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开会宣布要加班拍夜戏,气得芦笙直想骂娘,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芦笙为啥对拍夜戏这么生气呢?当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芦笙是配角,并不是每场都有他的戏,就算有他的戏上场也就那么很短的两三分钟而已,所谓拍夜戏就是大伙儿陪着主角熬鹰呢,如果你的角色就是小丫鬟或者老妈子,上去倒杯茶就下来了,那你也得熬夜陪着主角。没办法,关于拍戏这件事,本来就是大伙儿陪着主角玩,到最后主角赚大钱,拿什么影帝影后的,其余人屁都没有,至多就是个陪玩的。

    这芦笙原本对骆小桑就是妒恨交加,这一听,自己累了一天,陪着骆小桑看他耍了一天,到了晚上连休息都没有,还得继续陪玩。这胸中的怒火噌地一下就爆发了。

    导演一宣布散会,芦笙立刻铁青着脸走开了。骆小桑在后面喊他,他也不理。

    也许是古尸的话起了作用,骆小桑开始发现他的挚友芦笙变得很古怪。

    看着别人都在打电话跟家人请假报平安,芦笙也从包里拿出手机,找个隐蔽的地方,拨通了阿赞法师的手机。

    “今天简直倒霉透了。”

    “又怎么了?”

    阿赞法师故作关心,毕竟芦笙是他的金主,只要还有钱可榨,阿赞法师是绝对不会得罪他的。

    “今晚要拍夜戏,哼,还不是大伙儿围着骆小桑一个人转。凭什么总让他当主角,风光的好事都被他一人占尽了。”

    也许此刻的怨毒和不满,只能跟阿赞法师一人倾诉了,因为在旁人看来,芦笙是骆小桑的挚友,甚至连骆小桑本人也是这么认为,只有阿赞法师才知道芦笙对骆小桑的嫉妒和怨恨有多深重,当然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还是阿赞法师,如果不是他从中百般挑拨,芦笙和骆小桑之间的关系又何以变成现在这样?

    “哦?今晚你们要拍夜戏的话,咱们是不是可以趁这个机会把骆小桑给收拾了呀?”

    阿赞法师眼珠子一转,一条毒计再次冒了出来。

    “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还是阿赞法师你聪明。”

    这话算是说到芦笙心坎上了,此刻的他分分钟都想除掉自己的老友骆小桑,如果不是骆小桑这块绊脚石,他芦笙早就红透半边天了。为了自己能迅速上位,他恨不能让阿赞法师立刻杀了骆小桑。他深信,只要骆小桑一死,他的前途机会就全都来了。

    芦笙对着手机怒吼道,“所以,骆小桑他必须死!”

    “凡事都要讲究一个时机,今晚的时机不错。咱们今晚就把骆小桑送到阎罗那里报到。”

    “成,一切全听你的。”

    阿赞法师咳咳两声,“那个,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要是方便的话,就先往我卡里打个一万块。”

    “什么?我前两天不是刚给了你一万块吗?这么快就用光了吗?”

    “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咱们一码是一码,上次那一万块是我帮你下降头的劳务费。”

    “好吧,我现在就给你打钱去。”

    “好的,收到钱,我立刻开始准备,天黑出发。”

    挂了电话,芦笙气哼哼地骂道,“特么的吸血鬼,坑了老子这么多钱,屁事也没办成,还继续坑钱,算了,我就再相信他一次。”

    骆小桑看见芦笙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躲起来打电话,立刻跑过来,关心地问道,“芦笙,你在给谁打电话呢?怎么脸色这么差?”

    芦笙急忙假笑着掩饰,“没什么,就是一送快递的,送错东西了,我让他调换一下。”说完,撒丫子朝着片场大门口跑去。

    骆小桑追过去喊道,“芦笙,你要去哪里?马上要拍戏了。”

    “我去门口办点事,马上回来。你帮我跟导演打个招呼。”

    “嗯,你快点啊。否则迟到了,又要挨骂,今天导演心情很不好。”

    “知道了。”

    骆小桑看着芦笙的背影,皱眉道,“跟一个送快递的用聊这么半天又聊得这么起劲吗?”

    芦笙跑到自助银行窗口,把自己的卡插了进去,按下阿赞法师的账号,这时屏幕上弹出一句话,您确定要转账吗?

    芦笙叹了口气,只好按了确认键。

    那边厢,阿赞法师得意地哈哈大笑。

    冷不丁,一阵轻笑声传来。

    阿赞法师听见那笑声,立刻变得怒不可遏。

    “给我滚出来,又是你讨厌的女鬼。”

    红裙女鬼咯咯笑着,从墙壁里钻了出来,妩媚地一笑,“看来你对我的声音很敏感嘛,一听见我的笑声,你的表情立刻就由笑转怒了呢,我对你来说,居然有这么大的魔力吗?”

    “少自恋了,我一向是不近女色的,你该知道的。”

    “你不近女色,只是担心被女人嫌弃而已,不过长成你这么丑,万一爱上哪个女人,可就被那个女人给骗死喽。话说咱们大厦里就有这样一个男鬼,长的其丑无比,被一个美女骗光了积蓄又骗得他卖房卖车的供她花销,结果把他榨干之后,就一脚踹了他,找别的男人去了,这丑男气不过就跳楼自杀了。”

    “你给我马上滚,少在我面前说什么********的故事,我不感兴趣。”

    女鬼咳咳两声,“你感兴趣的是赚钱吗?不对,是骗钱,刚才你又从那个叫做芦笙的傻瓜手里骗到了一万块,我说的对不对呀?”

    “我跟芦笙之前的事关你屁事,我跟他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哪里轮到你这个女鬼来说三道四?”

    “好,那我就不在你面前说三道四,我到骆小桑家去说三道四。去把你所有的龌蹉事告诉他。”

    “去吧去吧,只怕你一个女鬼,说了他也不会信你。而且,骆小桑是活佛转世,见他一次,你身上的阴气就会褪掉一层,多见他几次,你就会法力全无,乃至于魂飞魄散了。我看你还敢去。”

    “哼,你少吓唬我,我可以把你们的丑事告诉那个红袍美男。”

    “嗯?又是那个红袍美男?”

    “怎么?你怕了吗?”

    阿赞法师虚张声势地吼道,“怕他?我阿赞天不怕地不怕。”然后他手指墙壁道,“滚!给我滚啊!你这个讨厌的专门听壁脚的家伙。”

    女鬼咯咯一笑,钻进墙壁,消失不见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