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火光忽明忽灭,在破屋中不断跳动,似鬼火般的诡异。

    话说这条街上本来就没人住,每间屋子都是黑呼呼的,与片场中心的喧闹相比,这里简直是死一般的寂静。

    现在忽然冒出一道火光来,不由得人心里发毛。

    于勇一见那火光,脚下立刻软了三分,扯了下小满子,压低嗓门道,“那是什么鬼东西?”

    小满子笑道,“没事。”说完,立刻放慢脚步,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于勇低声抱怨,“你妹啊,竟然还敢过去!”

    说是那么说,于勇也只好跟了过去。

    再走近了些,已经能听见火烧树枝发出的哔哔啵啵声了。

    空气中满是树枝烧着的焦糊味。

    小满子大吼一声,“什么人?”飞起一脚,踹开那扇朽烂不堪的破门。

    吱嘎吱嘎

    破门在腐朽的门轴里来回晃悠,发出空洞的声音。

    小满子没有犹豫,撞开门,一个箭步窜了进去。

    “草了,等等我。”于勇回头看了眼四下里黑洞洞的破房子,汗毛刺棱一下就竖起来了,急忙喊了一声,追了进去。

    小满子一进屋便啪地一声打开手电筒,在强光的照射下,火边一个黑影腾地站身起来。

    于勇看清了,那是一个邋里邋遢的流浪汉,满脸油泥,衣衫褴褛,手里捏着半块吃剩的馒头,在他脚边扔着一床满是窟窿的破席子,在他们进来之前,他显然正坐在火边啃馒头。

    小满子一看那人,立刻厉声训道,“你怎么又来了?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里不是你过夜的地方。拜托你不要再来了。”

    那人低声道,“对不起,就一晚,天一亮,我立刻就走。”

    那声音听起来卑微恳切,近似于哀求。

    小满子不耐烦地挥挥手,“不行不行,你赶紧走,没得商量。你哪一次都说就一晚,结果你还是隔三差五地这里来。你看看你,又在这里点火,要是把这些房子点了,你付得起责吗?你赔得起吗?快走,别让我再看见你,下次再看见你只能送你去警局了。”

    小满子说完,使劲挥着电棍示意那人赶紧走。

    那人用哀求的声音低声道,“等一下,我马上就走。”说完,弯腰捡起那个破席子,很细心地卷成一卷,夹在腋下急匆匆地走了。

    那人不知在哪捡的树枝点的火,小满子生气地用脚去跺,不但没把火踩灭,还险些把鞋给烧了,气得他直想骂娘,他只好在破屋里找到一个木棍,拨了些土盖在那堆火上,火才熄灭了。

    于勇看着那人佝偻着身子垂头丧气地朝外走去,忽然觉得他很可怜,于是就追上去塞给他十块钱,“我也没钱了,也帮不了你什么,这点钱你拿着明天买饭吃吧。”

    那人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谢谢。”然后,他伸头看了看小满子,低声道,“你是个好人,我就告诉你实话,这片场里邪事太多,你最好别在这里上班了,赶紧走吧。”说完,便夹着破席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令于勇惊讶的是,那人看上去脏兮兮的,一副落魄潦倒的模样,却有着一双清澈睿智的眼睛,直觉告诉他,一个过着饥寒交迫生活的流浪汉不可能有这样一双眼睛。而且这人看上去也就跟自己岁数差不多。

    那人走得很快,似乎很怕小满子再次追上来似的。

    于勇站在原地,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心说了,鬼才想留在这里上班呢,老子要不是欠了高利贷,何苦来这种地方受洋罪。

    小满子气呼呼地从破屋中走出来,看见于勇傻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那人的背影,哼了一声,“一个乞丐而已,有什么好看?”

    于勇没说话,只是呆呆地站着。

    小满子道,“他跟你说了什么?”

    于勇想起刚才那人的动作,在他说话之前先伸头看了看破屋中的小满子,看来他说的话显然不希望小满子知道,而且那人也着实奇怪,既然知道这片场有许多邪事,干嘛还这里过夜呢?这里的邪事,难道他就不怕吗?一个乞丐想要找地方过夜,片场外面也有的是破房子和桥洞啥的,不用非跑到这里来挨小满子的骂呀。而且听他说话是本地口音,本地人像他这样夹着破席子当流浪汉的还真没见过,听他说话思路清楚,他显然也不是个痴呆傻捏,不傻不痴的,年纪轻轻的,干嘛去做流浪汉?

    难不成他也跟自己一样,是来这里找宝藏的吗?

    关于这里有宝藏的事,肯定不止强哥一个人知道,如果被别人知道这一消息,也会来寻找的。

    见于勇半天不说话,小满子伸手拍了他一下,“哎,问你呢,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于勇这才回过神来,“什么都没说。”

    小满子半信半疑地哼了一声,“知道咱们夜间巡逻为什么要先检查这块地方吗?”

    “不知道。”

    “就是防止那些流浪汉翻墙进来过夜。”

    “这里总会有流浪汉爬进来吗?”

    小满子摇头,“不,很少,老黑说二十年前,有些乞丐总没事爬进来睡觉看拍戏,自打出事之后,就没人敢来了,可是这个人除外,他经常来,老黑都抓过他好多次,可他还是来,咱们夜间巡逻主要是为了赶他呢。”

    “你不是说要把他抓起来送警局吗?”

    “说是那么说,可是街上流浪汉多了去了,警察要是都抓,监舍都住不下了,咱这么说也只是吓唬吓唬他,把他赶走完事了。其实也是怕他把房子给点了,他一来就爱点火。这事夏大姐也知道,那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老大姐,夏大姐说既然没丢东西就算了吧。”

    “他每次来都是待在破屋里点火吗?”

    “也不全是,有时候他就在破屋一带走来走去。”

    “这里来半个人毛都没有,他就不觉得害怕吗?”

    “大哥,他是个乞丐,乞丐要是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就不会到处流浪了。”

    可是那人一点也不像个乞丐呀,除了穿的脏点破点,于勇瞬间又想起那双望着自己的清澈睿智的眼睛。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