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黑说着,一口酒一口肉的,吃得这叫一个香,“小伙子们,等你们到了我这岁数才明白,人最重要的一点是随遇而安。记住,随时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等你们悟出这一点,就会发现,自己不再有任何烦心事了。人之所以有烦恼就是因为对现状不满,如果你学会安于现状,踏踏实实的,把心态放平就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了。”

    小满子笑道,“这老黑聊起人生经验来,一套一套的。说实话,跟他相处一个月,我都学了不少。”

    老黑哈哈大笑,“好歹我也活了一把年纪,说话马上退休的人了。这些都是我几十年的人生总结。”

    于勇看老黑兴致很高,有心跟老黑套套话,咳咳两声道,“老黑,你都跟这儿工作二十多年了,那对这里的大事小事一定相当了解了吧?”

    老黑笑道,“那是。你就说什么事,我全都门清。”

    于勇大着胆子道,“那白晓柔失踪是咋回事?”

    正在吃饭的小满子踩了于勇一脚,给他使眼色。

    老黑笑道“没事,问吧。不就是白晓柔嘛,去年愚人节失踪的那个小姑娘,那姑娘挺水灵的,小个儿,长的小巧玲珑的。我还跟她说过话呢,挺文静的小女孩,说话柔声细语的,有点内向,不太合群,要不怎么别人拍戏,她一人躲在化妆间睡觉呢。要不说呢,做人还是开朗合群点好,做什么事都跟大伙儿在一起比较安全,坏人就是想打你的主意,他一看人多就不敢下手了。你要是老一人落单,那这罪犯可就盯上你了。白晓柔能出这个事,就是因为她不合群。”

    于勇叹气道,“看来性格内向也是一大缺陷呀。”

    老黑笑道,“反正内向的人容易落单,在群体中容易受到同事们的猜疑嫉妒,从而引发群体攻击。俗话说人之初性本恶,如果你总不跟大家沟通,你又总是能做出成绩,那你肯定会成为所在群体的众矢之的。所以这内向性格在某种层面上来说就是一种缺陷。”

    于勇苦笑,“看来我今后得改改性格了。我就比较内向。”

    小满子哈哈大笑,“还是我这性格好,天生的乐天派,到哪儿都能跟人打成一片。”

    老黑咂了一口酒道,“话说咱这片场失踪的可不光是她一个,在她之前,还有两个女演员叫谢宝儿和何香也是在这片场拍夜戏的时候失踪的。对了,二十年前,还有个叫曾雨晴的,也是在这里拍夜戏失踪的。”

    于勇不禁呆住,“咱这片场怎么总出这种事情?”

    老黑咂了一口酒,哈哈大笑,“你问我我问谁?警察来了,都没办法,我哪知道,反正人就是这么没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那这片场失踪了四个女演员,警方有什么说法没有?”

    老黑笑道,“说法?那能有什么说法?电视电影和推理小说中的神探对凶犯是手到擒来,可是现实生活中,警方破不了的案子多了去了。你在电视上看见被侦破的案子只是微乎其微的一部分而已。全世界案件侦破率最高的日本警察,他们的侦破率也只是百分之三十六而已。咱们国内警察就更低了。关于四个失踪女演员的说法,以前叫失踪,现在比较时髦的说法叫失联,其实都是一个意思,就是下落不明了。”

    “那你在这种地方上夜班不害怕吗?”

    “害什么怕呀?我都活一把年纪了,什么东西没见过啊,再说了,那种不干净的东西哪儿没有啊?我可以负责任地跟你说,那种东西到处都是,我同学在五星级酒店当夜间保安,那酒店一到晚上,出的怪事就更多了,什么在楼道里哭的女人,电梯忽然卡在一个楼层不动了,都是常事。你说你还能因为闹鬼就不干活了?不上班的话,你怎么生活呢?小伙子,记住老大哥一句话,人活着,就得学会生活在人鬼共存的空间里。咱们目前生活的空间不光是咱们人类的,因为还有许多非人的存在。”

    老黑大概是又喝高了,大着舌头说了半天,听得硕士学历的于勇云里雾里的。

    于勇呆住,“非人?”

    小满子笑道,“老黑又在灌输他的理论了,非人就是妖魔鬼仙。”

    “那你在这里见过不干净的东西吗?”

    老黑摇头,“从来没有,我跟小满子一样,我俩都是八字硬,身上阳气重,那东西不敢招我们。”

    于勇叹气道,“看来俗话说,八字轻被鬼压,一点不假呀。我才刚来半天,就看见这么多的怪东西。真是蛋疼啊。”

    小满子道,“实在不行的话,哪天去求个护身符带上,就没事了。”

    于勇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老黑,那四个失踪的女演员里,有没有一个戴着红色发卡的,就是塑料的蝴蝶发卡。”

    老黑皱眉道,“红色发卡?蝴蝶的?我想起来了,二十年前失踪的曾雨晴就戴着一个红色发卡,你不是看见她了吧?”

    于勇点点头,“我刚才躺在宿舍里睡着的时候梦见她了,进了食堂之后,我看见食堂里好多人在吃饭,还有几个漂亮的服务小姐走来走去,她就是其中之一。我认得那个发卡。”

    小满子哭笑不得,“我说于大哥,你才刚来半天,就看见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你的八字不会只有一两多吧。”

    于勇说,“我不懂八字。”

    小满子道,“网上有算八字的,我一会儿回去给你查查。”

    于勇道,“那你俩的八字都是多重啊?”

    小满子道,“我八两三钱。”

    老黑笑道,“我七两八钱。”

    老黑起身道,“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去睡个回笼觉,等晚上七点好接班。”说完,也不等小满子和于勇回答,立刻站起身,拎着酒瓶子摇摇晃晃地走了。

    看着老黑离开的背影,于勇低声道,“小满子,你觉不觉得老黑这人特别怪呀。”

    小满子笑道,“是挺怪的,白天是个醉仙,晚上值班就活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