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跳下床,撒腿去追,没想到,一跤跌在地上,醒了过来。

    草了,眼前哪有什么白裙美女呀。

    这一跤正好摔在屁股蛋子上,疼得于勇直咧嘴。

    于勇一抬头,发现小满子正睁大俩眼珠子惊讶地看着他,“大哥,发春梦啊?”

    “哪有,梦见捡钱包了。”于勇傻笑着,一撑地,站起身来。

    小满子鄙夷不屑地看着他,“别扯了,我全听见了,你刚才喊什么美女大姐请留步。”

    于勇哈哈大笑,“好吧,我承认,我刚才梦见***了,正在跟***切磋武艺的时候,***忽然裹着床单跑了,我只好跳下床去追,结果就从床上摔下来了。”

    “大哥呀,你还真能白话,撒起谎来跟喝凉水一个样,我刚才明明听你喊宝藏宝藏啥的,你竟然能扯出个***来,我就不信***能找到宝贝在哪?”

    于勇听到这里,一下子急眼了,窜过去,一把扯住小满子的衣襟,大吼道,“说!你都听见什么了?”

    “我啥也没听见。”

    “不信。”

    “哎,大哥,咱俩有话好好说,你别扯我的T恤呀,唉呀妈呀,你的大汗手别把T恤上的签名给整花了。签名一花,这件T恤就不值钱了,那可是我攒了许久的命根子,大哥,手下留情啊。小弟给跪还不行吗?”

    小满子自然是拗不过于勇,于勇心里骂道,小崽子,老子比你多吃十几年的饭,你当是白吃的吗?

    “那你说你刚才究竟听见我说什么了?”

    “就听见宝藏二字。还有你最后喊的那句话美女大姐请留步,其余的全都乌鲁乌鲁的,啥也没听懂。”

    于勇这才半信半疑地松了手,“你小子不老实有你好看。”

    小满子苦笑着回到桌边继续打游戏,“大哥,话全是你自己说,我又没逼你说,我只是听见而已,难不成听见也是罪过吗?你这人还真不讲理。”

    于勇心烦意乱地坐回床上,“你别**了,行不?我都快烦死了。”

    “大哥,说实话吧,你是不是梦见女鬼了?”

    小满子的话让于勇心惊肉跳。这小子年纪不大,似乎能看清他心里在想什么。

    小满子笑道,“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了,这片场不干净,梦见个女鬼啥的,也不是稀奇事。”

    于勇道,“那你来这里一个月了,你梦见过女鬼吗?”

    小满子摇头,“没有,听我爷爷说,鬼这种东西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看得见的,只有八字轻的人才能看见他们,人死后,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去地府报到,长期滞留在阳间,久而久之,就成了孤魂野鬼,只不过,鬼也分善恶,跟人一样,大部分鬼是不会害人的,但是,也有怨气深重的恶鬼,专门以害人为乐。”

    “啊?我能看见她们,就是因为我八字轻了?”

    “应该是。你懂八字吗?不懂的话,哪天找人给你算算去,爷爷说我八字硬,鬼神不敢近我的身。任何孤魂野鬼,只要敢靠过来,我就立刻赏他们一泡童子尿尝尝。爷爷说就凭我的八字,只要我的童子身不破就啥事没有。”

    “唉吆,你还是童男子呢。”

    小满子压低嗓门道,“对呀,我跟罗大姐说我十八了,其实我刚满十六岁。”

    “可是填入职表的时候,你十六岁应该不能被录用吧。”

    “嘘,我用的是捡来的身份证。千万别告诉罗大姐呀。”

    “哦,十六岁,你怎么不上学呀。”

    “不爱读书,一看书就头晕,就喜欢打游戏,我妈嫌我不学习,天天骂我,于是我就从家里偷偷跑出来了。”

    “小小年纪,不学好啊。”

    “好好读书又有什么用,听罗大姐说你是硕士学历,不也是跟我一样,跑到这鬼地方当个夜间巡逻。”

    “我是有苦衷的。”

    “大哥,看你一脸黑气,不是失恋了吧,就算是失恋也没必要这样虐待自己吧,放着体面的工作不干,何苦呢?”

    “算了,你还小,说了你也不懂。”

    于勇长叹一口气,心说了,如果不是自己染上赌博,哪会落到这步田地呢?

    “读书真的没什么用,你看很多明星,根本就没念过什么书,照样是影帝影后,这个世界是要凭自己能力的,学历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你说的都是极个别情况,你还太小,等你再过十年,你就会明白一个没有学历没有文化的人在世间活着有多艰辛。”

    小满子不以为然地笑笑。

    正在这时,一直张着嘴巴打呼噜的老黑忽然翻了个身,原本抱在怀里的酒瓶子砰地一下摔在地上,跌了个粉碎,碎玻璃渣滓溅得到处都是。

    在这种情况下,老黑身子一扭,歪成一个奇怪的姿势,继续打起了呼噜。

    “雾草,太牛逼了,这样都醒不了。”

    小满子发出一声惊叹。

    唧唧唧唧唧唧

    床头的闹钟忽然响了,吵得人心烦。

    那闹钟是一个小房子,随着铃声响起,房子上的小窗户嘭地一下打开,一只貌似猫头鹰的小鸟探出脑袋,发出瘆人的叫声。

    “吃饭了!吃饭了!”

    尼玛,那声音沙哑干涩,比老鸹叫的都难听。于勇是出于礼貌,才没有堵住耳朵。

    听了这叫声,老黑的呼噜声一下子终止,整个人噌地一下从床上弹起,伸手从上铺抓起一个脏兮兮的饭盆,旋风般地跑到小满子面前,“走走走,傻小子,开饭了,咱们打饭去。”

    小满子笑道,“老黑,你这点掐得真准啊。”

    老****,“不准没招啊,去晚了,肉都被他们挑光了,咱们只能吃点青菜土豆了。你走不走,不走,我先走了。”

    小满子只得放开鼠标,伸了个懒腰,“成,我这就去。”

    老黑狐疑地看着于勇,“他是谁呀?”

    “他是新来的,叫于勇。罗大姐说夜班人手不够,让他跟咱们一起巡逻。”

    老黑点点头,“你得准备一个饭盆,否则你没吃饭的家伙。”

    “没事,我有俩饭盒,先借他一个。”

    小满子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饭盒,递给于勇。

    三人说说笑笑地朝着食堂走去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