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跟着老黑和小满子进了食堂,发现食堂里坐满了人,一个空座位都没有。

    妈呀,这食堂外面瞅着破破烂烂的,一走进去,跟街上一流的餐馆差不多。桌椅板凳和桌上的餐具全都崭崭新,就连地板也擦得光可鉴人。里面的服务小姐也美的赛天仙。没想到这个破破烂烂的小片场竟然有这么一个高档次的食堂。就凭那几个美若仙的服务小姐,自己就是在这片场干一辈子也值了。

    于勇一双眼睛盯着那几个水灵灵的妹子,心里蠢蠢欲动,琢磨着怎么才能搭上一个。

    这时,一个端着一盘菜的服务小姐从他身边经过,冲他飞了个媚眼,迷得他差点跟着那女的走了。

    可是那女的一转身,于勇看见那女的头发上别着一个红色塑料发卡,发卡的形状是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

    看见那只发卡,于勇心里立刻咯噔一下。妈呀,这发卡不是别在那只女鬼头上的吗?

    女的转头冲他一笑,果然就是他刚在在梦里所见的那个没有脚的女人。

    “擦!我这不是又在做梦吧?”于勇拼命掐自己的虎口,疼痛感让他瞬间清醒,那女的果然消失了。

    那女的消失,于勇才觉得心里稍稍安慰了些,继续跟着小满子和老黑往前走,奇怪的是,他俩一直在聊天,周围这么热闹,他俩竟然像是没看见一样。

    那些食客男女老少都有,有的在埋头吃饭,吧唧吧唧吃的很香,有的端着酒杯正在聊天。他们穿的衣服也奇奇怪怪的,有穿古代长袍的,也有穿清代的长衫和旗袍的,还有穿着现代服装的。

    于勇看了看那些人也没有多想,心说了,这里不是片场嘛,既然是片场,拍什么戏的都有,估计这些全是演员,来不及卸妆,就跑来吃饭了。

    卖饭的窗口排着很长的队伍,好容易排到跟前,于勇伸头往窗口一看,没吓晕过去。

    只见原本应该摆着菜盆的锌板桌上没有菜盆,却摆着一个大猪头,那猪头像是刚被喷灯烧光了毛,猪脸上青一块黄一块的,特别瘆人。猪头旁边是一只老鳖,那老鳖足有磨盘大小,卧在猪头边上,一动不动。

    卖饭的是个戴着白厨师帽的胖子,胖子看于勇傻站在窗口不言声,急了,“你要什么赶紧说,没看后面排着长队呢,你要是没想好,就站到一边去。”

    于勇傻眼了,心说这玩意能吃吗?一个刚烧完毛的猪头和一只大老鳖,老鳖不知是死的还是活的,就算是死的,咱也不能生吃啊?

    正在这时,那猪头上水汪汪的小眼睛滴溜溜一转,猪嘴一张,开始说话了,“你这小子,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想吃我的肉?”

    擦!不是吧,猪头居然开口说人话了。

    于勇惊愕万分,不由地往后退去。

    猪头给旁边的老鳖使了个眼色,“去,老鳖,给他点颜色瞧瞧。”

    那只老鳖眨巴着绿豆般的小眼睛,朝着于勇不怀好意地一笑。

    尼玛,于勇眼睛没花,老鳖的确是朝于勇咧嘴笑了一下。

    然后,那只老鳖噌地一下从案板,一步步地朝着于勇跑过来了。

    于勇惊骇已极,一屁股跌在地上,惊叫着朝后爬去。

    小满子走过来,一把把于勇拽起来,“大哥,你怎么了?”

    “别碰我,那只老鳖爬过来了。”

    “什么老鳖?你在说什么啊?”

    于勇揉揉眼睛,哪有什么老鳖呀,在他面前,是食堂打饭窗口下面的一堵墙壁,灰暗冷硬,于是他哆哆嗦嗦地道,“不可能的,我刚才明明看见一只老鳖朝我爬过来了。还有一个会说话的猪头呢。”

    小满子道,“猪头?在哪里?”

    于勇噌地站起身,指着窗口内的锌板桌,“喏,就在那桌子上。”

    话刚说出口,他自己也傻眼了。

    锌板桌上根本就没有猪头,而是放着两个菜盆,一个菜盆里是小鸡炖蘑菇,一个菜盆里是尖椒炒肉丝。

    “可是我刚才明明看见桌子上摆着一个猪头和一只大老鳖呀。怎么变成两盆菜了呢?而且就是那个猪头让老鳖爬过来咬我的。”

    于勇使劲揉眼睛,仍然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猪头长猪头短的,你什么意思你?打饭就说打饭,不打就一边去,别影响后面排队的人。”

    戴着厨师帽的胖子急眼了,急赤白脸地吼了起来。

    老黑噗嗤一声乐了,“王胖子,你消消气,他新来的,今天刚上班。”

    王胖子大勺一挥,“快点说,吃什么?别耽误工夫了。”

    “那就俩菜,一样来一份吧。”

    “米饭要多少?”

    “来半斤吧。”

    王胖子气呼呼地把饭菜给他装进饭盒,递了出来,大声道,“下一个!”

    于勇端起饭盒,放到鼻子底下一闻,不觉食指大动,“味道还真香啊。”

    老黑附在于勇耳边低声道,“今后守着王胖子别说猪头二字,猪头是他的外号,谁喊他跟谁急眼。”

    于勇恍然大悟,“这样啊。”

    可是,于勇抬头一看,又傻眼了。

    眼前哪有什么食客呀,而且这里就是一个简陋的小食堂,食堂里稀稀拉拉地摆着几张掉了漆的木头桌子,每张旧桌子边上摆着几个几乎快要散架的椅子,估计人坐在上面咯吱咯吱直响。更兼苍蝇在头顶嗡嗡乱飞,蟑螂在脚下桌上到处乱爬。这里环境只怕用脏乱差来形容还远远不够。

    看着老黑和小满子大刺刺地在桌边坐下来,于勇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坐在桌边。

    老黑笑道,“来来来,眼不见为净,什么事也比不过吃饭睡觉重要。一起开动。”说完,立刻夹了一块肉塞进嘴里。

    于勇拿起筷子夹了块鸡肉送进嘴里,味道确实不错。

    “那些人呢?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看见好多人在吃饭呢。”

    小满子边啃鸡肉边含混不清地道,“大哥,你又看见什么了?”

    老黑从怀里摸出一瓶小二锅头,拧开瓶盖,美滋滋地灌了一口,笑道,“小伙子,八字轻就不要来这种阴气重的地方上班,还上夜班,到了夜里,你看见的东西就更多了。咱这片场唯一的好处就是伙食不错,再一个就是,喝酒不管。就这两条,让我在这里,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