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雨晴原本正在嘤嘤啜泣,看着阿赞法师飞走,不觉恨从中来。

    “这个法师心眼这么坏,他来到这里想必也是来干坏事的。不如我跟着他,看看他去搞什么破坏。”

    主意打定,曾雨晴擦去眼泪,偷偷跟在阿赞法师身后,也向着片场中心飞去。

    片场中心的舞台上,身穿白袍的骆小桑正在拍戏,此段场景是在书房,骆小桑正端坐在书案前,手执毛笔,正在写信,立在一旁研磨的红衣少女是倾心于白袍法师的丫鬟翠翠。

    整个画面是白袍法师奋笔疾书,红衣少女面若桃花,娇羞研磨。男的英武帅气,女的乖巧可爱,很温馨的场景。

    就连二十年前被称为玉女派掌门的曾雨晴也看傻了眼,不禁暗暗赞叹。

    红衣少女看看外面天色不早了,柔声道,“公子,时候不早了,该掌灯了。”

    白袍法师点点头。

    红衣少女拿出火折子,燃着了去点蜡烛。

    谁知,火折子刚点着蜡烛,一股风忽地吹来,便噗地一声熄灭了,少女再点,还是一股风忽地吹来,噗地一声熄灭了。再点,还是一股风忽地吹来,噗地一声吹灭了。

    红衣少女惊愕地尖叫一声,停了手,一下子跳到白袍法师身后。

    “闹鬼了,闹鬼了。”

    此时,不光是红衣少女,其他人也吓得尖叫起来。

    场内的演员们顿时乱作一团,有尖叫不止的,也有抱头乱窜的。

    导演道,“镇定!镇定!这世上根本没有鬼,大家千万不要自己吓自己啊。”

    一个胖呼呼的男演员喊道,“不,导演,刚才翠翠点了三次蜡烛全被吹灭了,我们全都亲眼看见了,这不是闹鬼是什么啊?”

    其他人也跟着一起喊,“是啊,我们大家全都看见了,蜡烛点三次灭三次,这也太不正常了。”

    一个女演员喊道,“导演,咱们今天不拍了,全都回家吧。”

    其余的人随声附和道,“是啊,导演,回家吧,出了这种怪事,太不吉利了。”

    导演咳咳两声,“安静!安静!大家听我说,拍夜戏的时候,撞点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种事太稀松平常了。我们有次去一个坟地拍戏,为了拍出真实感,我们可是去真的坟地拍摄哦。结果呢,我们头一天去的时候,发现坟地都是一些老坟,第二天晚上再去,就发现坟地里多了一个新坟,坟是新挖的,土都新的,可是墓碑上死人的生卒日期却是在一百多年前的,我想起来了,是在1900年死的,那死者是个女的,叫林慧秀,我记得很清楚的。不要问我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因为那是我做导演以来,撞到的最邪门的事。”

    听了导演的故事,在场所有人都吓得脸色发白,还有几个人手捂着脸,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他们相互对视,全都缄默不语。

    最后,一个女演员的尖叫声划破了夜空,打破了沉默。

    众演员们才清醒过来,齐声道,“导演,求你不要再说下去了。”

    导演咳咳两声,“跟大家说这件事,是希望大家打起精神认真拍戏。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任何事都不会发生。就像那天我在坟地拍戏时一样,很多演员说不拍了回家,我说不行,必须拍完才能回家,结果我们顺利拍完,任何事都没有发生。我相信今天也会像那天一样,只是灭了三次蜡烛而已,咱们无视这件事,继续拍下去好了。”

    演员们似乎动摇了,再度全部沉默。

    曾雨晴顺着风吹来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阿赞法师跟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站在一起。阿赞法师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曾雨晴恨恨地道,“只怕是人吓人才最可怕,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这一点也是我做了鬼之后才知道的。既然这法师一来就搞破坏,我干脆飞过去听听他俩都在说什么。”于是她掠起身形,飞到阿赞法师身边的灌木丛里,躲了起来。

    刚一藏好,就听见那眉清目秀的年轻人抱怨,“大师呀,你说要一万块,我立刻就给你打卡里了,结果你来了片场,就只干了吹蜡烛的活儿,请问你是专门来逗咳嗽的吗?我可是刚花了一万块呢。”

    阿赞法师阴森森地一笑,“怎么?芦笙啊,才花一万块你就心疼了?要是我今晚杀了骆小桑,你还得付给十万块呢。”

    “只要你能杀了骆小桑,莫说是十万块,就是一百万我都马上想辙付给你。哪怕是借高利贷都再说不惜。”

    阿赞法师哈哈大笑,“我说芦笙,你跟骆小桑好歹也同学一场,还曾经是挚友,正所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就这么急着要杀了他吗?”

    “只要有骆小桑在,我芦笙这辈子也红起不来,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不要心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刚才主要是看着那少女长的粉粉嫩嫩的招人喜爱,诚心想逗逗她。”

    “什么?大师,你倒是有没有点正经的,我花一万块请你杀人,你倒好,来了首先想的是调戏妹子?”

    “好了,芦笙,咱们不开玩笑了,刚才是小试牛刀,现在才是来真格的。”

    “上次在这里,你已经失败过一次了,今天可是难得的机会,绝对不能搞砸了。”

    “放心吧,上次主要是那个穿红袍的家伙半路杀出来,搞乱了我的计划。这次他不在这里,我保证万无一失。”

    听到这里,藏在灌木丛里的曾雨晴冷笑道,“果然是个专做坏事的法师,这个芦笙太黑心了,骆小桑一向待他如亲兄弟,他却时时刻刻地想杀他。”

    因为每天待在片场实在无聊,看演员们拍戏便是曾雨晴唯一的乐趣,她最近也渐渐迷上骆小桑了,她觉得骆小桑演技扎实,人又特别和气,是个很难得的好演员,将来一定是星途坦荡,前途无量。那天,骆小桑在片场出了意外,她当时也在场。无奈她在白天法力很弱,无法出手相救,所幸,有个红袍人忽然现身救了骆小桑,直至现在,她偷听到芦笙和阿赞法师的对话,才知道,原来上次差点出人命,也是这俩搞的鬼。

    曾雨晴恶狠狠地道,“这两个黑了心的家伙绝不能让他们得逞。”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