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着刚才害骆小桑的计谋落空,芦笙急得直跺脚。

    “阿赞法师,拜托你想个切实有效的方法。”

    阿赞法师道,“刚才的主意就不错,只不过刚才有人搞鬼,才让咱们的计划流产。咱们一定要做成借刀杀人或者意外的假象,否则那些讨厌的警察就会找上门来的,到那时候,就很难脱身喽。”

    芦笙冷哼一声,“你不是懂法术嘛,警察来了又能把你怎么样?”

    阿赞法师煞有介事地道,“我不是担心自己,我是担心你呀,万一东窗事发,我可以马上回到泰国去躲一阵,你呢,你怎么办?”

    芦笙感激地道,“想不到大师这么为我着想呢。”

    阿赞法师低声咕哝道,“那是,要是你被抓了,我找谁蒙钱去?”

    曾雨晴抿着嘴偷乐,心说还是给说漏了。说到底,还是为了骗钱。

    只可惜,这话,芦笙并未听见。

    芦笙皱眉,“嗯?你刚才说什么呢?”

    阿赞法师尴尬地笑笑,“没什么,我在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对付骆小桑。”

    芦笙点点头,“好好想,反正今晚一定要除掉他。”

    阿赞法师一拍芦笙的肩膀,“放心吧,骆小桑他今晚死定了。”

    那边厢,翠翠下去休息了,导演只好临时改变计划,接下来拍骆小桑一个人的戏。

    导演让其他人先休息十分钟,把灯光师和道具师叫了过来。

    “现在翠翠不在,咱们先拍骆小桑一个人的戏吧。”

    道具师道,“今晚大家都在,不如拍群戏好了,拍一个人的戏太浪费了。”

    导演点头,“那就拍白袍法师庭院除妖的戏。”

    灯光师和道具师忙了半天,舞台很快被重新搭建了,庭院里挂满了大红灯笼,看上去格外喜兴,门窗上贴着大红喜字,乐师把唢呐一吹,在场的人立刻一扫之前的阴霾,场内的气氛变得轻松欢快起来。

    导演满意地点点头,“嗯,就像这样,结婚就要热闹,等下再适当放点烟雾,增加点妖气就行了。”

    灯光师和道具师一起点头,“没问题。”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导演一声令下,“开始!”

    白袍法师悠然信步,走到一个破败的庭院里,此庭院年久失修,到处是残垣断壁,看上去满目苍夷,好不凄凉。

    冷风一吹,破旧的窗纸呼呼直响,处处都透出一股阴寒之气。

    白袍法师裹紧了法袍,往正对庭院的堂屋走去。

    “有人吗?有人在吗?”

    没有任何回答。

    白袍法师皱眉,“这里显然废弃已久,连个人影都没有,罢罢罢,天色已晚,不如今晚就在废屋中休憩,明日还要继续赶路呢。”

    白袍法师叹口气,走上咯吱作响的破旧木梯子。

    几只小耗子惊慌失措地从木梯子上的破窟窿里窜进窜出,忙得不亦乐乎。

    “这屋真是残破得可以。”白袍法师叹罢,继续举步往上走。

    走过这段咯吱作响的木梯,来到堂屋门前,只见屋门紧闭,蛛网高悬,破旧的屋门上,铜门环只剩下一只,另一只早已不知去向,遂伸手扣门,朗声道,“有人吗?有人在吗?”

    白袍法师明知不会有人回答,还是问一下以示礼貌。

    忽然一阵唢呐声响起,整个庭院立刻焕然一新,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门窗上全都贴着大红喜字。

    紧接着,堂屋的门吱嘎一声开了。

    一个身穿红袍,鬓插红花的美人笑吟吟地走了出来,美人身后还跟着一群丫鬟模样少女。

    美人轻移莲步,温情款款地走向白袍法师,亲热地握着他的手道,“官人,你终于来了。”

    白袍法师怔住,立刻拱手道,“官人?这位小娘子,你不是认错人了吧?在下四处云游,只是途经此处而已,与小娘子并不相识,竟被小娘子称为官人,在下实在是愧不敢当啊。”

    一个小丫鬟上前,低声道,“我家小姐专程在此候公子你拜堂成亲呢。公子就休要推辞了。”

    小丫鬟说罢,那群少女一起捂着嘴嘻嘻哈哈地笑了起了。

    美人娇羞地上前,欲牵着白袍法师的手,被他闪开。

    “小娘子,在下与你素不相识,实不敢与小娘子缔结良缘,请恕在下无礼了。”

    美人被拒绝,禁不住掏出帕子,啜泣道,“想奴家守身如玉十八年,如今终于盼得官人归,只可惜官人却不肯娶奴家为妻。奴家今朝既已成弃妇,无颜活在这世上,不如就一头撞死在这廊柱上罢了。”说罢,当真一头朝着廊柱上撞去。

    白袍法师一见,慌忙一把抱住美人,“哎呀,这位小娘子,可使不得呀。”

    美人哭得梨花带雨,顺势撒娇,“那官人就娶了我呗。”

    白袍法师心念一动,暗自思咐,这庭院方才还是一片破败荒凉之象,缘何转眼间就变作崭新庭院,热闹人家?仔细看那美人只觉得妖气缭绕,再看看那群小丫鬟也个个是妖气笼罩。

    “难不成她们全都是妖?”

    白袍法师念动咒语,比出剑指。

    再次定睛看去,只见面前围着一群金毛小狐狸,一个个滴着涎水、舔着獠牙,正虎视眈眈地打量着他,再一看那美人,妈呀,哪里有什么美人啊,面前立着一只半人高的老狐,那老狐跟人似的立在他面前,俩后爪着地,俩前爪搭在胸前,一身的金毛早已掉光,只剩下粉红色的皮肉,皮肉上褶皱压褶皱,色斑堆色斑,肚皮上耷拉着一层层赘肉,说不出的衰老丑陋,只剩下一双狐眼精光爆张,眨动间饱含风情,煞是勾人。

    把个白袍法师看得,胃里酸水上涌,哇哇地呕了起来。

    美人上前,关切地问道,“官人,你身子不舒服吗?”

    白袍法师吐净了秽物,噌地一声拔出那把金光闪闪的斩妖剑,“大胆狐妖,竟敢变成美人骗我拜堂成亲,快来受死吧。”

    美人咯咯一笑,“看来被官人识破了,那我就不用再遮遮掩掩了。”遂把脸一抹,现了本相,仍旧是那只掉光了毛的老狐。

    小丫鬟们也现了本相,一群小狐狸围着白袍法师叽叽喳喳地叫个没完。

    老狐把满口稀稀拉拉的獠牙一龇,“老娘今天就跟你拼了。”

    以上是剧本上应有的情节。

    华丽丽的分割线。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