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阵邪风裹挟着一个女子幽怨的声音悄然飘逝。

    女子带来的那份凄婉痛楚却仍旧滞留在空气中,令人觉得压抑窒息。

    骆小桑寓所的墙壁里,红裙女鬼依旧死死抱着古尸。

    古尸道,“喂,她已经走了,你怎么还是搂着我不撒手,赶紧放开我,我警告你,别趁机吃我豆腐啊。”

    女鬼道,“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人家只是多抱了你几分钟而已。你就是不希望被我碰到,我懂了。”

    女鬼说完,噗地一下子钻出墙壁,气呼呼地站在那里。看她肩膀不住地剧烈抖动,应该是在哭泣。

    古尸叹气,女人真是麻烦,动不动就哭,不许抱也哭。就算是鬼,人家也是个女孩子,看见一个女孩子为自己而哭,忽然感到于心不忍。

    于是古尸也噗地钻出墙壁,低声道,“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是因为墙里面太热了嘛,两个人抱在一起太热了,感觉很闷啊。”

    女鬼转泪为喜,“哦?那现在咱俩已经出了墙壁,就在这里抱抱好了,这里不闷。”说罢,立刻扑了过来,又要抱。

    古尸赶紧闪开,“小红,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跟我一个大男人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啊?越抱你越吃亏啊。”

    女鬼摇头,“不!我宁可吃亏。”

    古尸被女鬼逼得直往后退,急忙举手告饶,“拜托了,小红美女,不要再骚扰我了。”

    女鬼冷哼一声,“你就承认了吧,你就是嫌弃我,刚才那女的是来找你的吧?我听见她喊你邪姬,我知道自己没她长的漂亮,我争不过她,我认了。”

    古尸苦笑道,“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谁?再说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谁知道那女的是来找谁的?”

    “她明明就是来找你的,现在我知道你是谁了。”

    “我是谁?”

    “你是邪姬,那个女人认识你,不光是认识,她是你的爱人,她的样子很痛苦,我看得出她很爱你。”

    女鬼的声音酸溜溜的,分明就是一副打翻醋坛子的模样。

    “小红,你别再发神经了,我根本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你还要装傻吗?刚才她跟你一墙之隔,站在你面前,倾诉相思之苦的时候,你明明已经动心了,如果不是我死死抱住你,相信你早就钻出墙外,把她拥在怀里了。”

    女鬼说的句句是实,古尸感到无力反驳,他当时真的被那女子打动了,即使他现在仍然可以嘴硬,说不认识那个女人,可是他骗不了自己的心。

    通过那个红袍美人的来访,他已经知道两点,第一,他的名字叫邪姬,第二,那个女人是自己的爱人,他们曾经相爱,也许他和她的爱情是她更爱他。

    他之所以敢这样断定,是因为首先他能确定红袍美人是自己的同类,而且在他苏醒之后,她去山洞找过他。一想起那个可怕的山洞,他就感到不寒而栗。他真的在那个山洞里面睡了一千年了吗?

    面对一个等了自己一千年的女人,他却不知之前自己究竟爱不爱她,真的很讽刺。

    女鬼恶狠狠地道,“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抱住你不让你出去吗?”

    “不知道。”

    “我就是不想让她见到你,就是不希望她再得到你,就是不希望看见你们在一起。既然你不爱我,也绝不容许你跟她再续前缘。”

    “你神经病。”

    女鬼一口气说了一大串,像是占了很大便宜似的哈哈大笑,继而又止住笑,流下眼泪道,“不过,我很羡慕她,至少她曾经爱过你。我看得出,你似乎也曾经爱过她。”

    “好了,小红姑娘,你从前只是一只无忧无虑的鬼,每天快乐地在墙壁里穿来穿去找乐子,今天你到底是怎么了,忽然一下子变成了林黛玉,仿佛人世间所有的苦难都压在你的心口,等待着你去救赎。”

    女鬼点头,“是的,从前我快乐是因为我是自己所见过的人里面最漂亮的,可是刚才那个红袍美人的出现,让我一下子清醒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像她这么美的女人,我跟她相比,我甚至连她一根小手指头都不如。我从前很快乐是因为我自信,见过她之后,我不再自信了。是她,是那个女儿剥夺了我的快乐。我恨她,嫉妒她。从今往后,你不会再见到快乐的小红了。”

    古尸看女鬼情绪这么激动,想劝她却想不出合适的词只好听凭她继续说下去。

    女鬼咳咳两声,“不过,她说的话真的很奇怪,说什么我等了你一千年,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你难道已经在那个山洞里沉睡了一千年吗?话说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是妖是魔还是仙?不行了,我头疼了,我走了,我需要新鲜空气,这屋里的空气还残留着她的味道,我不要再闻到她的那股相思幽怨的味道。那是一股怨妇的味道,我绝不要像她那样,做个怨妇。再见了。”说完,她噗地一声,钻进墙壁,消失了。

    “小红!小红,你等一下。”

    可是没有任何回答。

    古尸只好垂头丧气地坐在沙发上,“又是这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真搞不懂女人。”

    正在这时,他忽然听见奇怪的呲呲声,立刻脸色大变,“糟了,骆小桑有麻烦了。”说罢,他默念咒语,用手指凭空画了一个圈。

    那圈大概盘子大小。

    圈中立刻显现出图像,一个红袍少女双手抱着沉重的烛台照准伏案疾书的骆小桑猛砸下去。

    “果然有危险啊。”

    古尸比出剑指,继续念咒,就看见一只金色的手从骆小桑怀里伸出,伸出食指食指对准少女的手腕轻轻一点,少女立刻撒了手,烛台当啷一声摔在地上。

    “哼,竟然敢挑战我的护身符吗?简直是不自量力。”

    随着少女倒下,一只伸长了的黑手立刻缩了回去。

    “原来这少女只是被人操纵的提线木偶啊,我说长的这么可爱的妹子也不可能做出用烛台把人砸死这么可怕的事情。而且还是砸死骆小桑这种人见人爱的美男就更加不可能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