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场地中的演员们在导演的强力劝说下,很快各就各位。

    因为对于演员来说,没什么事情比在真实的坟地拍摄更为瘆人了,既然导演之前在那种恐怖的氛围下都能坚持下来,顺利完成拍摄,那他们现在又怎么能因为蜡烛吹灭三次这种不值一提的小事而罢拍回家呢?要知道,现在的演艺圈,竞争如火如荼,如果被传出去跟导演耍态度,而自己本身又不是什么大牌明星的话,那今后演员这碗饭还能端多久自己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大家齐刷刷地把目光转向骆小桑,骆小桑当即表态,“导演,我没问题。”既然大明星都没问题,他们这些配角绿叶还敢再叽歪些什么?

    于是,演员们沉默地走回自己的岗位。

    骆小桑重新回到书案前坐下,翠翠也回到桌边,继续帮他研磨。

    “开始!”导演一声令下,大家又再次融入各自的角色当中。

    翠翠拿起火折子,颤抖着手燃着了。

    “咔!”导演喊道,“翠翠,你的手好好的,瞎抖什么?你能镇定点吗?”

    翠翠点头。

    “开始!”

    翠翠拿起火折子,燃着了,括弧这次没有抖,很镇定,去点蜡烛,而且这次,蜡烛没有灭。

    翠翠松了一口气,大伙儿也全都踏实下来了。

    蜡烛点了三次被吹灭的事瞬间被大伙儿置之脑后了,众人心里的石头咯噔一声落了地。

    可是接下来出现的一幕,绝不是剧本上该有的东西。少女的举动震惊了在场所有人,众人刚刚放下的心再度悬了起来。

    红衣少女嘿嘿冷笑了一声,那笑声还是近乎神经质的那种,然后她脸色骤变,忽然咬牙切齿地抓起粗大的烛台,照准白袍法师的脑门砸下去。

    那烛台是青铜的,雕着孔雀开屏图,虽然孔雀的尾巴上的羽毛是用好看的红珊瑚和绿松石装饰而成,整个烛台看上去很精致,其实却是一件不值什么钱的便宜货。可是整个烛台的分量足有二斤重,少女是双手抓着烛台才把它给举起来的。

    要是这么个二斤重的铜玩意一下子砸到骆小桑的脑门上,非给砸出一个大窟窿不可。

    这下,在场所有人都傻眼了,当然更不会有人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阻止这个可怕的举动。

    至于骆小桑,按照剧本规定,在红衣少女研磨点蜡烛的时候,他应该是皱着眉头,奋笔疾书,一副忧国忧民的模样,所以他一直在低头写字,根本没留神少女会举起烛台砸下来。

    这一切,曾雨晴在藏身处看得清清楚楚,她刚想飞过去,拦腰抱住少女,打算阻止这悲剧的发生。

    就在这时,忽然从骆小桑怀里闪出一道金光。

    那金光幻化为一只手的模样,然后那只金色的手,食指对准少女的手腕轻轻一点。

    少女只觉得手腕麻酥酥的无力,不觉撒了手。

    当啷一声,烛台摔在地上,原本插在烛台上的蜡烛断成好几截,咕噜噜,滚出老远。

    众演员齐声道,“翠翠,你怎么了?”

    少女方才回过神来,看看地上的烛台和蜡烛,再看看骆小桑,急得呜哇一声哭了出来,“我刚才是怎么了?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对于这一切最感困惑的,当属骆小桑本人,他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少女和众人,不知该说什么好。

    导演厉声道,“翠翠,你疯了吗?那烛台那么沉,你竟然抱起来往骆小桑脑门上招呼?”

    翠翠跺脚道,“不是我,不是我干的,我感觉刚才自己的身体一下子被人控制了,就像是有人抓着我的手,举起那个烛台。你们相信我,绝不是我干的。”

    众人全都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她,因为刚才她举起烛台往下砸这一动作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看着众人的眼神,少女立刻感到自己被孤立了,于是她啜泣道,“求求你们,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跟骆小桑私交很好,一直把他当大哥哥,他也很疼爱我,刚才举起的烛台的真的不是我呀。”

    骆小桑见状,急忙站起身,把少女搂在怀里,“翠翠,不要哭了,我相信你,不是你做的。”

    少女在骆小桑怀里嚎啕大哭,“小桑哥哥,对不起,真的不是我。”

    “我知道,不是你。”

    骆小桑搂紧少女,抚摸着她的秀发,努力安慰她。

    曾雨晴心说了,这还是又是那个坏法师在捣鬼。

    曾雨晴抬头望去,果然看见阿赞法师和芦笙在哈哈大笑。

    芦笙道,“大师,这样没什么用的。还是伤不到他。”

    阿赞法师皱眉道,“不对,刚才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了,否则按照我施加在少女手上的力度,骆小桑的天灵盖一定被打碎了。”

    “赶紧想别的办法。难怪骆小桑这么有女人缘呢,即使女人差点把自己脑壳敲碎也照样这么镇定,安慰妹子,换做是我,早就跟这蠢货急眼了。”

    “这你就该好好检讨了,得人家跟骆小桑好好学习学习,对待女人一定要非常宽容才行,女人天生蠢笨又自私胆小,你稍微忽略她们或者不够宽容,她们立刻就会跑到别人的怀抱里去了。要想让她们对你死心塌地,你一定要宽容、宽容、再宽容才行啊。”

    芦笙冷哼一声,“说的这么好,你不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吗?”

    阿赞法师咳咳两声,“我是为了练法术才不肯亲近女色的。”

    芦笙冷笑,“鬼才相信。”

    一直在旁边偷听的曾雨晴差点没乐出声来,心说了,这法师丑得赛过钟馗,要是哪个女人想跟他谈恋爱,那得需要多强大的心理素质?而且这法师心肠这么坏,真所谓相由心生,一点不假。

    那个名叫翠翠的少女好容易止住哭,低声道,“导演,我今天不能再拍下去了,我想请假,去化妆间休息一会儿。我想好好安静一下。”

    导演点头,“去吧。要是困了,你就睡一会儿,我把你的戏份往后错一错,明天再拍。”

    少女感激地点点头,“谢谢导演。”然后她又紧紧拥抱了下骆小桑,才匆匆跑下舞台,往化妆间方向跑去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