中,我究竟算个什么东西?要知道,刚才那把剑跟我可是擦身而过,可是有谁来关心我的安危?看来这些人全是瞎子!这把剑即使是插在我的胸口,他们也会视而不见。”

    曾雨晴暗笑道,“你活该,你自私阴暗狭隘,你这样的人能被众人喜爱才怪。”

    阿赞法师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叹气道,“真特么的,倒霉到家了。不但没能杀了骆小桑,还差点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上,”

    芦笙气得大吼,“你这个废物,我花了这么多钱请你,就是为了看你出洋相的。说实话,我真后悔请了你。”

    “你听我解释,刚才真不怪我。只是又被人捣鬼了。”

    “你不用再说了,你已经被解雇了,再见。今后咱俩各走各的,你也别想再找我要钱了。那个公寓的房间我会立刻退掉。”

    曾雨晴偷偷地拍巴掌,这两个坏蛋终于闹崩了吗?

    芦笙说着,气呼呼地转身就走。

    阿赞法师一把抓住他,“芦笙,你别走,你听我好好说。”

    “不!不用再废话了。从我认识你开始,就一直在听你说,现在我已经听得够多的了。已经够了,明白吗?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见到你。麻烦你现在就离开片场吧,不要再烦我。”

    “那就听我说最后一句话,刚才我虽然差点被那把剑杀了,可是我也发现了骆小桑的秘密。”阿赞法师一字一顿地道。

    本来已经走出老远的芦笙猛然止步,回过头来,望着阿赞法师,“骆小桑的秘密?他有什么秘密?”

    看见芦笙又急急忙忙地跑回自己身边,阿赞法师得意地哈哈大笑,“他身上有一个护身符。”

    “护身符?那东西能干嘛?”

    “芦笙呀,你脑子真的进水了。护身符当然是保护他的了,你还记不记得,第一次我操纵少女用烛台砸他的时候,他胸前有金光泄出?”

    芦笙仔细回忆了一下,点头,“是有。”

    “第二次,我操纵众人一起上去攻击他,却反而被他胸口的什么东西把众人给震得飞了出去。”

    芦笙点头。

    “还有就是刚才,我操纵那把剑去刺他胸口,却被那把剑返回来差点刺中,金光再次泄出保护他。已经三次了,我绝没有看错,他有护身符。”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