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剧本上不存在的情节又出现了。

    老狐带着一群小狐狸呼喇一下,一起冲过来把白袍法师压在身下,轻则拳打脚踢,重则动手掐脖子,更有甚者,还有抓起板凳石块往白袍法师身上招呼的。

    好家伙,这骆小桑好歹也是血肉之躯,哪受得了这许多人的暴凿?

    现场的灯光师道具师化妆师以及没上场的演员和剧务全都傻眼了。

    导演一看,大喊,“咔!咔!真特么中邪了,又几把乱套了。咔!快停下!怎么还在打,要出人命了。不许再打了,你们听见没有,全都耳聋了吗?真特么的日了狗了。”

    导演喊了半天,老狐和小狐狸们依然故我,拎着家伙事儿可劲往白袍法师身上招呼。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白袍法师胸前金光一闪。

    老狐和小狐狸们就觉得有股强大力量从白袍法师怀里涌出,嘭地一声,把他们全都震翻在地。

    这帮人摔得直咧嘴,受疼不过,全都捂腰揉腿,哭叫不迭。

    白袍法师倒是安然无恙地站起身来,拍去身上的尘土,惊愕道,“你们刚才怎么了?怎么全都不照着剧本来演,简直太乱来了。”

    老狐捶着后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真不好意思,刚才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干什么了,稀里糊涂地就跟着他们一起上去乱打。真对不起,没把您给打伤吧?”

    那群小狐狸也跌跌撞撞地爬起来,“我们也是,感觉身体一下子不是自己的了,大脑一片空白,就像是瞬间被人操纵了那样。对不起啊,小桑。”

    白袍法师道,“我没事,好好的。你们大家没事就好。”

    众演员感激地道,“小桑真是大好人呐。”

    此情此景,芦笙看得是起急冒火,转脸又埋怨阿赞法师。

    “大师,你这又是怎么搞的?你操纵这些人的意志轮番上阵,又是拳打脚踢,又是板凳石块的,这骆小桑浑身上下一块伤疤都没留下,折腾半天,竟然毫发无损,这样下去,还怎么杀他?你刚才不是在我面前拍胸脯说今晚一定能杀了他吗?”

    阿赞法师皱眉道,“不应该啊,貌似刚才又出什么状况了。又有人从中搞鬼,才使得我的计划再次破产。”

    芦笙冷笑,“你总说有人搞鬼,可是我一个人都没看见啊?你所说的搞鬼的人究竟在什么地方?那个人是谁?”

    阿赞法师气急败坏地道,“芦笙啊,你不懂法术,我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人家法师要想给你捣乱,还需要出现在现场吗?我不知道那个搞鬼的家伙是谁,不过可以肯定地告诉你,那人的法力绝不在我之下,很可能就是之前救了骆小桑的红袍人干的。”

    芦笙道,“啊?又是他?”

    “我也只是估计,其实之前我就跟他交过手了,就是他毁掉古曼童的那次,他的确很厉害。如果这次还是他的话,我就不敢打包票了。”

    “那现在咱们还要怎么办?”

    阿赞法师恶狠狠地道,“我就再试试看。我也是不信邪的。”

    此时,拍摄场地内,剧组成员全都在休息,累了半天的众人全都东倒西歪地躺在椅子上打盹。

    只有导演仍旧兴致勃勃,毫无困意,他拍着骆小桑的肩膀,“小桑,我看好你,你的演技越来越出神入化了,演什么都像模像样,最难得是还有个好心态,这是一般名演员所不具备的。”

    “谢谢导演夸奖,我一定会继续努力,我的目标是在有生之年,争取多拍几部片子,多塑造一些经典的银幕形象。”

    导演点头,“你是个有恒心有毅力的人,相信你一定会名垂青史的。”

    芦笙听到这里,气得把牙齿咬得咯咯响,“大师,我受不了了,赶紧动手啊,我一分钟也听不下去了。还名垂青史?我现在就想送他去见阎王。”

    阿赞法师道,“别急,正在寻找时机。”

    “快!快动手啊,我等不及了。”

    骆小桑也并未卸妆,仍旧身穿白袍,背着那把金光闪闪的斩妖剑,看上去风姿飒爽,英气逼人。

    只听见噌地一声,那把斩妖剑凭空出鞘,就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抓着它那样。斩妖剑自说自话地在半空舞弄一番,悬在那里,剑尖直指骆小桑。

    看见斩妖剑自己出鞘,骆小桑和导演惊骇不已,再一看剑尖所指方向,骆小桑顿时吓傻眼了,不过他还是在第一时间把导演推到一边,“您先不要靠近,这剑显然又是冲着我来的。”

    导演站在旁边,战战兢兢地道,“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骆小桑摇头,“不知道,反正你别过来。”

    说话间,那把斩妖剑仓啷一声,朝着骆小桑的天灵盖劈头斩下。

    这把斩妖剑当然是把道具剑,虽说不能真的斩妖除魔,可是它毕竟也是一把锋利的宝剑,这要是被一剑劈中,就算脑袋不被劈开,也肯定破相了。

    芦笙恶狠狠地道,“干得漂亮,毁他容也行,总之,我一定要解了心头恨。”

    阿赞法师嘘了一声,“轻点,你这么喊就不怕被你们剧组的人听见吗?”

    再说骆小桑眼见着斩妖剑当头劈下,立刻就地一滚,躲开了这一剑。

    芦笙气得直拍大腿,“擦!不是吧,这骆小桑明明不会武功,怎么能躲开这一剑的。”

    原来骆小桑常年接仙侠戏,跟着现场的武术指导学习,在拳脚上虽然没有很深的造诣,可也学了点花拳绣腿的皮毛功夫,没曾想,这次竟然还救了自己一命。

    看着骆小桑擦着冷汗,翻身而起,芦笙急得大吼,“砍他,用剑继续往下砍,速度快点,我看他还怎么躲?”

    阿赞法师冷笑道,“放心,这次我一定要他死!”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随着咒语声响起,这次斩妖剑进攻的频率和速度明显快了很多,几经翻腾下来,骆小桑早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正在这时,那把斩妖剑凭空挑了个剑花,骆小桑就觉得眼前金光乱闪,晃得他头晕眼花,可是他就是找不着那把剑在哪里,不由着急地大喊,“剑在哪里?剑在哪里?”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