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庄梦蝶和何楚耀垂头丧气地返回办公室。

    小张正在埋头查找资料,看见他们仨回来,惊讶地抬起头来,“嗯,话说这推理界的两大高手带着咱们法医界的翘楚抓捕连环杀人魔,竟然空手而回、败兴而归?这也真成了天下奇闻了。”

    叶天叹气道,“那罗大姐非得凭着人家的硕士学历、之前又是IT从业人员,结果跑到他们片场当巡逻保安想不通,就想让咱们警方把那人带走,这天底下有这么搞笑的事情吗?你觉得人家奇怪就该被警方带走吗?人家没犯法,咱们警察想带也没法带走啊。”

    何楚耀哈哈大笑,“今儿叶组长算是赶上一小脚侦缉队队长,踊跃举报,结果举报无效。”

    庄梦蝶噗嗤一乐,往暹罗猫小碗里加满猫粮。又倒满了牛奶。

    刚做完这一切,暹罗猫就醒了,伸了懒腰,跳下桌子,朝着牛奶碗跑去,然后把小舌头伸进碗里,噗塌噗塌地喝了起来。

    小张道,“这只懒猫,一听见你倒猫粮和牛奶的声音,它的耳朵就开始动,等牛奶一倒满,好家伙,噌地一下就醒了。这点掐得神准。”

    庄梦蝶笑道,“是猫粮和牛奶倒在小碗里的声音刺激了喵喵的听觉。”

    叶天道,“小张,我们出去这半天,你又什么都没干吧?”

    小张道,“哪有,冤枉啊,你们出去之前,不是交代我查那几个失踪女演员的资料吗?我这不正在查吗?”

    叶天点头,“把你查到的信息跟大家说说。”

    小张咳咳两声,“这个白晓柔咱们之前说过,现在说说其他几位的情况。第一位失踪女演员要追溯到二十年前,那女演员叫曾雨晴,那晚也是拍夜戏,下着大雨,她说要出去小便,结果就再也没回来,二十年前刑侦技术没现在这么发达,那晚雨下得瓢泼似的,地上连个脚印都没留下,当时的警员在片场找了半天,只找到她佩戴的红色发卡,那是她最喜欢的发卡,平时连拍戏都不愿摘下来的。既然发卡在地上,而人没了,大伙儿就全都认为曾雨晴已经死了。不过,从那时开始,她也的确就没了消息。”

    何楚耀皱眉,“我们法医最讨厌的就是下过暴雨的现场,所有痕迹都被雨水冲刷掉了。”

    叶天苦笑,“雨夜屠夫,怎么有点林过云的味道?”

    庄梦蝶道,“继续,继续。”

    小张道,“咱们就按时间顺序来吧,第二位失踪女演员叫做何香,由于何香天生胆小,从来都不单独行动,大家谁也没想到,拍完夜戏,一点人数,就单单少了她。由于那晚是群戏,还是全体上场的那种,场面比较混乱,每个演员都拼命发挥,争取把自己的角色演到最完美,导演摄像剧务灯光也全都忙得不可开交。至于荷香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大家全都没注意。反正就这么在一片混乱中没了。对了,何香失踪的时间是在2015年10月14日。当时的法医和刑侦队的牛队都来查过,也没查到任何线索。”

    庄梦蝶道,“我发现了,怎么这些女演员失踪全都是在拍夜戏的时候发生的。”

    小张点头,“是的,接下来的这位女演员也是在拍夜戏的时候失踪的。也就是第三位失踪女演员,她的名字叫做谢宝儿,她的失踪则是最富戏剧性的。她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失踪的。”

    何楚耀一下子来了兴头,“啊?这又是怎么回事,赶紧说说。”

    “谢宝儿失踪那天是2016年3月5日,正好在拍一部叫做血之魔术师的电影,按照剧本,应该是道具师事先把谢宝儿藏在箱子里,然后扮演魔术师的男演员举起手枪,一声枪响过后,谢宝儿踹开箱子,从箱子里跳出来。结果枪响过后,谢宝儿并没有跳出来。大家感觉很诧异,导演喊咔,所有人一起围上去看,有人打开那个箱子一看,里面是空的。可是道具师声称是他亲手把箱子盖上的。然而,谢宝儿就这么离奇失踪了。谢宝儿失踪之后,就是白晓柔失踪,这些年,在青影片场失踪的就这么四个女演员。”

    正在这时,刑侦队队长小牛进来了,笑呵呵地问道,“你们这是干嘛呢?围在一起开小会呢?”

    小张道,“牛队,你来得正好,去年三月份那个谢宝儿失踪案不是你经手的吗?你给大家讲讲呗。”

    牛队皱眉,“又在翻那个悬案啊,看来你们特案组就是办案效率高,手边的案子全部侦破,已经开始查悬案了。”

    叶天笑道,“哪里,今天正好被青影片场的罗大姐给抓过去了,就顺便想起了那几起离奇失踪案件。”

    小张低声道,“牛队,别听叶组长的,青影片场的离奇失踪案,叶组长一直想查来着。”

    叶天点头,“前段时间,我的确很感兴趣,还亲自去过片场一趟,留了名片,后来听说那里停业了,担心不好找人,也就没去查了。没想到他们重新开业后,还留着我的名片,这一出事,就赶紧给我打过来了。”

    牛队苦笑,“又是青影片场,那段时间天天往那里跑,结果也没查出个所以然,为了青影片场,我可没少挨王局的骂。现在我一听见青影片场四个字,脑袋立刻就嗡地一下。”

    庄梦蝶道,“那当时你们有没有检查过那个道具箱子?”

    牛队点头,“查了,庄作家是不是担心箱子底下是活板,下面通着地洞呀,我们当时就是担心这样,结果发现箱子底是实板,不是能拆开的活板,而且舞台下面,我们都恨不能掘地三尺了,下面全是实心的,没有地洞。”

    小张道,“唉吆,那这谢宝儿不是凭空消失在空气中了吗?”

    牛队苦笑,“所以说呢,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谢宝儿凭空消失在空气中了。”

    叶天道,“合着这四个失踪人员,曾雨晴是在雨夜失踪的,何香是拍群戏时消失在混乱中,谢宝儿是消失在魔术道具箱里,白晓柔是消失在化妆间里。四个人全是在拍夜戏的时候消失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